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香港会焚书坑儒吗?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7-07

香港会焚书坑儒吗?

甘肃省有图书馆去年公开烧毁所谓非法出版物时,港人都觉得荒谬,对中国国内知识分子哀叹「焚书开始了,坑儒还远吗?」不以为然,更觉得难以想像香港会发生焚书坑儒。转眼间,香港的公共图书馆也开始清查、下架政治「禁书」,焚书似乎不再难以想像;虽然坑杀儒生仍难以想像,但知识分子被坑害从中国延伸到香港已避无可避,类似清华大学法学教授许章润被嫖妓的那样事件可谓危在旦夕。


整肃图书馆 禁锢思想自由

令舆论哗然的甘肃省镇原县图书馆焚书事件发生在去年12月。馆方宣称,从馆藏中清查出一批非法出版物、宗教类出版物、含有倾向性的文章书籍和影像资料等,已经下架和销毁,更在馆方网页上展示在图书馆门外烧毁部分书刊的图片。虽然这是个别事件,但成为中共以文革式破四旧手法清理出版物的象征。

孰知,香港禁书时代来得如此之快、如此之狠。政府康文署辖下公共图书馆突然收起黄之锋、陈淑庄、陈云的九本书,覆检是否违反国安法,让人惊觉香港已濒临焚书,也让下周开幕的香港第31届书展乌云笼罩,部分参展书商奉命要「自律」,抽起可能出问题的书籍。这显示港版国安法处处禁区、处处地雷所造成的恐惧效应正在扩散,也显示当局以国家安全之名,行禁出版自由、言论自由、思想自由之实的计谋正得逞。

中共港共整肃公共图书馆,是因为图书馆是自由思想传播的重要途径。日本图书馆协会1979年通过的《图书馆自由宣言》开宗明义:「为具有基本人权之一的认知自由的国民提供资料和设施,是图书馆最重要的任务。」《宣言》还指出:「在我国,不能忘记曾经出现过的历史事实:图书馆非但没有保障国民的认知自由反而作为对国民进行『思想善导』的机构,起了阻碍国民认知自由实现的作用。图书馆必须在反省历史的基础上,捍卫国民的认知自由,并把这一责任坚定不移地推广和发展下去。」《宣言》为此强调图书馆应有收集资料的自由、提供资料的自由,「不以作者的思想、宗教、党派为依据排除其著作」、「所有的图书馆资料都应当提供给国民自由利用」。


播认罪短片 试图人格坑杀

香港公共图书馆对政治敏感书刊早已采取限制采购、闭架陈列等措施,如今发展到公然进行政治审查、下架,更扣上涉嫌违反国安法的帽子,是历史的倒退、文化的倒退。而文化的倒退必然伴随着对文化人、对知识分子的迫害。秦始皇的焚书坑儒,就是先焚毁「诗、书、百家语和非秦国史书」,继而坑杀「犯禁者」460余人。而中共在2013年下令大学「七不讲」后,七年来至少有34位大学教师因敢言被停职、开除、拘捕,其中不乏是在当局奖赏下被学生举报。

尤为荒谬的是,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近年撰文批评习近平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武汉肺炎瘟疫散布全球是中共人祸,昨日被公安从北京家中带走,罪名竟是上周在四川成都嫖妓。被嫖妓是中国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常遭遇的罪名之一,英国驻香港总领事馆职员郑文杰去年8月也因此在深圳被拘留15天。更荒谬的是,被嫖妓的知名人士获释前后,当局还会在电视台播放他们认罪的短片,试图从人格上坑杀他们。

当政治异议图书成为禁书,当「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横额成为港独标志,你没有想像过的藏有这类书刊、物品将被视为犯法的证据,是否还那么难以想像?你没有想像过的因禁书禁言而发生的焚书坑儒,是否还那么难以想像?



来源:苹果日报 / 李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