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近平再提“国内大循环”理念,应对中国经济“前所未有的压力”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7-26

习近平再提“国内大循环”理念,应对中国经济“前所未有的压力”

尽管第二季度经济数据显示中国经济复苏超出预期,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本周会见数十位企业家时承认,中国经济受到巨大冲许多企业与经营个人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但仍希望他们可以做出更大贡献


华社报道称,习近平于721日在北京召开私营企业家座谈会,共有50多位中国私营企业及外资企业代表参加。中国媒体报道称,其中包括被美国制裁的视频监控供应商海威视康,以及腾讯、百度等互联网企业,也包括微软、松下等外资企业
习近平在会上提出,企业家要强爱国情怀,同时强调要保护企业、个人等场主体。从两年前进民退到如今鼓励民营企业发挥更大作用
分析人士认为,在全球经济衰退及外交挑战的双重夹击下,习近平的讲话显示他在从过去几年间愈发激进的路线上后退,如今寄希望于私营经济可以帮助他和中共度过危机。但在全面高压管制的中国,这个路线要想行之有效,还会面临不少难题

国内大循环与保护私营企业

习近平在这次会议上再次强调了他此前提出的国内大循线,即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这一说法最早由习近平在今年五月份两会间提出
新冠疫情以来,中国外贸受到严重冲击,前景不容乐观。而国内大循瞄准中国国内市场,希望通过扩大内需、刺激内部消费与投资,完善产业链与供应链,帮助中国度过危机
香港中文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庄太量表示,在世界经济走下坡路的今天,中国希望通过国内大循避免跟世界经济一起下行,在这方面避免同国际接轨
这种情况下,市场经济的作用再度被重视。2018年,在习近平个人权力通过实现极大化后,中国国内出现了进民退论声音,外界判断,中国领导层认为中国私营经济已完成协助公有经济发展的任务,应逐渐退场。之后两年间,中国民营经济发展的前景一直不甚明朗
而中国企"出海"也因中美关系大幅降温受到极大打击。今年以来,中国国际化最成功的品牌抖音海外版“TikTok”由于国家安全方面的担忧在美国发展遭遇阻碍,华为也被禁止参与英国5G项目建设
本周的座谈会上,习近平强调,要千方百把市场主体保护好,推动企业发挥更大作用,实现更大发展,为经济发展积蓄基本力量
在北京的中国政治学者吴强认为,在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均不景气的情况下,习近平此次的表态是他对自己此前路线的修正
他向BBC中文指出,中国特色全球化目前遇到了很大挫折,因此强调国内大循显示习近平在为退回到以国内内需为主要市场的经济民族主义、经济孤立主义做准备,而这既是一个被迫的选择,也是习近平向技术官员作出的让步

2018年习近平曾在“两会”人大闭幕式上强调,“东西南北中,党政军民学,党是领导一切的”。

动为国分忧 

根据中国媒体整理的与会人员名单,这次参加座谈会的中国企业代表既来自腾讯、百度等互联网企业,也有光纤通信、半导体芯片、石油化工、家电零售等行业,还包括微软、松下等外资企业,覆盖范围十分广泛
习近平向他们指出,希望企业家们把企业发展同国家繁荣、民族兴盛、人民幸福结合在一起,主动为国担当,为国分忧,增强爱国情怀
强认为,要求企业家更加爱国样是习近平对自己此前激进路线的后退。2018习近平曾在两会人大闭幕式上强调,东西南北中,党政军民学,党是领导一切的,而如今面对企业家们,他将这一路线收回到爱国统一战线这个传统统战路线上
这个路线上,爱国是唯一的要求,强表示。这是习近平对自己激进路线的让步。
华社称,有七位企业家在会上发言,他们的话题与加强科技创新、吸引人才及十四五规划有关
庄太量说,中国的企业家大部分都是爱国的。而习近平的爱国要求,指向的应该是希望中国企业家贡献在加大国内投资、促进国内就业市场上
本来中国的企业家大部分都在中国,有一些越做越大会去国外,他(习近平)的意思应该是,如果有投资,尽量在国内投资、请人,以中国为中心,他告BBC中文。

新路线面临的挑战

针对新的发展路线,习近平在会议上提出四个政策要点:向企业推出纾困优惠政策,通过制度和法律建设打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营商环境,同时要构建清廉亲切的政商关系,还要支持个体工商户的发展
香港丝路顾问公司(Silk Road Associates)首席执行官贝哲民(Ben Simpfendorfer)此前BBC中文表示,中国新的刺激计划需要针对中小企业,因为他们是中国经济的命脉,同时还要覆盖私营企业以及家庭消费,但这样的刺激方案会更加棘手。资金引导至中小企业和私营企业甚至家庭,需要重新思考税收政策和其他更复杂的政策,这非常具有挑战性。
虽然中国领导层想要盘活国内市场,但中国高企的失业率等因素使得这个任务面临困难。中国官方失业率今年长期徘徊在6%左右,接近历史最高水平,而实际的失业率可能更高。而今年二季度,中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还在扣除价格因素后出现数十年来首度负增长
庄太量指出,中国储蓄率长期位于世界前列,且收入财富分配不均,消费对经济的带动作用有限,且依靠消费带动还需要居民大量购买本国货,要做到这一点中国还需要在产品质量上有所提高
强则认为,中国国内高压管控态势没有松懈,这是妨碍内部大循环的根本问题""高度统治之下唯一能做的就是放开管制,去规制化,但目前看不出有行之有效的做法,他表示。


来源:B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