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全球反中共联盟合纵连横 集结成型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8-20

全球反中共联盟合纵连横 集结成型

在过去的两个月中,中共和西方之间的政治力量对比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以美国为首的反中共联盟正在集结成型,中共正陷入空前孤立之中。


反中共联盟颇有气势,包括欧洲大陆、北欧、亚洲、大洋洲和北美洲的新老民主国家。而中共只剩下巴基斯坦、朝鲜、委内瑞拉、伊朗等朋友,还有面和心不和的俄罗斯。导致这种变化的要素,至少有三个。一是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推手作用,二是中共领袖习近平对西方全面误判造成的反作用,三是西方国家在利益考量和制度与价值观考量之间,选择了后者。

国务卿蓬佩奥在整合世界民主力量方面,起了重要的推动作用。在过去的几个月中,他东奔西跑,合纵连横,游说各洲的民主国家放弃对中共的幻想,合力抵制中共对自由世界的侵蚀和挑战。美国在经历了三年的自我孤立之后,终于再次擎起民主国家领头羊的大旗,集结反专制反中共的力量,形成了21世纪对抗中共的战略联盟。这个意义不亚于美国在珍珠港事件后,介入第二次世界大战,建立反法西斯联盟的重大举措。

蓬佩奥在游说几乎是离心离德的旧日盟友方面,使尽浑身解数。他要求旧日盟友在美中之间选边站,这种选边建立于两大事实之上。一个事实是,中共借《香港国安法》打压港内的自由民主力量和异议人士,毁弃对香港与世界的「庄严承诺」;第二个事实是,中共隐瞒疫情,造成全世界的病毒灾难,之后又宣扬中共体制的优越性。这两大无可辩驳的事实,等同于中共向西方民主体制挑战与宣战。此外,蓬佩奥亦游说东欧和巴尔干地区诸国与美国站在一起,特别是在5G建设和当地核电站问题上,不要屈服于中共和俄罗斯的政治讹诈。目前,罗马尼亚和三个波罗的海国家已经表态同美国保持一致。

第二个要素是,习近平误判西方对反中共联盟的成型,起了重要的的反作用。强推《香港国安法》,是中共把主要欧洲国家,包括与美国近年嫌隙不断的英德法等国推向美国的重要导火索。中共错误的认为,香港问题是自家的问题,无论英美遑论他国,都没有干预的权利。他们算计,陷入脱欧困境的英国和长期享受与中国巨额贸易额的德国,在经济上严重依赖中国,无法摆脱北京的诱惑和控制,因而不敢对中共怎么样。

其实,中共的这种算计最终只会骗自己。在经济利益上,和美国一直不和的德国的确有自己的考虑和坚持,但是在制度竞争方面,德国只会站在美国一边。虽然德国总理默克尔对《香港国安法》及中共小心翼翼,生怕损及每年与中国2000亿欧元的贸易利益,但是德国的政界和商界传出毫不含糊指责中共的声音。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要求北京撤销《香港国安法》,并批评该法严重违反《基本法》。欧盟驻华商会前主席伍德克(Jrg Wuttke 早前表示,「不管怎么折腾,我们欧洲依然是美国的最紧密盟友」。

第三,西方国家对中共称霸世界的野心幡然醒悟。和中共/中国脱钩,对这些西方国家来说并非一件简单事。他们已经习惯于与这个国家打交道,从中获得丰厚的经济利益,而脱钩则意味着巨大利益的损失。但是,中共隐瞒疫情和《香港国安法》这些西方国家警醒,在仔细衡量之后,他们做出了利益考量让位于制度考量和价值观考量的选择。

德国《商报》818日刊文称,欧洲人很清楚,实行资本主义式列宁主义的中国绝不可能成为西方的选项。中国没有民主、没有法治,在保护人权方面,也同西方存在巨大的差异,因此「在世界最大独裁政权和世界最强大民主国家之间,并没有甚么中间道路可走」。

反中共联盟的产生意味着,自由世界不再对中共绥靖。民主力量vs专制力量在二战胜利和苏联解体之后,第三次正式对垒。美国重擎民主力量的大旗,对反中共联盟的胜利,有决定性意义。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