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一法安香江」,「安」从何来?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7-09

「一法安香江」,「安」从何来?

中共强推国安法,张晓明说「一法安香江」,这句话说得豪气干云,但问题是,「安」从何来?



中国古老的智慧,一个朝代要「安」,最基本的条件是政通人和:政事要通达,人心要和顺,两件事二元归一,就是政事要得人心。政事得人心,自然就通达,政事不得人心,就上下失义,官民□□,血脉不通,百病丛生。

以现代观念来看,一个国家和地区要「安」,就是要有官民一致的价值观,要有稳定的法律系统,要有理性宽和的文化。价值观统一,官民有共同意志,稳定的法律系统才能提供足够的安全感和公平的机会,理性宽和的文化,可以化解社会不同层面的矛盾。

繁荣崩解 安从何来?

国安法不由分说强加香港,受威胁的绝不只是保自由争民主的抗争市民,七百万香港人无一幸免,都在这条恶法的笼罩之下。香港行之百年的英式法治至此瓦解,香港人的安全感至此摧毁,香港中西交汇的文化至此崩解。

有没有香港人由此恶法得益?可以说几乎没有。因为所有香港人,包括政府官员、大富豪、专业人士、白领蓝领,无一不从旧香港的体制中得益,人人都因旧香港而生活安定事业有成,对未来充满信心,回归前如此,回归初期也如此。

旧香港岁月静好,摧毁旧香港就是摧毁我们幸福生活的根基。恶法一到,一切面目全非,预后凶险,没有人再对未来抱乐观的期待。如此,「安」从何来?

包括终审庭前任现任首席大法官在内的几乎整个香港法律界,无不对基本法被侵凌抱持深切的质疑和担忧;所有大财团大家族,无不面临不可预测的投资环境,表面拥护内心颤栗;不同界别的专业人士,随时因言论与行为误踩国安红线,而要承担可怕的后果;至于普通市民和他们的子孙,只要稍有不慎,都可能堕入恶法陷阱,随时遭遇厄运。如此,「安」从何来?

国安法一意孤行,一心耍横,摆出一种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姿态,不计后果挑战西方世界。此后各国制裁陆续有来,香港将遭遇前所未有的打击,这些打击不但落在中共身上,也不可避免落在香港人身上。香港的经济繁荣即将报销,国际地位螺旋式滑落,港人生活质素大幅下跌,从今而后,只有不可知的命运等待七百万人。如此,「安」从何来?

民怨如火 安从何来?

中共统治中国,用的是谎言与暴力两大劣政,数十年洗脑教育摧毁中国人的认知能力,长期暴力管治制造社会恐怖气氛,中国人忍受中共数十年的专制统治,既无觉悟也无勇气挺身反抗。

与此相反,香港人百年来浸淫西方文明,资讯自由流通,民主虽未成型,但自由、人权和法治却已深入骨髓。旧香港的美好生活一旦丧失,香港人有切肤之痛,一定会拚死抗争。在国安法笼罩之下,抗争的方式或会改变,但抗争的意志不会消减。市民心不服,民怨如地火运行,如此,「安」又从何来?

中共为国安法付出极大的政治代价,得不到一个政通人和的香港,「一法安香江」只是自我陶醉而已。以严酷刑罚恐吓,以高压政治管控,以谎言洗脑,以空话收买,能令香港人心安吗?香港人心不安,香港能安?香港不安,中共能安?中共不安,中国能安?

今日香港人被逼入绝境,不反抗只有死路一条,年轻人矢言「揽炒」,就是准备与中共同归于尽。人民决心与你同归于尽,你自己想想,你的「安」又从何而来?

当下中共百病缠身,正是需要休养将息的时候,本应与香港人和解,与全世界和平共处,不料中共反其道而行之,竟想以一部国安恶法震慑香港人、对抗全世界,如此破罐子破摔,令人怀疑中共领导人已失去正常的理智。恶法既颁下,香港人惟有以自己的方式面对,来日是凶是吉无人可料,但香江不会因「一法」而「安」,却是可以肯定的。


来源:苹果日报方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