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诺贝尔和平奖就是政治行动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8-31

诺贝尔和平奖就是政治行动

正在欧洲访问的中国外长王毅警告挪威,不要把诺贝尔和平奖颁给香港的抗议者,他敦促挪威「珍惜健康稳定的」双边关系。他说:「不论是以前、现在或未来,中国都坚决反对任何人运用诺贝尔和平奖来干预中国内政。中国在这件事的立场坚定,因为我们不想看到任何人政治化诺贝尔和平奖。」


根据瑞典化学家诺贝尔于1895年所设的遗嘱,诺贝尔和平奖应授予「为促进民族国家团结友好、取消或裁减军备以及为和平会议的组织和宣传尽到最大努力或作出最大贡献的人」。对于为了维护政权而不顾一切手段的极权统治者来说,这就是干预内政的、政治化的奖项,就是一种国际化的政治行动。其获奖者也大多都是政治人物和政治组织,包括美国总统奥巴马、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联邦德国总理勃兰特、联合国,以及反对纳粹德国扩充军备的奥西茨基,美国民权活动家马丁路德金,还有加拿大前外长皮尔逊─王毅外长也有机会去争取获奖。

中共从来都将一切政治化

王毅外长代表中国政府反对的「政治化」,到底指的是甚么?这就好比反对将政府政治化,将外交外交化,将文学奖文学化,将经济奖经济化。当然,对于大多数获奖者,中国都没有反对其中的「政治化」,但是当流亡宗教领袖达赖喇嘛和中国异议人士刘晓波获奖时,当争取民主自由而持续抗争的香港人被提名时,他们就出来反对了。那也别说得这么荒谬,还不如直接说反对诺贝尔和平奖好了,或者直接威胁「别让中国政府不高兴,否则等着我们收拾你」。

尤其荒唐的是,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政府从来都将一切政治化,却又同时动辄反对政治化。中国媒体要「坚决姓党」,法院要「忠诚于党」,大中小学都要由党委、党支部领导,连幼儿园小朋友都被要求端坐于电视机前观看习近平空洞冗长的讲话,加入中共就是追求进步,组建反对党就是犯罪。父母被整死了、饿死了,孩子被豆腐渣校舍压死了,婴儿被毒奶粉吃残废了,被教导不要抱怨政府,要向前看;假如你在文革武斗中幸存下来,没有被洪水淹死,从地震后的瓦砾堆中爬出来了,用自己的身体战胜了新冠病毒,却被要求感谢党的隆恩。

政治就是人类通过各种方法进行集体决策的一个过程。只要人类存在,政治和政治化就不可避免。政治有好坏之分。反对将甚么东西政治化,通常是用来指摘坏的、错的或者不恰当的政治行为。比如政客为了拉选票炒作种族主义话题,让科学家表态爱国爱党,修改课纲歪曲历史等等。滥用「政治化」也是一种坏的政治行为。王毅外长反对将诺贝尔和平奖政治化,本身就是一种很不恰当的政治化,是对国际社会赤裸裸的威胁。

中国政府还一再表示反对将新冠肺炎病毒来源政治化,但是同时又拒绝国际组织的独立调查。王毅在挪威的同一个记者会上说,中国是首个向世卫提报新冠病毒存在的国家,但他认为这不能代表病毒便是起源于中国。他说:「事实上,过去几个月我们看到报道显示世界各地都出现新冠病毒,而且新冠病毒在某些地区出现的更早。」

假如病毒起源于中国,有可能是因为中国政府对野生动物市场或者病毒研究机构的管理失当,也有可能是并非人为过错的自然现象。中国政府如此在意病毒是否源自中国,同时拒绝国际社会的独立调查,以中国政府的信用记录,人们有理由感到担忧。

对于这场引发全球危机的疫情进行详尽的调查,是人类为了延续生存最基本的作为。但是,中国政府竟然强势拒绝国际专家的调查。三周前,才勉强同意由对中国政府俯首听命的世卫派出两名专家作为先遣人员,到中国和中国医生合作,调查病毒起源。最新消息是,这个团队在中国呆了三周,连武汉都没能去,就打道回府了。中国政府对专家调查的干预和阻止,不仅浪费国际组织的钱财和资源,更是威胁人类生命健康的犯罪行为。


来源:苹果日报长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