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香港进入党委书记领导戡乱时期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7-04

香港进入党委书记领导戡乱时期

港版国安法生效,中共港共都极力否认一国两制自此寿终正寝,但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令「1997+50=2020」这条算术题在网上广传。中共港共都不承认香港进入紧急状态而实施全国性法律,但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台湾在33年前的71日也颁布过《动员戡乱时期国家安全法》,只是四年后就结束动员戡乱时期。如今,中联办主任骆惠宁出任香港国安顾问,香港已进入党委书记领导的动员戡乱时期,这个时期会长过台湾吗?「2020+4=?」这条题,答案不是由历史决定、不是由中共决定,而是将由香港人和文明世界决定。

国安顾问骆惠宁


骆惠宁名副其实成香港书记

中共制订港版国安法的依据,其实不是《基本法》第18条第一款,即把全国性法律列于附件三在香港实施,而是第18条第四款,认定「香港特别行政区内发生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国家统一或安全的动乱」,因而等同进入紧急状态,要在香港实施全国性法律。

中共为甚么不干脆宣布香港进入紧急状态而实施全国性法律,非要兴师动众另立港版国安法,惹来「1997+50=2020」的讥讽?因为,紧急状态总有解除的时候,实施国内版国安法是有时限的,而中共替香港立法就可以一劳永逸、可以落实「问题导向」原则,对香港政制作出新的「顶层设计」,以维护国家安全的名义,把党领导一切的机制移植到香港。

香港现在的最高行政机构显然是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是特首林郑月娥,但话事人是北京指派的国安顾问骆惠宁。骆惠宁的最高职衔是中共中央香港工委书记,原本没有合法身份指挥特区政府,只可对中国驻港机构、企业发号施令,如今就可以透过国安委实现党对特区政府的领导,名副其实地成为中共香港特区党委书记,至于像深圳叫市委书记,还是像新疆叫区委书记,都无所谓了,反正国安委工作不受香港其他机构干涉、工作讯息不公开、决定不受司法覆核,已植入中共党委的权力模式和运作模式,可以而且只能听命于骆惠宁。

中共既然透过维护国家安全机制夺取了香港的全面管治权,当然不能再让中共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去年8月下达的止暴制乱令继续放空炮,当然不想重蹈当年国民政府动员戡乱未竟其功的覆辙。

动员戡乱人权法治极受压迫

1947年,国共内战全面爆发。74日,国民政府通过蒋介石提出的《厉行全国总动员勘平共匪叛乱方案》,称「必须全国军民集中意志,动员全国力量,一面加紧戡乱,一面积极建设」。翌年5月,政府公布《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主要是授予总统「定于一尊」的地位。未能戡平匪乱、败走台湾的国民党,直到198771日才公布《动员戡乱时期国家安全法》,明订「人民集会、结社,不得违背宪法或主张共产主义,或主张分裂国土」。19915月,《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废止,《动员戡乱时期国家安全法》等同失效,但迟了一年多才修订、更名。

中共今日宣传港版国安法的口_,是不是与国民党当年宣传动员戡乱如出一辙?香港进入党委书记领导下的动员戡乱时期,人权、法治都受到极度压迫。但台湾经历二二八惨剧、经历美丽岛事件后,终究结束了动员戡乱,并在五年后,即1996年实现总统普选,走向民主。香港正经受「1997+50=2020」的阵痛,但可否从「2020+4=2020」中获得解脱,端视港人及国际社会的努力。


来源:苹果日报 / 李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