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美国制定 “香港自治法”,“加辣版”制裁能否阻止习近平?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7-07

美国制定 “香港自治法”,“加辣版”制裁能否阻止习近平?

中国人大常委会630日通过《香港国安法》之后,美国国会火速制定针对中国和香港相关个人和金融机构进行制裁的《香港自治法》,众议院71日一致通过,参议院2日通过,目前法案已经送交白宫等待总统特朗普签字生效,显示美国政府不妥协的决心。



观察人士注意到,这部法案矛头尖锐,对象明晰,以美国的全球政治、金融支配地位对中港相关官员和实体以及与之有来往的金融机构进行制裁。香港建制派议员形容,这部法律是《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加辣版”。
美国有多大决心实施这部法律?一旦实施,对中国和香港将产生什么影响?面临国际压力,习近平及其香港国安法能走多远?
国安法坏到家,美国无妥协空间,特朗普一定会签“香港自治法”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表示,就如黎智英所说,港版国安法比想象中最坏的情况还更坏。面对如此恶法,美国没有妥协退让的空间,必须全力反对。所以参众两院火速通过《香港自治法》并不让人意外,特朗普总统最后签署也是肯定的。
只不过,这部《香港自治法》对总统的豁免权做出限制。往常,国会提出制裁对象的名单,总统可以豁免这个或那个。但国会在《香港自治法》中规定,总统若想豁免谁,须得到国会同意。这一点恐怕特朗普总统不会喜欢。
去年国会通过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特朗普总统就在签署时加了一句声明,表示对法案的有些条款有所保留。特朗普总统认为,外交大权是总统的权限,他不喜欢国会过多插手。去年国会通过一部有关台湾的法案,特朗普总统也曾有类似声明。
所以,如果特朗普总统对这部《香港自治法》也表示有所保留,那并不表明他不支持这个法案。港版国安法真的是坏到家了,所以美国政府一定会全力以赴地表示反对。这一点毫无疑问。
人大速立国安法,是对领袖负责;美国会速立《香港自治法》,为得选民支持
谈到美国国会这次“火速”通过《香港自治法》,独立时评人、历史学者章立凡表示,中国这边也同样火速,加班加点地一定要抢在71号前把这部所谓的国安法通过,据说也是有最高指示,所以通过后马上签署。中国的立法“快车”可能比美国的还快。
章立凡表示,特朗普总统如何看待这部法律,算是一种考验,看他到底是政治家还是资本家,看他在这个问题上的态度是不是很鲜明。
美国两党在香港问题上的一致程度,和中国这边有一拼。但章立凡指出,中国这边的所有人大代表或人大常委,都是对党负责,对领袖负责,不对选民负责,他们本也不是选民选出来的。而美国这次两党高度一致,就因为两党都要争选票,都要迎合美国的民意。眼下来看,疫情问题和香港问题上,美国民意几乎一边倒。任何一党想要赢下今年11月的大选,就必须讨好选民。
这就是中美两国制度的不同。
官员财产若被冻,可能造成“沉船散伙”的颠覆
章立凡表示,《香港自治法》对相关银行做出了限制,这一点比较厉害。当中规定,禁止为制裁对象处理任何美国管辖范围的外汇、信贷和支付交易,这实际上将冻结这些人的财产。当中也禁止被制裁的公司和个人买卖或持有美国物业。所以,制裁范围不仅包括他们的投资和股票,还包括他们的不动产。这对很多在美国有巨额财产或在美国置业的中共官员来讲,确实是个很大的威胁。
至于制裁范围有多大,章立凡认为,这162人一举手,轻轻松松把自己送进了制裁名单。当然除此之外,可能还有香港的官员,还有一些新任命的执行国安法的官员,这些人都很悬。
但也有可能中共领导人很喜欢这样局面的出现。因为本来他控制不了这些人的财产,而如果美国现在把这些人的财产都冻结了,那他可能认为这些人就只能死心塌地跟他走了。但这也可能导致另一种倾向,就是大家觉得都过不下去了,干脆散伙,把这“船”凿沉算了。这第二种局面对中共现任领导人来说是个灾难性的颠覆。
《国安法》意欲推倒中港间“防火墙”
谈到中国外交部的万言长文为香港国安法辩解,反问西方国家你们有国安法,为何中国不能有。胡平表示,关键问题是,按照《基本法》23条,国安法本该由香港自行订立,可这一次全国人大越俎代庖把国安法强加给香港,这才是外界批评的最主要理由。这篇万言书中说,本来是该由香港自行立法,但23年来,由于“反中乱港势力”和“外部敌对势力”的阻挠与干扰,相关立法一直没能完成,所以这种情况下,中央政府有权力也有责任填补漏洞。
但这种辩解恰恰坐实了这一立法对“一国两制”的完全破坏。“一国两制”本来的意思就是香港要保留原先固有的经济制度和司法制度。原先,香港的司法制度和中国的司法制度间是有一道防火墙的。去年的“送中条例”之所以引发那么大的反对,就因为那样的引渡协议等于在这堵墙上打了个洞。而现在立这个国安法,等于是索性把这堵防火墙推倒了,不要了。
所以,由全国人大通过香港国安法,实际上已剥夺香港的独立司法制度,把“两制”变成“一制”。
领导人高调对抗西方,中共只能强推《国安法》
章立凡指出,“死要面子活受罪”是中共一直以来的传统,所以在国安法的推行上面他们不会让步。制裁造成的后果他们可能会让中国和香港的老百姓来承担。
当然,中国管钱管财政的人也清楚国际制裁将对中国造成怎样的压力。看看刘鹤最近在陆家嘴论坛上的讲话就能明白这点。也就是,一方面是主政的老大在那高调地对抗西方;另一方面,这些“管家”的人都在为制裁下的中共今后怎么走表达忧虑,寻找出路。所以也不能说他们对制裁不屑一顾,其实他们是很在意的。
但是中共在强推国安法方面会继续走下去,这是性格决定命运。领导人就是这样的性格,你们越反对我就越要做。这真是没办法,他的同僚们和臣民们都得跟着他,去承受这些后果。不撞南墙不回头,但其实撞了南墙会不会回头,也都很难说。所以在停止强推方面,前景暗淡。
香港民意反映港人的执着和悲情;中国民意有受政府诱导之嫌
胡平表示,多数港人赞成美国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采取更严厉的措施,这反映香港人的执着和悲情。但中国国内在香港问题上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一方面是因为政府一直以来在香港问题上只提供虚假或片面的信息,刻意误导国内民众;另一方面,政府也坚决打压不同的声音。中国国内民意的真实性和代表性其实大打折扣。


来源: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