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近平威权统治 与历史潮流背道而驰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7-06

习近平威权统治 与历史潮流背道而驰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630日通过港区国安法,当晚深夜11时立即生效,北京驻港「国安公署」和香港「国安委员会」随即成立。73日,第一起国安官司出现,一名24岁男子在1日游行时,骑着插有「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旗帜的电单车,撞向拦查他的警员,被控「煽动他人分裂国家罪」。国安法已彻底改变香港政局,黄之锋、罗冠聪等退出「香港众志」,罗冠聪仓皇出逃,黄之锋搬家不知去向;年过80岁的前政务司长陈方安生宣布退出政坛,仍被穷追猛打。香港不再是过去自由的香港,已变成大陆严管下的香港,所有异见人士都成为镇压对象。



港区国安法通过和实施,最能反映北京「威权政府」本质。威权政府有两大特点:一,党和领导人至高无上,所有党员干部和人民全都须听党和领导人指挥,举国上下都没有个人意志,全都要学习领导人思想,相信党和政府,所有异见人士必然受到压制。二,北京的威权统治,依赖经济繁荣作为吸引,换取人民不挑战党和领导人的权威。

从本质看行为,北京的威权统治必然镇压香港的抗争运动。香港去年「反送中」运动,目的是争取自由民主,对北京来说,民主自由就是反动,绝不能妥协,必予压制;更何况,香港和台湾年轻人反对北京干预的抗争意识可能传进大陆,威胁中共政权,因此镇压是必然的。

北京不顾西方自由世界反对,快速通过和落实国安法,后续问题是:北京的强硬能维持多久,威权统治能长久维持下去吗?

一,2015年去世的新加坡资政李光耀,是亚洲威权政府的大宗师,他所建立的「威权资本主义」(authoritarian capitalism),正是「中国模式」的蓝本。1970年代末和1980年代,邓小平进行政经改革,曾受到李光耀巨大影响。新加坡模式被誉为统治21世纪的「亚洲模式」。李光耀建立的威权政府,也有上述两大特色,一,他建立的人民行动党,控制新加坡半世纪,一直压制异见分子,并反对多元民主;二,创造经济奇迹,1960年新加坡国民平均所得只有500美元,到李光耀去世前,增至5.5万美元。

习近平的威权统治比邓小平更进一步,也更独裁。他2012年上台后逐渐将党政军大权集中一身,2018年初更废除国家主席任期制,准备长期掌权;他又将「习近平思想」写入党章,将自己变成「党核心」,全党全国由他一人领导。

在香港问题上,习政府2014年发表「一国两制白皮书」,正式宣称「全面管治」香港;同年8月,由人大常委会通过取消特首普选,港人发起「占中」运动,争取普选,但北京寸步不让。2019年反送中运动爆发,北京的压制政策没有改变,在半年中逮捕了9000人。北京未能通过「送中条例」,于是改推出港区国安法,镇压异己的政策一直没有改变。

西方国家3月中旬爆发疫情,特别是美国疫情由3月持续至今;美国忙于疫情和挽救经济,川普又对北京购买美国农产品有所求,北京因此判定,此时正是对香港出重手打击的良机。

二,李光耀去世至今五年,新加坡政局发展和威权模式是否生变,正是北京及莫斯科关注所在。710日,新加坡将举行大选,一院制的国会共有93个议席,赢得过半数的政党可组织政府,预料控制大局的人民行动党不会受到重大挑战。

但这次大选共有11个政党192人参选,反映自李光耀去世以来,新加坡社会逐渐趋向多元开放,已经开辟出政治新天地。如果多元开放的讨论持续下去,李光耀一手建造的威权模式,不难在10年或20年内出现颠覆性变化。从历史大潮流看,威权主义只是过渡性,不可能成为与民主制度长久抗衡的制度。

借镜新加坡模式的「中国模式」,也可能走上同样的道路。经济出现奇迹后,GDP大增导致人民生活比以前富裕,但物质生活得到基本满足后,人们必然追求精神价值,这是新加坡人追求多元开放社会的基本原因。当今社会互联网发达,民主自由的资讯极易取得,人民可以出国留学和旅游,中产阶层对精神价值的觉醒是必然的发展。

习上台前,北京推行邓小平的集体决策领导制,以共识治国,最高领导人还有任期限制,这两大因素是权威不致动摇的重要原因。但邓小平这两项重要设计都已被废,威权能否维持下去,将是个大问题。


来源:世界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