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实现地方自治才是中国的真问题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7-08

实现地方自治才是中国的真问题

中国政治文化的「大一统」传统与普世价值最重大的冲突,就是反地方自治。对很多中国人来说,法治和民主都是可以接受的普世价值,但地方自治不是,因为对中国来说,地方自治意味着动乱和分裂,意味着国将不国,在这个基础上谈法治和民主还有任何意义吗?不理解中国人的这种主流思维方式,其实就很难理解中国现代化的曲折和苦难,也不可能理解21世纪中国与其他文明的冲突。



香港和台湾为此提供了最新也最重大的支持。对于很多香港人和台湾人来说,尤其是青年一代,认同一个中国本不是问题,但他们不希望中共以国家统一为由来剥夺自己的自由,剥夺地方自治,剥夺地方自治基础上的法治和民主。但习近平认为,他如果接受这种自由高于国家统一的价值,就意味着自己要垮台。为保住自己的权位,习近平的基本策略,就是利用中国人的大一统思维,绑架中国,绑架香港和台湾的自由。不能不承认的是,习近平的策略获得了相当的成功,重要原因就是有太多中国人真诚相信,承认香港和台湾人民的自治权利,将危及中国统一,会带来巨大灾难。

地方自治一定会导致国家分裂吗?这是中国实现法治和民主,走向真正的自由回避不了的认知问题。海内外有不少自由主义的华人知识人试图回避这个问题,他们告诉中国民众,没有地方自治的法治和民主是完全可能的。在我看来,这种误导不仅没能帮助中国法治和民主的进步,反而被中共所利用。「不自治,无自由」,这是所有自由国家的人民都能懂的道理。道理何在呢?因为自古以来,人类社会的道德都源于自治,尽管传统的自治和现代自治形式不同,但没有自治就必然导致道德资源匮乏,导致社会溃败,这是恒古不变的真理。

地方自治虽然不可避免增加国家分裂的风险,但今日的国家分裂可以和离婚一样,并不一定意味着毁灭性的灾难,而与当事人能否理智对待有直接关系。对许多中国人来说,最不易理解、或最不能接受的就是,坚持编户齐民的大一统,不仅一定导致国家分裂,而且一定会导致天下大乱。这其实是今天中国和世界所面临的困境背后最重大的文化原因。

这次中国成为全球瘟疫的发源地,并非中共有意而为,却与中国社会的全面败坏直接相关,这应是不争的事实。而中国大陆深陷「改革改不动,革命革不成」的困境,也是因为中共已经把「编户齐民」升级为奥威尔式的恐怖社会。此次自由世界对中共终止香港自治采取了空前一致的强硬态度,就是因为中国病毒不仅让他们亲眼看到,且亲身感受了中国的大一统文化对他们也带来了前所未见的危险和威胁。

中国能找到一条代价较小的地方自治之路吗?20世纪中国给出的答案是不能,那21世纪呢?我相信没有自由世界的支持,完全靠中国人自己非常之难,毕竟,大一统是中国政治文化的基因。对此,洋人也非常清楚,若中国人自己不觉悟,外人很难帮的上忙。我相信这就是为甚么自由世界决心对台湾和香港的自由中国人支持到底最重要的原因。没有香港和台湾的自由中国人,不会有中国大陆的经济崛起,不难想像,理解自治的台湾和香港人,将对推动大陆的地方自治,扮演无法替代的角色。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梁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