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徐志摩的预言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8-17

徐志摩的预言

林郑主动注销去美国的签证,现又主动退回剑桥大学沃尔森学院的名誉院士名衔,看看她facebook那篇帖文的留言可使我们苦中作乐。其中有人提出:「请把尊夫和两位令郎_英国国籍都一并放弃,以表示对国家_忠心。」从中已知民意所在民心所向。



她帖文最后写:「虽然发生了这件不愉快的事件,但剑桥大学仍然是不少学生向往的著名学府,而徐志摩先生笔下的康桥仍然为我和家人留下不少美好的回忆!」告别美丽的康桥了,难免想起徐志摩的《再别康桥》。

徐志摩的剑桥经验在1920-21年,但我觉得他最值得关注的,是19251926年担任《晨报副刊》主编这段生涯。这期间,他发掘了沈从文等著名作家,更预言了以后的百年历史。

《晨报》前身是1916年由梁启超、汤化龙创办的《晨钟报》。《晨钟报》在第七版刊载小说、诗歌、小品文和学术讲演录等,因此《晨报副刊》最初指《晨钟报》第七版。新文化运动许多文章、作品,包括鲁迅的《阿Q正传》都在这里发表。它是五四文化启蒙运动的三大刊物之一。

《晨报》主持人是陈博生,1920年第七版由孙伏园主笔政,定名为《晨报副刊》,到1924年孙伏园离开,这是新文化传播的「黄金时期」。这段时间,苏联十月革命,建立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中国五四运动,由宣扬自由民主思想的启蒙运动,发展至迎合世界潮流的社会主义和救亡思潮,中国共产党成立,国民党改造成列宁式政党,国共合作在广州办黄埔军校,苏联派代表参与,准备北伐推翻中华民国草创时期相对最文明的北洋政权。

在《晨报》总编辑陈博生的再三邀请下,1925年初,徐志摩答应在欧游之后出任《晨报副刊》主编。他在3月开始乘火车先往苏俄,再去欧洲。他当时怀着包括胡适在内大部分中国知识分子对苏联实现人类平等理想的向往,但他敏感地注意到苏俄人们的神情阴沉,似乎不知道「甚么是自然的喜悦的笑容」。他在莫斯科拜访托尔斯泰的女儿,得知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书已经不太能见到了。徐志摩于是写下一段敏锐、诚实又带文学性的话:「他们相信天堂是有的,可以实现的,但在现世界与那天堂的中间却隔着一座海,一座血污海,人类泅得过这血海,才能登彼岸,他们决定先实现那血海。」

那是苏联刚成立几年、新政权备受全球知识分子赞美也引动中国思潮的时期,诗人的敏锐观察预见了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会实现一座血污海。

回国后他在1925101日接任《晨报副刊》,他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在副刊上连续展开苏俄问题大讨论。大讨论引入「友俄」还是「仇俄」的50多篇激烈争论的文章。在1129日下午5时左右,位于北京的《晨报》馆被游行群众放火焚烧,也烧掉了这次讨论。

徐志摩为甚么花这么大力气讨论苏俄呢?他说:「中国对苏俄的问题,到今天为止,始终是不曾开刀或破口的一个大疽,里面的脓水已经聚到一个无可再淤的地步,同时各地显著和隐伏着的乱象已经不容我们须臾的忽视。」因此,「这回的问题,说大一点,是中国将来国运问题,包括国民生活全部可能的变态....。」

苏联要制造血污海和中国将来国民生活全部可能变态的预言,都在日后变成事实。今天,我们纪念的不只是人所共知的诗人笔下的康桥,而应该想想中国人当年忽略了这位先知的预言,于是带来百年后仍然在延伸的灾难。

她要告别康桥了。美丽的康桥岂容制造血污海的手沾污?


来源:苹果日报李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