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近平庚子年的新衣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7-08

习近平庚子年的新衣 

安徒生1837年写成的童话名篇《皇帝的新衣》,近两个世纪以来一直是政治丑剧代名词。自2018年习近平称帝,中国就上演着这个为世界熟知的剧目。进入庚子年,戏剧的节奏明显加快,刚进入7月,习近平的新衣已经完全着身了。



按照习近平新时代的思想为指导,以「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为目标,剧情不能不有所变化,首先习近平割舍了两个骗子裁缝,自己兼任新衣设计师。两个骗子的骗术「任何不称职的或者愚蠢得不可救药的人,都看不见这衣服」自然也改了,改成习近平「四个自信」、「四个意识」和「两个维护」;唯一不变的是庞大的官员群体,小孩的角色增加了,不是一个,而是多个。小孩的命运也变化了,不再是用真话启蒙欢呼的大众,而是出现一个抓一个。

20191213日,中国公民运动发起人许志永与20名维权律师及同道在厦门聚会,讨论时政和中国未来。1226日,山东警方突然跨省抓捕聚会参与者,其后全国各地对律师和公民展开了大规模的拘留及传唤,许志永等人开始逃亡。这次拘捕行动被称为「12.26公民案」。

2020121日,因为隐瞒疫情,打压吹哨人,武汉不得不封城,却允许500万人流出武汉,走向全国、飞往全世界。2月初,许志永在逃亡中发表对习近平的「劝退书」,批评习近平对武汉疫情及香港反送中运动处理错误,直言「习近平先生,您让位吧」。

无独有偶,清华大学许章润教授2018年因为发表〈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建言中国应当取缔一党专政,加入文明国家行列,实行宪政,被停职、停薪一年。他今年再拍案而起,29日发文〈愤怒的人民不再恐惧〉,一改说理文风,直指这次疫情大灾难的关键性问题是中共「垄断一切、定于一尊的组织性失序」。他特别将枪口抬高,瞄准龙椅:「疫症猖獗当口,所谓『亲自』云云,心口不一,无耻之尤。」成为一篇不折不扣的讨皇檄文。

《戊戌六章》痛斥文盲当政

36日,素有「任大炮」之称的红二代地产商任志强,针对习近平223日召开17万人的视频会议开炮,就疫情蔓延、人民死亡惨重向习追责:「我从中看到的,却与各种新闻媒体和网络上报道的『伟大』完全相反。那里站着的不是一位皇帝在展示自己的新衣,而是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

先有许志永在广州被捕,后有任志强被北京市纪委施以家法而消失。只剩下许章润孑然一身,时不时就被软禁在家,至76日,也被公安以在成都嫖娼罪名拘留,作为他在纽约出版英文新书《戊戌六章》的惩罚。

就在许章润被拘捕的同一天,港版安全法《实施细则》公布,77日生效。《细则》规定助理处长级或以上警务人员可授权在无手令的情况下搜查有关地方,律政司长可以冻结、限制、没收及充公与危害国家安全罪行相关财产,保安局局长可授权警务人员截取网络资讯、检取有关电子器材,并移除该信息。

这个细则威胁的不仅仅是香港人的人权和自由,而是指向全球所有国家。事实证明,中共散布到全球的武汉疫情、香港版国家安全法,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对自由社会的连续两次最大的攻击,没有第三。

许章润在《戊戌六章》前言中说:「病夫治国,文盲当政,反政治,反文明,羞辱的是十四万万同胞,玷污的是这个叫做人类的物种,其心智和心性,其肉身与魂灵。凡我同胞,普天之下的读书人,但有心肠,岂能坐视!」面对许先生的呼喊,习帝的新衣无所遮掩,就连最后的兜裆布,也滑脱了。


来源:苹果日报吕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