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陷「决策疲劳」 防洪乏力助长溃坝传言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7-15

习陷「决策疲劳」 防洪乏力助长溃坝传言

内地6月起持续的雨灾波及27个省级行政区,近4,000万人受灾、至少141人死亡或失踪。位处三峡大坝以东的长江中下游地区成为重灾区,多个水站的水位已超越1998年的特大洪灾。水灾肆虐之际,有境外网站近期热炒三峡大坝有「溃坝危机」。


不过,有水利专家认为这些传言欠缺科学理据,并指这次长江中下游水灾主因是降雨时间长和城乡排水系统落后,与三峡工程关系不大。然而,面对这场可能是「数十年一遇」的洪灾,内媒报道却少得可怜,迄今未有国家领导人亲自前往指挥抗洪。有政治学者认为,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因为应付疫情、中美关系等诸多问题现已陷入「决策疲劳」状态,面对水灾产生了「逃避」心态。

62日至711日,中央气象台连续40日破纪录发布暴雨预警。长江流域至少33条河流超出历史水位,重庆、武汉、合肥等地一度被水淹至一层楼高。舆论在关心2009年全部竣工投入使用的三峡大坝工程,能否起到防洪效用之余,有境外网站近日再热议三峡「溃坝危机」,不过,曾任台湾省政府首任水利处长的水利专家、台湾大学土木工程系教授李鸿源指出,三峡几乎不可能会「溃坝」。「其实水坝最重要的工程设计是溢洪道(spillway),就是洪水来了要把水排掉,我们一般溢洪道的设计是根据『最大可能降水』,大概就是一万年以上(一遇)的降水。」

江西省鄱阳县昌江河左岸中洲圩决堤位置成一片江洋,民房被淹

「三峡会预先排洪,它可以清出两百多亿吨的库容来吸收上游蓄水区的雨量。」曾经以水利专家身份参观三峡大坝的李鸿源指,今年长江流域的降雨连「百年一遇」都不到,大概只是「几十年一遇」,因此「淹水是事实,但是溃坝、变形的可能几乎没有」。

629日三峡大坝在今年首次泄洪,大坝以东的湖北宜昌、武汉等地都出现水浸,洞庭湖、鄱阳湖水位上涨。李鸿源指,三峡排洪,下游淹水无可避免,「『水道放水,下游淹水』是必然的,不放水的话,一直蓄到最后满了,就会有溃坝的问题。下游淹水有几个原因,水坝放的水太多是原因之一,其次整个长江中下游也都在降雨。」他指如果没有三峡工程的话,洪水会更快到达中下游。

711日,广西柳州市大半县城被淹,水位更高于警戒线位,市民须用橡皮艇


天气因素以外,李鸿源指近年急促城市化的中国,在排水系统方面仍然考虑不足。长江已遇历史水位,城市积水难以排进长江,地面混凝土化导致雨水无法渗到地底。「下水道容量不够,变成拼命做工程,永远赶不上水增加的速度。」他直指大陆问题要改善至少要花上二三十年。
隐瞒灾情 民众自生自灭
水灾问题不仅止于水利系统不完善,讯息透明度也是今非昔比。水灾早于6月初就最先在广东、广西等地发生,却一直得不到重视。6月中旬,内地自媒体有文章暧昧地称,「今年的洪水静悄悄」、「各大门户网站并没有跟进的报道。」在622日的抖音,热搜排行榜155个话题中,只有两个话题与洪水相关,当日重庆龙潭水库泄洪,令附近一条村淹没,重庆媒体却把灾情报道放在不显眼位置。

习近平628日发出重要指示前,内地官媒的报道及社交媒体上的反应,都是不符比例的。《人民日报》67日有水灾的相关报道,但丝毫没有讲到灾情,只说「严密防范各类灾害事故发生」,628日后,《人民日报》才把习近平的指示放上头版。市场媒体方面,除了《新京报》和《财新》等寥寥数间比较常打「擦边球」的媒体外,整个6月份几乎没有媒体对水灾作过独立的深度报道。网媒「澎湃新闻」要到7月上旬才到江西、安徽和湖北等重灾区直击。

79日江西鄱阳县发生溃堤,民众被洪水围困,至11日由冲锋舟出动营救。


政治学者吴强批评,现在中国有关水灾的讯息透明度,比1991年和1998年水灾还要低。「1998年水灾是江泽民总书记下去视察,但现在的水灾我们看到的,是不予报道的,民众不知情的,民众处于自生自灭当中,就像武汉肺炎出现初期的状况一样,这是中国政治生态的变化。」他指在2013年《南方周末》被整肃后,地方媒体已经迅速「姓党化」,「中宣部如何控制对洪水的报道,完全是依赖最高领袖对这个事情的重视程度,而最高领袖目前已陷入『自我制造的讯息孤岛』当中。」

党媒未敢报 人民现恐慌

2016年水灾比较,这次习近平的反应相对低调。当年他在15天内三次「作出重要指示并作出周密部署」,首次指示就指挥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前往救灾第一线。反观今年习近平下达首个关于水灾的「重要指示」,却是浸淫在乐观消息,形容「防灾救灾取得积极成效」。直到712日发出的第二个指示,他才承认「防汛形势十分严峻」。

长江汉口站水位于711日已高达28.49米,为历史第五高


吴强分析,所有事情都要由习近平决策,他或已出现「决策疲劳」的状态。「他在回避对现在南方水灾作出任何指挥或部署,因为他现在面临决策压力和困难,日程表已经太多,现在很难对水灾作出指挥。这是他的个人极权所造成。」对于三峡大坝不断传出「变形」、「溃坝」的传言,他认同这些传言缺乏科学理据,但传言得以发酵是因为民众对中央政府和三峡管理系统不信任,背后揭露的是民众被隔离在知情权以外的「无知」状态,「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民众肯定恐慌,被这些消息(溃坝论)所左右,这完全是正常的。」


来源:苹果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