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解读《港版国安法》魔鬼藏在细节中?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7-04

解读《港版国安法》魔鬼藏在细节中?

香港主权移交23周年之际,《港版国安法》正式生效、付诸实行,但仍有大批香港民众不惜以身试法、走上街头示威抗议,警方出动水炮车驱散人群,并亮出新的紫色警告旗,逮捕数百人。

由于《港版国安法》条列的罪行铺天盖地,不但最高可处无期徒刑,而且当中第38条甚至涵盖非香港公民,美国国务卿庞佩奥批评此法“蛮横无理,冒犯全世界所有的国家”。
究竟《港版国安法》有哪些具体内容?魔鬼是否藏在细节之中?
国安法第38条体现习近平的自负,而非自信
对于蓬佩奥国务卿形容港版国安法第38条是“蛮横无理,冒犯所有国家”,旅美知名政论作家陈破空表示,该条法律所体现的,不是习近平的自信,而是他的自负:他认为中国已强大到如此程度,可以对其他国家发号施令。
这一条说,非香港居民在香港以外地区触犯中共所颁布的这部新国安法,也可依照该法治罪。所以,若有境外人士去中国,或去少数几个和中国有引渡条例的国家,或去香港、澳门旅行,都可能遭中共逮捕。
订立这部法,中共表面上的意思是直接切断港人与外国的联系。另一个意图是直接警告外国人,让他们打消支持香港(的民主抗争)的念头。
借国安法向世界宣战,习近平赶超慈禧
陈破空指出,这部法律的两个副作用不可忽视。
第一,外企外资本来就在逐渐撤出中国,这部法律的推行只会加速这一过程。
另外,这也会减少前往中国和港澳地区旅行的外国人。所以这在客观上形成“闭关锁国”的势头,中国自我孤立。
通过这一立法,习近平展现一种极端的姿态,即中国不惜用自我孤立和闭关锁国对付世界。
蓬佩奥国务卿将此比喻为中国向世界宣战,这让人想起当年的慈禧太后。当年的慈禧太后是对11国公开宣战,今天的习近平是借港版国安法向全世界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宣战,大有超过慈禧太后的架势。
把任何反对都视为犯罪,一个大国不该如此脆弱
“守护台湾民主平台”理事长宋承恩表示,港版国安法的主要问题在于它的要件太过宽泛,太容易触法。
第一个罪名是分裂国家罪。设立分裂国家罪没有错,正如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所说,每个国家都有保护自己国家安全的法令。但是,所谓保护国家安全,是指不受武力颠覆。比如有个内战团体想用武力发动内战,那么这个国家当然有正当防卫的理由。但若仅仅是主张分裂国家都构成犯法,那就draconian了,就成了严刑峻法。
当年苏格兰人曾在英国政府允许下公投,那按这种标准,那些投脱离英国的人,都犯了分裂国家罪?加拿大的魁北克省也曾举行独立公投,那是不是所有投独立票的人都犯分裂国家罪?这些都只是正常行使公民权利,是人民内部自决权的行使,而非分裂国家的罪行。
第二个罪名是所谓的颠覆政权罪,中国的这一罪名在世界上恶名昭彰。当初刘晓波只是发布一个《零八宪章》,没有诉诸任何武力,只是表达了一下对中国的期望,就被说成是颠覆政权罪,被关到死。还有“709大抓捕”中,那些被抓的人都只是维权律师而已。这些都是中国对法律的滥用。
第三,在所谓恐怖活动的问题上,你不能把反对某个政策的行为说成是反对政府,也不能把稍微激烈一点的反对手法说成是恐怖主义。反对不能直接等同于威胁。中国那么大,应该是能包容的,而不该把任何的反对当成是对自己的威胁和伤害。一个大国不该这么脆弱。
第四,在试图隔绝香港人与外国的联系方面,当今世界,每个国家、每个地方的人民都该对世界其他地方人民的人权有正当关怀,否则我们就不算一个“地球村”。世界关怀中国人权,不等同于“勾结外国势力”,也不等同于要推翻中国政府。没有那么严重。
现在有很多人担心,是不是我批评中国就构成犯罪,甚至可以被判10年甚至更多的有期徒刑?这种定罪要件过于宽泛,同时刑度又这么重的法律,那就是严刑峻法。
保护国家安全不是封人民的口
在“长臂管辖”的问题上,宋承恩表示,以国家安全罪来说,是的,别国也有“长臂管辖”。比如,某国内部有个叛乱组织要从国外进口军火,那么为了保护国家安全,哪怕这个卖军火的人是个外国人,也是在外国做了这笔交易,一旦这个人到了我的境内我可以抓他。因为这个人给我们国内的叛乱组织提供了军火。这样的长臂管辖很多。
但问题在于,如之前所讲,分裂国家的定义必须以是否使用武力暴力为原则。国家没有那么脆弱,你要保护国家,不该是针对自己的人民。不是人民说了什么话就是要瓦解这个国家,而是如果有人要用武力推翻我,我可以采取相应的行动。对国外军火商进行长臂管辖,有道理的。别的国家也有这么做,如果中国也这么做,不会有人批评。但问题是,有人在海外主张香港独立,或挂一个港独旗帜,到了中国就会被抓,那我想中国没有脆弱到这种地步。
关键不在于长臂管辖这件事本身对不对,而在于立的罪名对不对。如果罪名太过宽泛,对任何人都能长臂管辖,甚至在别国是基本人权、自由表达范畴内的事,到了中国就变成分裂国家,那这样的管辖不但是长臂,哪怕在所在地这么做也让人难以接受。
不是别的国家没有长臂管辖,关键在于这些国家对于罪行的定义是明确的,其保护的利益也是正当的。而中国现在说,只要批评中国就构成分裂国家,这个主张本身就不正当,所以世界各国也没法接受这样的管辖主张。
憎恨北京和港府也入罪 国安法把文革带到香港
陈破空表示,中共不仅把“党领导一切”加在香港头上,它也把文革带到香港。港版国安法第29条第5款说到,如果导致对中央政府和香港特区政府的憎恨,也算罪。这就叫管情绪。
文革中有句著名的话叫“狠斗私字一闪念”,也就是要进入人的灵魂深处,不仅仅是你做什么、说什么,甚至你想什么都有可能治罪。比如北朝鲜,金正恩出行时,旁边的官员就要拿小本子记录。如果你不记录,或站姿不对,或看金正恩的眼神不对,都会被治罪,甚至被处死。中共现在把文革手段和北朝鲜的手段推到香港,一步到位。情绪治罪,非常荒唐。
陈破空继续指出,鼓励港人互相检举揭发,这也是文革做法。习近平想用一代人的时间把香港彻底改造成中国,而且是改造成文革下的形态。这一切都与21世纪的世界背道而驰。从中可看出习近平、王沪宁和栗战书这些人的脑袋有多么陈旧。陈破空说,他对这些人的总结是:旧时代的幽灵在新时代的舞台上游荡。

来源: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