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为香港哭泣 为香港坚强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7-02

为香港哭泣 为香港坚强

人大常委会通过港版国安法,美国商务部宣布撤销香港特殊待遇地位,中美以至中西对峙剑拔弩张。从今以后,恶斗会逐步加剧,没有回头路,最终是你死我活之争。

国安法首日(7月1日)数万香港人上街抗议


中共为压服香港,使出「洪荒之力」,不惜代价置香港于死地。本来,香港只是局部问题,但香港特殊的国际地位,却注定牵动世界大局。反送中运动之初,港人的要求只不过是撤销送中恶法,但中共一意孤行,遂使事件一路恶化,影响台湾大选,惹火世界各国,至今日不可收拾。

中西势恶斗 北京胜算微 

前事之果,后事之因,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前无去路,后有追兵,中共将自己逼上一条有去无回的死路。大陆自由派学人许章润直言:中共将一盘棋「下成了死局」。

当下中共内部麻烦四起,疫症未除,水灾又来,经济下行,失业恶化,本非激化矛盾的恰当时机,可惜形势逼人,中共也到了生死关头。若非一脚踩死香港,港人的反抗传染大陆,各地民怨沸腾,民变蜂起,必将置中共于没顶之灾,因此国安法乃一场豪赌、一次垂死挣扎。

中共的如意算盘,是将香港打造成新加坡,再将大陆打造成放大的新加坡,从此之后,经济发展、民生富足、政治独裁,这场极少数权贵的发达美梦,可以天长日久做下去,子孙享福无穷尽。

可惜香港人以百年自由身,服膺普世价值,誓死维护旧香港生活方式,群起抗命,争取外援,一年下来,香港遂成中西缠斗的焦点。香港之争,不但是美中两强之争,不但是文明与野蛮之争,说到底,更是正邪之争。

国际两大阵营已经成型,西方以美国为首,包括五眼联盟、七大工业国、欧盟等民主国家,中方以中国为首,包括朝鲜、伊朗等独裁国家。两大阵营之恶斗,只会以不同形式日益升级,不可调和。中共除了重回闭关锁国,对外绝交、对内高压之外,没有第二条路可走。时至今日,重新开放已经不现实,与西方各国恢复关系也已不可能,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一条道走到黑。

以西方阵营的综合国力,不可能在这场对峙中败下阵去。中西恶斗只有两个结果,一是中共抵挡不住,内部分化,政权瓦解;二是中共顶住了,与西方斗争升级,最终以一场战争彻底解决;二者对中共都不会有好结果。正如很多论者所说,中国人总是在历史转折关头作出最坏的选择,这是我们的民族性决定的,是我们的宿命。

展不屈决心 相约在煲底

香港处在中西夹缝之间,又是这一次中西恶斗的磨心,这也是香港人无可逃避的宿命。

国安恶法下来,香港人要承受不可估量的痛苦和牺牲,要过一段或长或短的苦日子,从长远来看,我们毋须悲观,但短期来看,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香港人沐浴百年欧风美雨,对普世价值有深切体认,香港这个生我养我的福地,眼看会给中共肆意糟蹋,这固然令我们心痛欲绝,但我们也要坚信,世道尽管曲折,总是朝向好的方向,历史发展一定以广大人民的集体意志为依归。坚持不同形式的抗争,配合国际正义力量,早日结束自己的厄运,重建我们永远热爱的家园。

过去一年的抗争,香港人以坚定的信念,无私无畏的精神,在世界当代历史上,写下光辉灿烂的一页。我们身体力行,向中共展示永不屈服的灵魂,向全世界展示抗击黑暗追求光明的决心,我们为自己的命运流血打拼,我们做过了,我们为自己自豪。

要斗争就会有牺牲,有追求就会有成果,成败犹未定局,荣辱且问青史。仅以鲁迅「自题小像」一诗与读者共勉:「灵台无计逃神矢,风雨如磐暗故园。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

在这个悲愤的时刻,让我们向旧日的美好香港作最后的诀别,保全自己,坚守信念,捱过黎明前的黑暗,我们仍会在煲底相见。


来源:苹果日报 / 方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