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信传言还是信中共?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7-18

信传言还是信中共?

病毒专家和传染病免疫专家闫丽梦接受美国福克斯电视台采访的新闻一播出,虽然只是四个小时采访中的十三分钟,但立即成为世界性的重大新闻。其持续的影响和不断增强的关注程度,在中共病毒已经屡见不鲜创造国际新闻头条的今天,也还是极具震撼和后续强烈关注的新闻大事。其实在目前播出的十三分钟内容中,闫丽梦的讲述并没有什么新料超出人们已知的中共恶行。那么,闫丽梦的采访新闻为何能有如此强烈的震撼效用?


中国外逃病毒专家闫丽梦接受美媒专访


这毫无疑问首先是闫丽梦的特殊身份起作用,因为其他人揭中共隐匿甚至恶意隐匿疫情不具有权威性和证据证人的公认意义,一定程度上会让中共易于攻击,即使对中共之言根本不信的人,也难以完全相信和支持揭发的传言。但是闫丽梦的情况就完全不同了,她不仅是多个博士、博士后学位的顶级病毒专家,是国际重要医科刊物的多篇论文著者,而且直接就是此次中共病毒的调查研究者之一。闫丽梦很早就介入了武汉疫情的调查,而她工作的实验室就是世卫组织的参考实验室。闫丽梦与大陆及世卫组织有工作上的联系协作关系。事实上闫丽梦就疫情状况、通报世卫和公开,与大陆相关研究机构和香港研究负责人有许多沟通、交流、交换的信息往来的证据。这些令闫丽梦具有不容置疑的权威性,不是中共随意抹黑和造谣诬蔑可以破坏的。

其次是闫丽梦对中共和世卫隐匿疫情的揭发翔实具体,与中共世卫当时的表演可以相互印证其真实可信性。例如她的香港大学和实验室主管于二零一九年何时要她研究中共病毒,她又是何时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一名医学专家获知,中共病毒可能存在人传人现象。她向布置研究任务的主管汇报并得到什么指示,以及后来她的主管态度变化,甚至警告她触碰红线将被消失。还有闫丽梦在大陆认识的医生和疾病专家们急遽出现恐惧,不再敢于交流信息和转告具体疫情,全是随中共对疫情隐匿和甩锅的变化而变化。

中共对闫丽梦的打压和抹黑也可以证明闫丽梦的重要,及中共如何惧怕闫丽梦的揭发。闫丽梦所以要逃离中共控制的地盘,是因为她对中共隐匿疫情不满的言行,而她也深深感受到了危险的逼近。闫丽梦尚在飞机上便得知,她的亲属已经被警察约谈和监控。为了阻止闫丽梦将中共隐匿疫情公开,据说习近平办公室四次给白宫打电话,甚至威胁播出闫丽梦的采访将有美国要承担的严重后果。

其实闫丽梦接受采访的视屏没有公开之前,早有传言说参与病毒研究在重要专家已经逃离中共控制。例如班农和郭文贵在制作的自媒体视屏中,就曾经明言一位参与病毒研究的重要女科学家,已经通过特殊途径逃离中共的控制来到美国。与此同时中共却大兴战狼外交,整日乱骂美国并将病毒甩锅世界各国。这就向不能透视大陆黑幕的世界大众提出一个关乎每个人安危的严肃问题:在黑幕后的真相陷人类于巨大灾难时,专制集权却以横蛮粗糙的谎言应对,人们是应该相信一时难辨真伪的传言?还是对专制集权欺诈世界的粗糙谎言,既无可奈何又不知所措?

面对这个问题必须两难选一时,相信传言应该是好于无可奈何面对中共的粗糙谎言。首先是共党一类的专制独裁政权,其邪恶永无底线超越一般人想象。毛泽东欢迎打世界大战、核大战,扬言中国可以为此死达几亿人的一半人口。金正日说,没有金家政权的地球,就没有存在的价值和意义。习近平说,大陆再出现六四那样的情况,他可以眼睛也不眨地杀个五千万。为保独裁之权能够说出如此邪恶之言,那么还有什么样的邪恶并加以遮掩是干不出来的?

苏联的卡廷屠杀和切尔诺贝利恶意隐匿,毛泽东围困长春故意饿死数十万居民,波尔布特掌权二、三年杀害二百万人,这些最初传言讲述的超越想象的邪恶信息,也像这次中共隐匿病毒一样,最终被证实确是共党独裁政权所为。而且对这类的传言采相信态度,更有避免陷入灾难的重大现实意义。台湾紧邻中共病毒源头大陆,却能够成为全世界感染死亡率最低,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从开始就不信中共之言。而相信传言不受中共欺诈困惑,不论是对国家、地区还是个人,最重大的意义则在于这样才能早早警惕,也就早早采取可能的防范和隔离,因而让中共隐匿造成的伤害降低。同时,相信传言也可以较早的的正视问题,从而尽早收集中共隐匿证据,为未来追责和世界今后建立防范规则,减少这类恶行的危害增加保险系数。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