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国公民回国难 根源在北京的严控政策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8-24

中国公民回国难 根源在北京的严控政策

“最后两秒钟,她还是不敢进机舱,一下子飞机飞走了。” 纽约一帆旅行社老板张冬梅说,这是她卖的第一张5千美金的飞中国机票,客人是一位50岁的福州妇女。

2007926日中国东方航空公司的空姐在客机上为乘客表演助兴


“因为我们中国的航班只要没有安全码(健康码)就不准上飞机的。”张冬梅说。
年纪大的人怎么搞得定?
中国政府要求所有搭国际航班飞中国的旅客必须到使领馆网站下载健康安全码,提前14天记录体温,“不能超过24小时,超过了这个码就变成红色,然后再打的时候又从第一天开始计时了。所以你想啊,对一个年轻人来说还好,对一些岁数大的人他根本搞不定,”张冬梅解释。
这位福州女性旅客 “在纽瓦克机场登机牌什么都拿好了,都进了登机口,就在机舱口,她说她就是嘴欠,跟旁边的人聊这个健康码,旁边的人就说,不对啊,今天必须打安全码,你怎么没打啊?”张冬梅说。
她之前连打了18天,但登机那天她以为不用打了。“飞机6点多起飞,她前一天是3点多打的,她说:‘啊呀,今天必须要打健康码呀!’她就赶快打,拿出手机来一打,一下就变成红色了,清零了。”张冬梅继续说。
微信上天天传……
张冬梅说,虽然空姐和周围旅客都劝她上飞机,但“她觉得,万一要是……因为微信上天天传,说如果你在转机的时候有问题会卡在某个国家,她就不敢上了。她说万一我在法兰克福扣在那,现在微信上说得都特别严重,她说我万一滞留了不能回家,我在纽约我还能回家。”
“她回到家里哭啊哭啊,” 张冬梅说,最后她只好又买了一张5千美元的机票,从头开始14天的健康码登记。
87日,中国政府发布公告,对登机要求又增加了核酸检测报告。经第三国飞中国的中国公民必须在获核酸检测阴性报告后24小时内,通过微信的程序申报个人情况,并拍照上传报告,经使领馆复核后获得识别健康码。
“还有一个,我的客人,我卖的第二张5千美元的票”,张冬梅说。“要求24小时上传核酸报告,这位年轻人上传时一下搞不清到底要勾阴性还是阳性,一下就摁错了,不能改,一变红色没有人能改。”
另一个让客人紧张到错乱的故事是,这位客人在去机场的路上打健康码,不小心按错了,把367按成377了,一下子健康码变红,“这个客人马上决定,我没有健康码我也不试了,就回家了。你说说,又是5千块钱没了,”张冬梅说。
张冬梅说:“家里没有急事是不会买这个机票的。急于回去的人往往是家里有人病危,要出法庭,要卖房子。”
120名中国乘客滞留事件
816日,在新泽西的纽瓦克机场美联航(UA)飞日本的航班延误起飞,使得120名准备到日本转机回中国的乘客未能成行而滞留,其中许多乘客是从美国各地来的,引起极大不便,乘客对美联航表达强烈不满。
纽约纵横旅游集团首席执行官孙耕说,这是通过第三国日本拼凑起来的回国航程,“120个人就是先买到了纽约到东京的航班,这个很多,随时买。然后有一些票务代理帮他们买到了东京到北京或东京到厦门的机票,然后把两个票搭配起来。”
“由于美联航出发晚了两个小时,如果这120个客人飞过去会导致到东京赶不上去北京或去厦门的下一个航班,而再下一个航班要到一个星期以后。这就是说客人要在机场等一个星期,这就是‘五个一’的严重不方便。”孙耕说。
