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还要拿多少中国人的生命为中共祭奠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7-30

还要拿多少中国人的生命为中共祭奠

星期天(2020.7.12)早上,醒来后,看到的头一条消息就是唐山古冶发生了5.1的地震。消息中连接的视频(影片)里,看到的是墙上成片瓷砖震脱,商店里的酒瓶碎片满地,红酒浸泡地面的场面。

1976年三十万唐山人的生命并没有唤醒中国政府的责任感与良知

心里不禁一声感叹:「唐山又地震了!」

心中马上记起的感受就是当年-1976728日,地震当天下午五点左右时的二次余震。 当时我站在西山路北侧的人行道上。大地再次疯狂的抖动。我家居住的西山路25号,西山路唯一的一栋日本式洋房,是整条西山路在清晨的强震中唯一没有倒塌房屋。此时,房子在周围的一片废墟之中是如此显眼,随着地震的幅度左右上下地颠簸摇摆。三角架支撑的铁皮屋顶被抛上抛下。眼看着房顶就会脱离四周围墙的支撑掉下来。我的心,一下子跳到了嗓子眼,剧烈地跳着。似乎感到自己的心会从胸膛里跳出来...

四十四年过去了,我仍然记得当时受惊吓的程度。今天,我马上想到的是所有我在唐山的朋友们,他们再一次瞬间被吓得魂飞魄散的体验。

1976728日凌晨342分,工业重镇唐山发生了7.8级的大地震。一个当时百万人的城市,瞬间夷为平地。那场大地震,夺走了30万唐山人的生命;重伤、高位截瘫而导致终身残疾的人数有78万。

1976年的唐山,周围设有多个地震监测站。大地震前,唐山多个地震监测站向当局发出预警。大地震之前的两个星期里,父亲每次下矿回来都会说:「听说要地震了。应该离开唐山到别的地方躲一躲。」我记得最清楚的是当时开滦矿务局的采购处处长李叔叔(李汝泰 - 电影《平原游击队》李向阳的原型)说的话:「要有大地震了。应该离开唐山,到其他地方去躲一躲。」因为李叔叔的老革命身份和他广络的人脉, 我们都从心底里相信他说的话。

可是,就是相信会有地震,我们也不会想像得到,大地母亲会在40秒钟把整座城市的高楼大厦与低矮平房一统地筛抖成碎片,让房顶坐在地面上。

李叔叔与父亲都是每日工作在身,又要以身作则,他们没有离开工作岗位。地震过后的第三天,才知道李叔叔刚从矿区赶回家中。我去西山路34号看望曾经是毗邻的他们一家。哪里想到,我一进院就撞到了三座新坟。原来,李叔叔到家后,才找到人帮助扒出他的三个已经遇难的亲人 ━他的妻子和两个成年的孩子。站在他右臂砸断的二女儿旁边,我眼前的这个铮铮硬汉,两眼通红...

眼前这一幕人间惨剧,本来可以完全避免。

当时的中国政府,正面对文化大革命导致的经济停顿。政府以「抓生产」为由,不允许通报。要求老百姓们每日坚持工作生产。正是这种隐瞒真相,才使得伤亡如此惨重。离唐山80公里的青龙县,县委极其重视地震资讯。 要求每村一定要把抗震准备通知给每一村民。这样,村民们晚上就不会睡在屋子里。从而,青龙县在大地震当中没有任何人伤亡。

大地震过后近二十年,土生土长的唐山人张庆洲,通过对大量相关人员的采访,写出了《唐山警世录》。当时的书名是《唐山大地震漏报真相》。那本书提到地震监测站的准确预测。比如开滦马家沟矿地震检测站的马希融,他先后在76日和727日晚6点,也就是大地震发生前的6个小时,向当局接连发出大地震预警。但都被国家地震局的高层领导压下不报。1976714日,当时国家地震局的工作交流会在唐山召开,国家地震局预报室的汪成民要介绍他发现的震情,但却不允许发言,最后只让他在71718日两天晚上的座谈会发言。汪成民就利用这个机会,提到722日到85日之间,河北唐山和滦县一带可能发生5级以上地震。与会的青龙县地震工作主管负责人汪青春,把此消息报告给青龙县,因为青龙县的重视,使青龙县的百姓免于一难。

