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北戴河酝酿中共接班人大战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7-22

北戴河酝酿中共接班人大战

洪水威胁全中国绝大多数省份,尤其是长江流域。俗云「湖广熟,天下足」,中国今年的粮荒已难以避免。醉心于「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的习近平总书记却长时间神隐。当水势退去,他才会出来收割,在他的英明领导下如何战胜了百年未遇的洪水。
政治局七常委也神隐,媒体则尽力减少报导灾情,但终于还是看到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七月六日视察贵州的报导。贵州也有水灾,但并不特别严重,李克强何以选择贵州?有说栽培他的胡锦涛当年主持过贵州工作。但是事情没有这样简单。在三年前二0一七年的同样七月,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突然被拔官,由贵州省委书记陈敏尔接任,理由是陈敏尔在贵州扶贫工作出色。



陈敏尔是习近平担任浙江省委书记时的省委宣传部长,习近平在浙江日报的专栏「之江新语」如果不是由他或找人代笔,起码深入参与「习近平思想」的建立,当然是之江新军的绝对嫡系。陈占据了重庆市委书记职位后,第二年的十九大,就成为必然的政治局委员。尔后,不论是中外观察家,还是他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接班人王瑞杰的互动,陈敏尔都不大避讳他的接班人身分。因为习近平即使是皇帝,也有寿终正寝的一天,儿女都不在政坛,不可能接班。

根据习近平前任胡锦涛原来的安排,他的接班人是李克强,李克强之后是胡春华。江泽民、曾庆红抢了李克强的地位给习近平后,习近平又以突然动作干掉孙政才拉拔陈敏尔,让胡春华警觉,如果他在十九大进入政治局常委,他的资历超过陈敏尔,未来也会有杀身之祸。于是他坚决拒绝进入常委会,为陈敏尔的前路留下空间,十九大后胡只是担任排名第三的副总理。

然而随着习近平的胡作非为,倒习之声浪越来越大,如果倒习成功,未来由谁执掌大旗,最有资历的还是胡春华,而他被逼「让贤」也引来许多同情,这几乎是反习派的共识。习近平对此当然也心知肚明。

今年四月二十一日人民网突然报导:内蒙古倒查二十年涉煤腐败问题,已有九人接受调查。胡春华在二00九到二0一二年担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后期还兼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内蒙这场反腐风暴实际上二月已在进行,涉及若干大员,包括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他们好些是当年胡春华的部下。除非是政坛傻瓜,不会不知道反腐的最后落点是在胡春华身上。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胡春华也不甘坐以待毙。根据香港媒体报导,胡春华也突然活跃起来,从四月至今,不顾疫情,先后到访十三个省市区,北至吉林,南到海南,东起浙江,西到新疆。调研视察的主题从扶贫攻坚,到农业生产;从促进就业,到革命老区脱困;从自贸港建设,到稳定外贸外资。这似乎已在为接班做准备。

李克强视察贵州,显然在刨陈敏尔的老根。接着,微信等网路及网路媒体突然疯传贵州国家级贫困县独山县举债四百亿人民币建造形象工程的影片,其豪华程度令人咋舌,有些则沦为烂尾楼。号称「潘大胆」的县委书记潘志立在陈敏尔离开贵州的第二年就被免去职务。这则新闻去年秋天就已经报导,现在配以影片流传,针对陈敏尔相当明显。
其实贵州的贫富差距全中国最严重,去年十一月中国媒体就报导二十四岁的贵州穷女吴花燕每日餐费两元,体重只有四十七磅,相当于一名儿童,因为心脏瓣膜有问题入院才惊爆这个惨剧,震惊全国。这些都是对陈敏尔扶贫有功打了耳光。

此时爆发贵州的诸问题,以及胡春华的异常表现,都在显示七月底八月初的北戴河例行工作会议党内高层会有激烈斗争。习近平的终身制出了问题,接班人的斗争就提前上了台面。但是习近平绝非外媒所言的「决策疲劳」,即使他不顾一系列人命关天的天灾人祸,但是维护自己权势与安全的努力绝未停止,最近正在大举清洗政法系统而进行延安式的整风运动;军队也在清洗,换了北京卫戍区司令员;还极力推动港版国安法与骚扰台湾。

党内恶斗,人民的死活没人管。


来源:台湾公义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