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近平累了?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7-17

习近平累了?

大半个中国如今泡在水中,不少人将近期的华南、华中及长江流域洪灾,与1998年长江大洪水比较,近日部分河段的水位不但创下历史新高,溃堤、漫堤等情况比当年犹有过之。可是,相对于1998年中共最高决策层日以继夜聚焦于长江大洪水,今日的习近平表现得异乎寻常的「淡定」,以致全国各级党政官员都对水灾有点漫不经心,就连救援赈灾系统也未全面启动,各地灾民就只能听天由命。



今年水灾早于6月已出现,当时主要在广东广西等华南地区,然后向华中蔓延,到7月初长江出现今年第一个洪峰,长江及多条河流水位不断创新高,迄今已有27个省、市、区近4,000万人受灾、至少141人死亡或失踪,经济损失高达800多亿人民币。在中央没有摆出高度重视的政治姿态下,这些损失数字的真实性(仅江西省鄱阳县一个县的受灾人口已有625,886人)存疑,但即使如此,数千万人受灾已是非常惊人数字。而且,中央气象台本周三向九省市发布暴雨预警,四川盆地、重庆、陕西、河南及长江流域部分地区都有大雨或暴雨,淮河水系也预计出现洪水。如此洪灾,必令原本已备受疫情打击的经济,雪上加霜。

此时此刻,本来是中共显示举国体制优势的机会,而以往地震、洪水等出现严重伤亡时,中共也会由上而下启动各级救灾应急机制,甚至实行一把手负责,要求各级党委书记扛起抗洪救灾的政治责任。1998年长江大洪水,不仅国家主席江泽民多番批示抗洪、与总理朱熔基亲赴灾区视察,还调动当时全国七大军区的兵力,全力投入抗洪,分管农业及兼任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的副总理温家宝,日夜守在长江最危险的河段。正因为最高领导层如此重视,省市等各级领导才不敢掉以轻心,在堤上宣誓与堤坝共存亡等政治骚就不断上演,官方喉舌更是铺天盖地宣传解放军官兵守堤护坝、党员干部几天几夜不回家等事迹。

相反,今次洪水灾情同样非同小可,但官媒报道少之又少,习近平在628日才首度就水灾作出「重要指示」,712日发出的第二个指示才承认「防汛形势十分严峻」。《人民日报》报道,中央军委命令东部战区增派1.6万名官兵,并从山东、江苏、安徽、福建等地调动救援设备到江西九江、上饶等地抗洪,至今已有2.9万名解放军、武警部队参与抗洪工作。灾情跟1998年差不多,但当年却是各大军区空群而出,如今的军人仅是零星出动。为甚么会有如此截然不同的反应呢?
集大权也是集压力于己
《苹果日报》引述政治学者吴强说,习近平累了!吴强分析,习近平独大,所有事情都要由他来决策,或已出现「决策疲劳」状态,「他在回避对现在南方水灾作出任何指挥或部署,因为他现在面临决策压力和困难,日程表已经太多,现在很难对水灾作出指挥。这是他的个人极权所造成」。

确实,任谁面对如此千头万绪的政治经济社会问题,都会头大如斗。中美之争不断升温,美国新招层出不穷,而疫情还没过去,全球经济仍旧一池死水,中国也不可能有良方妙计令经济极速恢复,800多万大学生毕业造成的失业问题更杀到埋身,祸不单行者,猪瘟、肺疫、水灾、蝗祸、死火山复活、大爆炸、多区地震,灾变画面不断出现,甚至京畿之地门口的唐山还发生5.1级地震,俨如向当权者发出严重警告,而放在古代,专责观察天文的钦天监早就要提出化解之道,皇帝也会下罪己诏,主持祭天大典,息民怨止天怒。即使习近平心理承受能力异于常人,又乐于战天斗地,但面对如此困局祸灾,能不心力交瘁吗?集大权于一身,自然就要集所有压力于一身,他是不可能好好休息的,他比古代的皇帝还要累!

更重要的是,他认定自己的权力很稳固,再没必要透过救灾赈灾等行动去提升权威,更毋须透过调兵遣将,动员各军兵种去体现军权在握、震慑政敌。连这些压力都没了,决策疲劳之下,必然是优先处理他有兴趣的大问题,而对他兴趣缺缺的「小问题」就是逃避再逃避。显然,在他眼中,今年的大洪水只是小问题,下面的官员能轻易解决!但中共这部机器已经异化,没他的指示,它早就动不了,也不会动了。


来源:苹果日报 / 潘小涛  资深传媒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