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5700万退役军人势必促使中共焦头烂额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7-05

5700万退役军人势必促使中共焦头烂额

6月22日,中国将《退役军人保障法(草案)》向社会征求意见,看似开明,实际上这部建国73年才首次制订的法律,其立法程序仍极为粗暴。退役军人事务部2018年底就表示将为此征求意见,2019年初再次放风,并表示下半年将提交审议。直到2020年全国人大全体会议闭幕后两周,会议期间杳无音讯,但最近该草案突然宣布将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并于6月18日提请。虽然都是橡皮图章,但由仅171人的常委会审议仍比由近3000人的全体会议容易得多;而22日突然又公开征求意见,显然还是反响太强烈。


中国各地退役军人抗议不断。


实际上,中国至今累计已达5700万的退役军人近几十年,一直是掩盖不住的社会问题。近年他们甚至一度成功地在戒备森严的中央军委门前聚焦抗议,由此促成成立的退伍军人事务部也从诞生起,就将维稳放在第一位。

中共军队的卸磨杀驴举世无双,这一点从开国元帅到无名小卒概莫能外。同时,从1927年直到今天,参军又都是中国底层出人头地的秘诀之一。只是这个过程,战时则一将成名万骨枯,平时则无数人滚落权力金字塔两旁。

解放军多年来离不开逆淘汰体制

在后一过程中,一腔报国热血的有志青年往往会早早地被逆淘汰出局,而善于谄媚、贿赂和排挤者越爬越高,终成中共自称之“国妖”。大量平庸者则无不以靠一段良莠不齐的“献身”,换取终生吃穿不愁的铁饭碗为人生最高目标。因推进市场经济,或因各种过河拆桥政策及“不正之风”而失去这些保障,或陷入待遇不公的退役军人,也成了中国“上访”大军中最有战斗力的一支。即使是得到铁饭碗的转业干部也因其在军队练就的种种手腕,成为公务员队伍中酒量最大、素质偏低、普遍风气不正的势力之一。2016年后,大拆大建的“军改”更以其粗暴的裁减和草率的安置,埋下了巨大的怨气。

可怕的是,军地有关部委和官员也在制订和执行这些政策时以维稳为最高诉求,以其低劣的立法和行政水准,不断生产新的矛盾,铁腕压制昔日的战友。最典型的事例就是,美其名曰“自主择业”(即达到一定条件的军官转业不再强制安排国家机关和企事业单位接受,而由国家供养终生)的军官群体被有关部门的小算盘算计,通过将退役中的两项主要津贴合并后再巧妙地“折上加折”,居然在与现役军官同步加薪的同时,实现了收入的“明升暗降”,并溯及既往,扣发了去年的部分津贴。

军中腐败摧毁了对国家的基本信任

这种事实上的“单方毁约”和随意处置,摧毁了这些军官对国家的基本信任,并进一步加剧了他们与在军队工作到退休的军官的收入差距。这还不是最狠的,《退役军人保障法(草案)》竟然规定:退役军人受到治安管理处罚且影响特别恶劣的,县级以上退役军人局即可决定中止、降低或者取消其待遇。这一条意思很明确,只要退伍军人参与上访维权被公安处罚过,一个小小科级官员就能宰断其生计,因为“影响恶劣”还不是政府说了算?

很多人不了解的是,中国退役军人问题很大一部分是不公和不均,即使有部分绝对贫困问题也往往是政策不公所致。与这些上访军人的困难相比,军队还有另一个极端,最近流出的北京卫戍区某干休所2020年4月20日,发给已于1991年去世的中共某开国上将的通知对此体现得淋漓尽致。从通知内容看,他的家属在其去世后占用着他核定总面积600多平方米(超出其级别该享受的住房面积55%)的独栋别墅长达29年,而且这样的豪宅在性质上居然算是“经济适用房”,每年只需付租金2.7万元。即使如此,家属不光欠着2018至今的租金,还想将其出售,而机关的意见是只能给他家换一套414平方的。

少部分特权阶层占军队最大份额福利

中共军队现在到底有多少这类严重不公平的特权现象,类似国家最高机密。但不妨看一看14年前,胡锦涛时期全军住房专项清理的成就。当时全军实有住房逾1亿平方米且编制减少了150万,但17.5万离退休干部、遗属、子女、职工和复转等非编人员长期占用了42%的公寓房,有的单位高达90%,造成3.5万在职人员无房,不少基层干部在外租房。

90年代开始的军队住房改革,产生出集资房、安居工程房、经适房和房改房等五花八门的名目。但实际上,只是在军人待遇无法承受地方房价(实际上全国大部分工薪阶层都是透支两代人全部积蓄加未来二、三十年劳动才够到房价)的困境下,利用国有土地价差,消耗和浪费大量军费(前些年新建经适房有62%超标,特别是军以上住房变相扩大面积严重,有的超标1倍),以普遍的不公为代价,勉强为军人解决了起码的住房,并遗留了大量的问题和不满。

2010年,全军历时四年的清退共腾出违规住房5.2万套,292万平方米,价值150多亿元,惠及10多万官兵。但10年之后的今天,军方对前述那位上将的房子超标1倍以上的面积,仍只以将每月2.6元/平方的房租提至4倍加以“惩罚”。北京同等位置的房价是6万元/平方米,而且军队大院里这类性质的房子也不乏在无完整产权的情况下被私自出售成功的。

这就是中共军队成功爬上去,和被迫滚出去的天渊之别。尽管志愿军仅在长津湖就冻死数千平民子弟,毕竟此位上将对中共是有大功的,后面爬上来的又是些什么人呢?今天,中共军队当然可能又发动了一次成绩斐然的清退,问题是每一次清退后是怎么重新回到忍无可忍的地步的,谁敢相信新的权力不会为自己谋私。以这样的不公,退役军人又怎么不激愤。

军中普遍 “懒人越懒、奸人越奸,老实人越惨”

新的法律也在探讨各地军人待遇一致,退役军士领取退役金,参战军人优先安置,要求单位优先聘用退役军人,并提供一定公务员名额,要求大学单独招收退役军人等政策,但只要军队的政治生态和游戏规则不变,权力不受公开监督,民间诉求被强行维稳的局面不变,纳税人的巨额血汗钱砸下去,仍然只会是懒人越懒、奸人越奸,老实人越惨的局面。而退役军人问题的核心正是不公,同样是退役军人,也另有一大批从尸位素餐到坐享其成的人毫无怨言,反而对体制大唱赞歌。

近日,山东的苟晶女士早年上中学时两次考上大学,都被一个系统的造假谋私机制冒名顶替的消息正在全国发酵。这种在满清也会被斩立决的罪行,当年的罪魁一声道歉后,就开始威胁当事人及其亲属。苟晶读过的尖子班出了八个博士、五个教授,而这样的顶替仅该省承认的就有400多起。

高考和当兵是中国底层贫寒子弟几乎仅有的凭本事和吃苦上升的通道,但在中国,这都是可以肆意宰割的。中共军队的退役是问题,从招兵到提拔成将军的过程中的黑暗一样是问题。如果不是近年频繁招不到合格兵员,退役军人不断抱团抗议,连现有这些敷衍了事的应对都不会有。就以这个教育和军事基础,中共竟然还在向着“星辰大海”的军国主义高歌猛进 !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