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禁共令」下如丧考妣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7-22

「禁共令」下如丧考妣 

716日,《纽约时报》报道,特朗普政府正在考虑全面禁止中共党员及其家人赴美旅行,还可能授权政府撤销已在美国的中共党员及其家属的签证,从而将他们驱逐出境,一些拟议中的措施还旨在限制中国人民解放军成员和国有企业高管前往美国。若用「一石激起千层浪」形容中共的反响还不够,那就用习近平的一句话「狂风骤雨掀翻小池塘」。



当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例行记者会上,明显降低了调门儿:「如果这条报道属实,我觉得是非常可悲的。」17日的例行记者会,她继续说:「中国从来无意挑战或者取代美国,无意与美国全面对抗。」她还用苏轼的名句「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回应「连日来美方在涉华问题上的种种污蔑攻击」,可惜错将「打叶」念成「打雨」,引发网络一片嘲笑,还殃及了「宽衣帝」。

党媒《环球时报》则惊呼:「美国想对2.7亿中国人下禁令?这比中美断交还严重!」总编辑胡锡进当天发微博说:「这是迄今为止华盛顿最为疯狂的对华政策设想,它被放风拿到媒体上来,都是邪恶的。」「蓬佩奥星期三宣称,特朗普第二任期的最大挑战是中国共产党,与上述媒体透风形成了呼应。」

然而,真正和《纽时》报道相呼应的是同日新华社通稿──《求是》14期习近平署名文章〈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这是习近平20132019年多个讲话的节录,扯了8,000多字,核心内容只有一条「坚持党的领导,首先是坚持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这是党的领导的最高原则,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含糊、不能动摇。」独裁、专制才是中共统治中国和14亿人民最本质的特征。

在美国,继解放军少校王新因为隐瞒身份,67日在洛杉矶机场被捕之后,38岁的中国空军女军医宋辰(Song Chen,音译),也因隐瞒真实身份做史丹福访问学者,被控签证欺诈罪。她删除的硬碟资料被FBI恢复,20日首次在联邦法院出庭,如果罪名成立最高可判囚十年、罚款25万美金。美国《移民与国籍法》赋予总统暂时阻止被认为「有损美国利益」的外国公民赴美旅行的权力,只不过美国历届总统没有认真执行,特朗普一旦签署「禁共令」,不管中共舆论怎么狂啸,也挡不住中共党政军企美国噩梦的开始。

以「嫖娼」构陷许章润

在中国,715日清华大学不顾内外舆论,给许章润教授以开除处分。许章润主动将处分通知交给香港媒体,通知称:「根据成都市公安局青羊分局下达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许章润存在因为嫖娼受到公安机关行政处罚的违法事实。同时,经查实,自20187月以来许章润多次发表文章,严重违反《新时代高校教师职业行为十项准则》有关规定。」

网络对清华是齐声谩骂,对许章润「嫖娼」和对特朗普办公桌上的「禁共令」一样叫好,还有人拿去与陈独秀北大嫖娼做比较。

在嫖娼合法化的年代,作为北大文科学长,《新青年》主编陈独秀光顾八大胡同,并不违法。但是1919年初,陈独秀在八大胡同与人大打出手,被小报报道「北大诸生同昵一妓,争风吃醋」。面对社会对陈的攻击浪潮,蔡元培与胡适都认为应该把私行□侦P公行为分开,社会舆论借私行为攻击陈独秀,明明是攻击北大新思潮领袖的一种手段。蔡元培与「进德会」成员在汤尔和家,开会讨论陈独秀的去留问题。蔡元培只是把学校的改革方案提前,废除文科、理科学长,设立教务处。

陈独秀失去文科学长头衔后,仍旧是教授,但还是心中不平。当年6月,他因撒传单被捕,9月被营救出狱。19203月,他带着《新青年》去了上海,后来在苏共支持下成立了共产国际远东支部,即今天的共产党。

16年后,胡适在给汤尔和信中说,如果陈独秀留在北京,在以他为首的一干「自由主义者」的包围之中,陈绝不会彻底左倾,也不会离京赴沪,更不会有中国共产党了,并写下「陈独秀因嫖娼离开北大与中共成立有关」。

中共一直对胡适这句话耿耿于怀,千方百计进行洗刷。今天却用「嫖娼」之名构陷一个独立的法学家。许章润对清华60年代的老校友阎淮说:「指控嫖娼『完全是莫须有的』。」并让阎淮为他在清华校友中募捐的十万余元转付亟需之处,情谊播撒于苦难深重同胞。

国人都在计算,除了李克强、汪洋,自618日起,在洪水滔天、生灵涂炭之中,中共的最高层都隐身几天了?


来源:苹果日报吕月 中国资深传媒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