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反民主的全球化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8-05

反民主的全球化

上周在谈蓬佩奥「超冷战宣言」的演讲时,提到他对过去50年对华政策失败的自省,他讲到美国的幼稚、自大和被愚弄,有网友留言说,或许更多的是他没有提到的贪婪。



其实蓬佩奥是有提到的。他提到万豪、美国航空、联合航空等企业为了避免激怒北京而在网页上删除了台湾的称号,又指摘自命伸张社会正义的荷李活对稍稍不利中国的影片的自我审查。

不过,贪婪是人性,自由社会不会惩罚任何不违法的贪婪行为。问题是:甚么因素诱发了美国和许多国际企业在中国市场上的贪婪,甚而放弃自己的道德原则?

中国的经济如果只是处于50年前的体量,那么即使政治上再怎么极权,也就同朝鲜一样,不可能威胁世界。但在过去20年,中国经济起飞,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用它的金钱势力,在全世界扩张,才形成对美国和自由国家的威胁。

因此,美国的对华交往政策虽始于50年前,但中国威胁的形成是始于2000年。这一年,在克林顿总统主政下,美国给予中国永久性最惠国待遇,次年中国正式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WTO),由此而在全球化的市场中找到了中国的世界工厂定位,并在盗窃知识产权、不履行加入WTO的承诺、专权政治主导市场,而带来经济起飞,练成一身肌肉。

1989年,美国学者法兰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发表了一篇震动一时的论文《历史的终结》,提出一个观念:西方国家自由民主制的到来可能是人类社会演化的终点、是人类政府的最终形式;伴随着这种政制的经济体制,就是市场资本主义。此论点称为「历史终结论」。由于接下来的苏联解体、冷战结束,这论点被认为充满预见。

随后世界的经济发展,是资本主义市场的全球化,几乎所有国家都拥抱市场。

根据「历史终结论」,一个国家的市场化政策带来的日益繁荣、更多外国投资、与全球市场不断加深相互联系,并因此对国际经济准则更广泛接受。而随着国民财富的增加,政治开放度也必然会增加,会使国家变得更加民主。于是,资本主义市场结合政治民主,就步向「历史终结」的必然结果了。

但这样的事没有发生。中国进入全球化市场后,由国家主导的市场经济不是真正的自由经济,而是国家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专制政权操控市场,压制工人权利,不惜牺牲生态环境,补贴出口,使得在专制国家投资的性价比优于民主国家;另方面,国家资本主义的高进口税,没有知识产权的保护,国企控制社会关键事业等等,使外国进口产品和服务业处于同国家力量竞争的不利地位。国家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不但没有促使政治民主化,相反正是专权政治提供了全球化中国际投资者的乐园。

在加拿大任教的吴国光教授在2017年出版了一本书《反民主的全球化──资本主义全球胜利后的政治经济学》,对全球化为甚么反民主有资料详尽的解说。他说,全球化最大的受益者是中国。因为中国的威权政治提供了比美国民主制更有利于资本追逐超额利润所需要的环境。

资本主义与民主的结合并非浑然天成。在资本主义全球化之下,资本向着威权流动。全球资本依赖有效的威权政府管制而谋取暴利。

为甚么中国这样的国家在过去出现经济繁荣,因为资本在那里发现了获利的乐园;为甚么美国和自由世界现在要抗拒中国非常困难,因为资本不愿意从乐园中离去。疫情,港版国安法,蓬佩奥的呼唤,自由世界的响应,是世人觉醒的开始,也许是世界免于沉沦的生机。但全球化的格局已经形成,要走出困局真有不能低估的难度。


来源:苹果日报 / 李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