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世界不安,何来国安港安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7-31

世界不安,何来国安港安

港版国安法颁布之际,港澳办副主任张晓明在记者会上喜形于色地说:「我认为这部法律确实可以扭转乾坤,产生变局效果。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一法可安香江』。」不到一个月,变局果然发生,不是香江安,而是中国陷入巨大不安;乾坤开始扭转,是朝着港澳办及中共核心领导层预期的反面急速而去,中美关系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恶化。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FBI局长瑞伊、司法部长巴尔、国务卿蓬佩奥相继演讲,拉开了全美乃至全世界围攻中共的历史帷幕。文攻之外,还有武攻,美国突然决定关闭中国驻侯斯顿领事馆,执法人员破门而入,撤下中国国徽、国旗、门牌。这一切恐怕都是中共当初制订港版国安法时没有预想到的后果。

《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满怀委屈地说:「中国的政治制度高度内敛,没有对外做任何输出。为甚么社会主义中国就应是美国纠集一些盟友的讨伐对象呢?发动遏制中国的道义何在?」用「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习近平外交思想来辩解,就是全世界都应该「尊重文明多样性,不能唯我独尊、贬低其他文明和民族。」
中国无内政 只有家法

全球向中共发难,根子来自中国内政之恶。中共强调新疆和香港问题属于中国内政,不容外国势力干涉,问题是:中国有内政吗?政治是众人之事,中国民众却无选票参政,无平台问政,诤言议政者被禁(如最近被开除公职的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被刑拘的红二代企业家任志强等)。港版国安法在公布之前,港人无权过问,甚至连特首都没有见过法例原文,所谓内政只是中共执行其家法的活动,被胡锡进准确地概括为「高度内敛」。一个向国民如此施恶的政权,又如何能善待世界?一个对本民族唯我独尊的执政党,却告诫其他民族不要唯我独尊,这是何等滑稽!

蓬佩奥指出:「中共政权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政权。习近平总书记是一个破产的极权主义意识形态的真正信仰者。」奥布莱恩亦说:「习近平对意识形态管控的野心不仅限于本国人民。中国共产党宣称的目标是建立一个人类命运共同体,并任由中国共产党来重塑整个世界。」这些话值得深究,既然是破产了的意识形态,又如何能重塑世界?

实际上,改革开放后,中共意识形态中的原教旨激进思想已大为褪色,马列主义的教条已丧失了对中国社会发展的解释力和推动力。中国经济飞速发展,但政治上一党独裁、不容异己的极权主义本质并未改变。这种极权主义不再能在价值观上提出甚么新的肯定性指引,而只能以维护旧政权稳定为唯一前提作出种种否定性禁令(比如所谓「七不讲」),与其说它想重塑世界,不如说它要瓦解整个与其相异、相克的外部世界。

如今,马列主义意识形态只是极权政府的合法性外衣,已千疮百孔,真正威胁自由世界的是中共企图永续执政而对社会进行全面控制的野心,以及这种控制所需要的黑箱操作给世界带来的巨大不确定性。蓬佩奥引述50多年前尼克逊总统的话警告全球:「除非中国改变,世界不会安全。」世界不安,张晓明和某些港人以为港版国安法能「一法安邦安港」,只是一厢情愿。


来源:苹果日报沈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