中国民用航空局为遏制新冠病毒境外输入风险,于326日起对国际航班实施“五个一”政策,即每家中国航空公司至任一国家航线只保留1条,每条航线每周运营班次不得超过1班;外国航空公司经营至中国航线只保留1条,每周运营班次不得超过1班。东京飞中国也受此政策影响。
美联航晚点导致120名中国乘客滞留而无法成行在社交网站上引起了热烈讨论,多数人都把矛头对准了美联航。
“这种延误以前经常发生,都不会造成这么大影响,都可以回去的。现在为什么不可以呢?那是因为中国的政策使得航班很少,” 旅居新泽西的中国公民李强说。
在网站发起向中国政府请愿
李强周一在社交网站上发起了一项请愿,要求中国政府采取措施,解决滞留美国的中国公民回国难的问题。
李强在请愿书中说,“希望中国驻美国使领馆能够满足在美中国公民和家属的以下三点要求:第一,为中国老人设专机,第二,提供平价机票,第三,增加航班。
美国交通部周二宣布,美中之间已达成协议将两国航空公司从每周来往两国间的八个航班增加到十六个。即中国四家航空公司每周四班增加到八班;美国两家航空公司每周四班增加到八班。
纽约曼哈顿纵横旅游公司负责人孙耕说,“这个航班的添加,对很多普通老百姓是一场及时雨。”
但在第一线销售机票的张冬梅说,截至周四她还未接获如何增加航班的通告,“现在有的航空公司(飞中国的航班)已经取消到10月份。特别恐怖,我从7月份开始就看到8月底和9月份的航班全部取消;现在接近8月底,9月到10月的航班全部取消。”
孙耕认为,目前在美国的中国人一票难求、难以回国,归根到底 “这个困境的原因是中国民航局‘五个一’的政策导致的。”
“事实再次证明,球在中方。美方在这个问题上还是非常公平、非常合作的;每次中国民航局做出新的动作,美国交通部都将之视为‘积极行动’,给予政策上的相应调整。” 孙耕在社交网站上写道。
李强认为,即使航班加倍落实也还是远远不够的,“持美国绿卡的中国公民约有110万,持学生签证的约有35万,还有数以万计的持工作签证以及在美国探亲的中国公民。这还是无法满足中国公民的回国需求。”
李强在请愿书中说,“一些中国探亲老人已经被滞留在美国将近一年时间”,“我们要求中国政府每周提供老人专机,优先安排高危人群和老人回国。”
“滞留的中国公民中大多数是留学生” ,“平时一张中国和美国的来回机票大约700美元左右。现在一张单程的经济舱机票价格都达到3000美元”,“我们要求中国政府出台政策限制暴利的机票价格,让我们能够负担回到中国的机票。”
周三下午,记者致电中国驻纽约总领馆,接话官员在了解了媒体询问后要求记者向领馆新闻部门查询,但拒绝转接和告知新闻部门的电话,随后就挂断电话。记者致电中国驻美大使馆,网站上列出的所有电话均打不通。
纽约总领馆在817日就美联航延误起飞导致100多中国乘客滞留当地一事发布通告称,总领馆“第一时间紧急协调有关航空公司妥善做好滞留中国乘客的现场安置” ,表示“继续关注事件后续进展” ,并提醒中国乘客要“理性依法维权”。
显然“理性依法维权”的警告是有分量的。尽管很多中国乘客可以对美联航的延误表达强烈抗议,但对于李强要求中国政府采取具体措施帮助中国乘客的请愿却少有人签名。
“如果是对美国政府请愿,那呼啦啦一下子很快几百上千,你要向中国政府请愿就很难了,就是说向中国政府请愿是会有后果的,它可能会伤到你。”艾滋病权利活跃人士万延海告诉美国之音。
周五下午截稿前,在李强的请愿书网站刷新一下,只有36人签名。
“请广大在美华人为了我们的父母姐妹兄弟子女能够回国支持我的请愿,帮助签名并在您的社交媒体和朋友圈转发,谢谢!”李强在请愿书中呼吁。

来源: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