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官民生死博弈 许章润被捕彰显的图景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7-12

官民生死博弈 许章润被捕彰显的图景

北京清华大学法学院前教授许章润,6日在北京昌平家中被警察带走,罪名为涉嫌「嫖娼」。许章润被视为大陆自由派代表人物,从20187月开始,多次发表批评中共及习近平当局文章,针砭时政,重话批评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被清大停职停课。许章润此次被捕,显示中国民间与官方政治博弈似已近「生死存亡」地步。

北京清华大学法学院前教授许章润

单从许章润严词斥责中共体制和领导人的用语尖锐和激烈,就可看出大陆敢言知识分子与中共政治倒退,彼此已出现「生死对决」、势不两立现象。

20187月,许章润发表「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谴责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倒行逆施,直指习近平修宪取消任期制「等于一笔勾销了30多年的改革开放,一巴掌直要把中国打回那个令人恐惧的毛时代」。他明确要求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平反六四。

新冠疫情爆发后,许又在「愤怒的人民不再恐惧」一文中怒吼道:瘟疫散布全球,中国几成世界孤岛,30多年改革开放,辛苦积攒的开放性状态,至此几乎毁于一旦。他直指「垄断一切、定于一尊的『组织性失序』和只对上负责的『制度性无能』,尤其是『保江山』的一己之私而置亿万国民于水火的『道德性败坏』」。他怒斥中国最高领导人「无耻之尤」,「民心丧尽」,让人民愤慨。

521日,许章润再发表「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国孤舟─全球体系背景下新冠疫情的政治观与文明论」文章,指「几年来国家政治之逐渐全面倒返毛氏极权与国际体系中之日益政治孤立,造成了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国孤舟这一危殆景象」。他直截了当说「够了,这发霉的造神运动,浅薄的领袖崇拜;够了,这嗜血的红朝政治、贪得无厌的党国体制;够了,这七年来的荒唐错乱、一步步的倒行逆施」。许章润自知将迎来很大危险,表示「此番作文,预感必有新罚降身」;「抑或竟为笔者此生最后一文,亦未可知」。

除了许章润,敢于对中共制度性倒退公开指责者不乏其人。尽管习近平治下中共对知识分子的打压空前绝后,许多人害怕因言入罪,渐渐不敢公开说话,但仍有像许章润这样敢怒发冲冠,拔剑问鼎者。

今年元旦,逃亡中的许志永在网上发表「改变─2020新年献词」,批评中国当今内政和外交、经济各方面做法倒退。武汉疫情爆发之初,他又发表「劝退书」,请习近平让位,引咎辞职。3月,中共红二代任志强不点名批判习近平,是渴望权力的小丑,是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5月,前华东政法大学副教授张雪忠发表近万字致中国全国人大公开信,呼吁尽早启动国民制宪程序,努力实现政治和平转型。

许章润敢于高喊「愤怒的人民不再恐惧」,置个人生死于不顾,是因中共最高层「垄断一切、定于一尊的组织性失序」、只对上负责的「制度性无能」,以及为「保江山」的一己之私而置亿万国民于水火的「道德性败坏」与「无耻之尤」。同样,许志永的「劝退书」、任志强不点名揭露「渴望权力的小丑」,张雪忠呼吁启动国民制宪程序等,都缘于中共最高领导人政治上大开历史倒车,社会万马齐喑,窒息难当。

面对知识分子的愤怒与不畏死,中共一如既往采取「毫无下限的诬陷」。警方抓走许章润的理由是「在四川成都嫖娼」,想在名誉上搞臭他。许章润两年多前就预言,当局会设法诬陷他嫖娼。类似低级作法不胜枚举。譬如,倡言习近平引咎辞职的许志永,当年到法庭给异议人士作证路上,在公车上被指为「扒手」而被公安扣押。然而,正如美国学者黎安友所说,这样做「丢人的不是许章润教授,丢人的是中国政府」。

中共对异议人士打压,已到登峰造极地步。美国联调局局长雷伊指控中共「猎狐计画」,追查海外批评者,要求当事人「返回中国或自杀」,否则威胁逮捕在中国的家人。据报导,中共内部已设立政治安全专项组,以维护政治安全,被评论比喻是否为「盖世太保」。

中共各种困境下,危机感与日俱增,忧虑政权不保。镇压变本加厉,正是知识分子和反对人士不惜失去自由,也大胆挑战中共的根源。政治倒退和对社会严控,不仅压不住民间积聚的戾气,可能迫使更多许章润式人物涌现。正如今天港人说的: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