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我的嘴!又不让我说!又不让我吃!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8-24

我的嘴!又不让我说!又不让我吃!

专制政权总是千方百计限制人民的娱乐活动,然而其领导人或政策一再成为笑料。中国大陆人的最新搞笑节目叫「光盘行动」,来自习近平近日发出的「重要指示」。为了应对可能出现的饥荒,习近平号召制止餐饮浪费行为。


领导人号召节约粮食,看上去似乎没甚么不对。然而,在「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的今日中国,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任何最高指示都可能成为闹剧。一时间,全中国掀起了「光盘行动」的高潮。

各地餐饮协会争先恐后地行动起来。武汉餐饮协会倡议N-1点餐模式:十人晋餐只能先点九人的菜。此举带动了网民练习数学的热情,纷纷求解「一人吃饭点几个菜」等难题。

湖南省餐饮行业协会和湖南省团餐行业协会发出的倡议效果更显著。长沙一家餐馆立即响应,推出「先称体重后点餐」的活动。遗憾的是,「忠诚不绝对」的网民跟不上形势,满网嘲笑不断,该餐馆被迫道歉。

不仅人不能大快朵颐,动物也休想吃个畅快。819日,中国马业协会通过其官方微信公号「中国马会」向各会员单位发布「关于召开马场饲草料节约专题恳谈会的通知」。果真应验了那句民谚──又要马儿好,又要马儿不吃草。据说鸡鸭牛羊已经开始发抖了。

饥荒来自独裁专制

有网民感慨道:「我的嘴!又不让我说!又不让我吃!」也许这位网民只想说出生活中两个同时发生的事实:严格的言论控制和为了应对饥荒而制止餐饮浪费。然而,这两个事实之间,原本就是因果关系。正如经济学家阿玛蒂亚•森通过大量实证研究所得出的结论:「人类饥荒史的一个重要事实是,没有一次大饥荒是发生在有民主政府和出版自由的国家。」

森的理论在全球化时代具有更强说服力。除了民主政府必须面对选民,回应他们防止灾难发生的强烈意愿之外,讯息畅通和自由贸易也能保证资源和产品的合理分配。

上世纪560年代中国发生的大饥荒,数千万人饿死,表面上看是粮食匮乏,实质则是严格的社会控制既限制了现有物资的自由流动,同时限制了人们在求生冲动之下的创造能力。当时在中原一带,整村整村的人被饿死,也不被允许外出逃荒或者打工。

如今内地人口口声声「养活了香港」,却不能解释大饥荒年代香港人怎么没有先被饿死。事实恰恰相反:为了逃避政治迫害和饥荒,从1950年代开始到1980年代改革开放之前,至少200万内地人冒死逃亡香港,出现人类史上罕见的逃生景象。

香港从来没有「地大物博」,却创造了最繁华的城市生活,原因无他,乃在自由二字。被褫夺自由的香港,未来也不能确保不会跟着内地人一起闹饥荒。

30多年来,中国人的肚皮可以吃饱了,餐桌上还出现浪费,不仅因为官方重点宣传的粮食连年增产,更重要的是依靠市场自由贸易。事实上,即便今天,中国仍是粮食进口大国,五分之一的粮食依靠进口。在城市中产阶级的日常生活中,进口粮食的比例远远高于这个数字。根据官方媒体报道,随着城乡居民粮食消费水平大幅提高,对优质粮食需求持续增加,而国内优质粮食供给不足。例如小麦是中国居民的主要口粮,国产小麦以中低筋品种为主,蛋白质含量较低,制作高端面包所需要的高筋小麦依靠大量进口。

新冠疫情和洪水灾害所造成的灾难,很大程度上也是来自为了政权稳定而对言论自由的限制。即便如此,假如中共能够遵守加入WTO时承诺的贸易规则,维护自由市场秩序,中国也不至于面临饥荒威胁。

阿玛蒂亚•森关于饥荒与民主的论断在中国网络上已成为名言。然而,中国政府一方面警告民众要通过「光盘行动」来自救于荒年,一方面继续加强专制控制。上个月,国家网信办再次高调宣称「出重拳」整理网络,打击商业网站平台和自媒体上「扰乱网络传播秩序」的言论──「我的嘴!又不让我吃!又不让我说!」


来源:苹果日报长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