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共执政体轮番掠夺的又一波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8-12

中共执政体轮番掠夺的又一波

“要想富,进支部;再要富,上项目”,这是中国民间百姓形容中共干部最常用敛财方式的顺口溜。


山东青岛合村并居示意图 


回顾历史,前些年中共地方党委干部通过不断地在城市乱拆乱建、重复建设来敛财。这个书记带着一帮人来了,决定把某几条街扒了重建,只要项目需要,强拆民房也在所不惜。随后“绿化”也要跟上,在路边栽上法国梧桐……在工程的招标投标过程中,承包商不断地向干部们争相行贿,各种好处纷至沓来。项目工程还未开工,中共干部们已经捞足了油水。

几年后,书记高升或者平调到其他城市后,另一个书记带着班子走马上任,会有另一套方案,再把一部分街道扒了重建捞取钱财。这样经过来回几届不断地乱折腾,由于没有长远的城市规划,不按一定顺序科学施工,结果市内呈现不断施工状态。常见路面被扒开后工程久拖不决,不能按时铺好路面,导致城市内尘土飞扬、遮天蔽日;或者零星施工,进度缓慢,似乎没有一天不在施工。百姓戏称,他们为“扒路军”。又说,他们是“先穿鞋后穿袜子——乱套”。既然没准备好,为什么不等到准备好了再把路面扒掉,而要先扒开,然后长久裸露在那里?

如果中共某一个城市的新党委书记和他的领导班子上任后,发现所有街道都刚刚被重建过不久,可能就会以“人行道上的花砖或水泥板尺寸太小不好看”为由,扒掉重建换成大尺寸的;或“道路两边栽种的法国梧桐不如鲜花满径更加美观”,于是伐树栽花……这样一来,市民们经过多年烈日下行走,刚刚迎来法国梧桐长好的日子,享受上夏日林荫路微微凉风,一夜之间这一切又被瞎指挥的乱砍乱伐破坏殆尽……

你可千万别小看了各式各样的“再要富,上项目” ,据说,仅仅是通过与中共权贵有关系的“自家公司”更换城市照明设施,就是一笔巨款,“内线”可从中获取丰厚的利益。如此往复,数十年下来,城市里终于被折腾的差不多了,实在没有可以再扒再换的了。

——不必担心,城市之外还有乡有村。这些“公仆”们早就逐步把主意打到了农村,打到了农民身上。

最近,山东所谓的“合村并居”重新回到了公众的视野。其实这是个老话题了。地方当局为了抢夺农民的土地卖钱,或者以此向国家财政申请项目经费,以“合村并居”的名义通过强拆和欺骗,逼迫百姓住到鸽子笼里,硬是赶鸭子上架似的逼着世代靠在土地里种庄稼为生的农民按照市民或者工人的生活方式生活。对于中共地方干部们来说,只要能拿到市郊的土地,就能从开发商那里卖到很多钱,哪管新建的小区变成鬼城;只要“合村并居”的项目获得党委的批准,就能从国家财政申请项目经费。一旦拿到项目,从上到下,凡是经手的干部都可以层层扒皮截留、挪用项目经费,从中获得好处。因此,经手的党政部门都乐见有这样的项目出现,当然也希望这样的项目被批准。至于这样的项目给农民带来多少不便,农民有多大怨言,多少人不答应,那从来就不是中共干部所关心的。地方干部所关心的是,所找的流氓混混们能否尽快顺利地把农民从他们世代生活的家里赶走,让干部们从项目获利的目的能否尽快达到。而决策者们关心的是,这又可以“拉动GDP的增长”了。

其实在共产专制体制下,中共干部们除了利用权力贪污受贿之外,无论是在城市里乱拆乱建,还是在农村搞所谓的“合村并居”,都是中共当权者抢夺民财、与民争利的具体方式。虽然七十多年来这种抢夺从全国看上去,上下纵横、形式各异,其各自为政非抢即盗的本质都是属于制度性的、有系统掠夺的范畴。所谓“社会主义”体现出来的,就是“你方唱罢我登场”似的共产官僚们借助公有制,不顾后果地对人民的轮番掠夺。我们现在又见到的是中共执政体轮番掠夺的又一波。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