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许章润背后有股中国民间怨气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7-27

许章润背后有股中国民间怨气

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因一再写文章直接挑战习近平,被当局以嫖娼为理由扣留,关押一个星期放出来,随即被清华大学开除教职。许章润泰然处之,清华大学却有不少教职员义愤填膺,他们发起为许章润募捐,短时间内筹得十万元人民币。当然,这一义举被许先生婉拒了,他建议他们把这笔钱捐到水灾地区去。

许章润被中共当局以嫖娼为理由扣留,关押一个星期放出来,随即再被清华大学开除教职

中共政府在水灾漫延时,要求民间捐款,被百姓冷嘲热讽,无人理睬,而许章润一介书生,因仗义执言惹祸,竟有不少高级知识分子为他抱不平,这说明什么?说明民心在变,公道在人间,用许章润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

在中共各级政权强力钳制言论空间的情况下,各地网民仍然不放过任何一个出声的机会。中共在救灾处理上毫无作为,中共党员即将被美国拒绝入境遣送回国,中共战狼外交处处碰壁,凡此种种,在涉及内政外交上任何话题时,大陆网民无不口诛笔伐。中共自吹自擂,网民就抵死嘲讽,中共吃人闷棍,网民就奔走相告。

在海外中国人眼里,大陆人长期被洗脑,已失去基本是非的判断能力,一系基于恐惧,一系基于无知,一系基于献媚,总之一事当头先歌颂中共「伟光正」就没错。其实真实情况并非如此,民间怨气一直都在,只是今日有一批,明日有另一批,今日这一批被镇压下去,明日那一批也被镇压下去,不同时空下不同人群对中共的不满,没有形成一种大规模的集结而已。

中共今日镇压一批,明日镇压一批,表面上看来,政局似乎稳定,但其实中共内心怕得要死,他们最怕的就是各地民间的反抗,因为某一个契机集结起来,变成一种空前规模的抗争,那时政府顾此失彼,十个水杯只有五个盖,那就离覆灭不远了。

以许章润的个案来看,面对定于一尊的习近平,敢于直斥其非,用毫不客气的口吻,说出不容置疑的狠话。这种情况要是放在前几年,许章润早就关进牢里去了,哪里用得着生安白造一个嫖娼的罪名?而且只关了一星期,就要乖乖把他放出来,放出来后,居然还得到身边朋友的声援,还有那么多人替他募捐,莫非这些高级知识分子,一个个都不怕死了吗?

中共处理社会危机,已不敢一味暴力镇压,避免招惹更大的反弹,这也是内在虚怯的证明。

这一年来,中共在内政外交上屡尝败绩,经济上重挫,疫□应对失误,外交上四面楚歌,最近在处理全国性水灾,更显得六神无主,毫无作为,如此等等,都让中国老百姓看穿了中共那些「伟大的空话」。

中国人并不蠢,中国人也不是不明事理,先前之所以善颂善祷,只因为经济情况好,人人沉缅于物质狂欢,顾不上社会的深层次矛盾。眼下经济千疮百孔,百姓生活陷入困境,这种时候,若政府仍可以用金钱收买人心,解决百姓的燃眉之急,那基层民众仍会得过且过,反之,若政治上空话满天飞,经济上毫无实惠,那本来没有根基的爱国情怀就要瓦解了。

现今水灾还在肆虐,各地政府已经计穷,中央没有钱,地方没有人,百姓乾瞪眼等运到。灾情不知几时到尽头,灾后粮食与副食品短缺引起的通货膨胀,经济不景导致民间各种矛盾激化,这一切都指向一个终结,就是中共要准备承受建国以来最沉重的执政危机。

好笑的是,在此火烧眉毛的要命时刻,外交部长王毅还在搞什么「习近平外交思想研究中心」,还说什么「伟大的时代必然产生伟大的思想」。大佬,你以为十几亿中国人都盲了?如果真有伟大的外交思想,怎么会落得今日外交上众叛亲离举目无亲的绝望状态?正如一个落水的人已近没顶,还在自夸他的泳术有多高超一样,真是有人敢捧,有人敢受,而看笑话的,就是海内外中国人。

一切都是末日景象,一切都指向某一个结局,一切都在加速。


来源:上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