1976年三十万唐山人的生命并没有唤醒中国政府的责任感与良知。张庆洲的书受到了百般阻挠,最后还是没有能在大陆正式出版。

在中国说出真相是如此的艰难

四十四年后的2020年,在武汉疫情面前,真相再一次被掩盖。从李文亮医生,艾芬医生,到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和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张永贞教授带领的团队。张永贞教授在202015日已经发现了有关的基因排序,并已向国家卫健委报告,还建议当局采取适当的措施防止扩散,但团队等到111日仍未见国家当局有任何行动才决定公开基因排序。

据南华早报消息报导,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和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张永贞教授带领的团队,111日在virologic.org网站上发布了世上第一个新的冠状病毒基因序列,但当局在翌日却以「整改」的理由关闭该实验室。

直到一月下旬,中共仍然伙同世卫组织与其一起撒谎蒙骗世界。2020131日,在谴责美国停止飞往中国航班的同时,中共仍然从武汉向全世界发出飞机,把病毒送往世界各地。同时还在全世界范围内把22亿口罩买空。今天,全世界染疫人数一千三百多万,死亡五十七万多。人数远超过了当年的唐山大地震。

不仅如此,由于病毒的传染性,即将离世的病人与亲人都不能面对面告别,这是何等残酷,如同地震时发生的生离死别!在长达几个月的隔离期间,疫情与隔绝对人们心理状况的冲击,尤其对儿童和少年的心理负面影响,将会长期持续。增加了600% 自杀热线电话,增加了300-500% 的家庭暴力,增加了500%的酒精消耗量。还有那世界各地,成千上万,由于突来的疫情失去了工作的人们和他们没有食物的孩子们。发达国家的孩子们,有政府救济;可是生活在经济不发达国家的孩子们,怎么办?!在正常环境下,美国每个月正常体检发现的癌症病人大约在十五万左右,过去三个月的停顿状况,将导致四十多万人漏检,失去及时治疗的机会。又为未来病毒感染提供了机会。牙齿健康与心脏健康相关。牙医在过去三个月的关闭,也给老年人的心脏健康产生了直接的影响。武汉肺炎对人类的冲击,是不能只拿生命与金钱来计算的。

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灾难严重,世界各国纷纷来电要求提供援助。中国政府不管唐山人的死活,大声宣告:「中国一如既往,自力更生,抗震救灾!」可怜的唐山人,在七月底和整个八月的骄阳下,或是在瓢泼大雨之中,我们没有水,没有食物,没有居所。面对几千吨重的水泥预制板山,对压在下面的生命爱莫能助。在那第三天肚子就腐烂崩开的尸体堆里,面对铺天盖地的苍蝇和蛆虫,在恶臭中寻求生存。
一个永远是伟光正的政府,一个没有责任与廉耻心的政府,一个心中不管百姓死活的政府。

同时 我们也记得,1976年也是中国政治局势天翻地覆的一年。上帝用三十万唐山人的生命结束了文革。

1976年初,周恩来和朱德去世。197699日,唐山大地震43天之后,受到惊吓的毛泽东去世。106日,中南海政变。汪东兴帮助华国锋逮捕了江青、王洪文、张春桥、姚文元。四人帮被抓,十年文化大革命结束。

这次疫情,终于给世界机会看清了中共的本质。义大利在今年一月底倾仓将防疫物资用飞机送至中国,等到义大利的疫情严重,中国政府却要义大利政府出钱,再把自己救援的物资买回去。法国总理马克龙向中国买口罩,习主席要马克龙接受华为的5G方可得到口罩。不仅如此,还要把病毒产生的原因嫁祸于美国军队。

今天我们看到,2020712日,不止是唐山再次发生地震。这一天,中国至少有4个地方发生了地震。当天下午1点多,云南红河州绿春县4.4级地震,下午3点多,四川阿坝州若尔盖县发生4.4级地震。而当天发生最早的地震,大约凌晨2点半,是发生在靠近三峡工程核心地段的重庆巫山。震级3级,震源深度11公里。

三峡大坝的安全关系着下游数不清的生命。

中国的命运将向何处去?中国百姓还要经受何等的苦难?难道上帝还要再用几十万中国人的生命来为中共祭奠吗?


来源:上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