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世卫内部文件显示,中国在关键时刻极力拖延疫情信息披露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6-03

世卫内部文件显示,中国在关键时刻极力拖延疫情信息披露

美国一直抱怨中国隐瞒疫情真相,没有给世界卫生组织及时提供疫情信息。中国则声称,自己坚持信息透明,一直及时地给世卫组织提供一切必要的信息,而世卫组织也一再赞扬中国政府对新冠病毒疫情反应迅速,及时分享病毒信息,称中国在信息透明方面做出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努力。
今年二月初生,一名老者在武汉一家医院附近倒地死亡。尚不清楚是否是因为冠状病毒。“那些能够被诊断和治疗的人运气好,”一名居民说。(来源:纽约时报)

但真实情况究竟如何?美联社周二报道说,根据美联社获取的文件看,世卫组织对中国的表现非常不满,中国在信息分享方面完全不像中方在公开场合自夸的那样漂亮。
基因图谱发现后拖了两个多星期才告知世卫
中方经常夸耀自己的一点是它很早就向世卫组织提供了新冠病毒的基因图谱。世卫组织的内部文件显示,中国在三个国家实验室解开病毒基因图谱密码后一直严密控制,不肯公开,直到有一家实验室111日在病毒学家网站上将之公布之后才迫不得已提供给世卫组织。此事距离三家国家实验室发现该图谱已经有一个多星期。
此后,文件显示,中国又拖了至少两个多星期才向世卫组织提供有关武汉肺炎患者和病例的具体数据。
世卫与中国:面上相互恭维,私下抱怨不喋
文件显示,世卫组织官员公开赞扬中国,不过是在尽力哄骗中国以便从中国政府那里得到更多的信息。他们在私下的会议上(1月初)抱怨说,中国没有提供足够的数据使他们能够对病毒人际传播速度或者对世界其它地方构成的风险做出有效的评估,浪费了宝贵的时间。
世卫组织负责病毒研究的技术专家,美国流行病学家玛丽亚·范·克尔霍夫(Maria Van Kerkhove)在一个内部会议上说:“我们掌握的信息非常有限”,“显然,这并不足以让我们做出恰当的筹划。”
世卫组织的驻华代表高力(Gauden Galea)在一次会议上表示,“我们目前的情况是,不错,他们是在CCTV播出前15分钟才给我们的。”CCTV指的是中国央视。
这些有关疫情初期应对的内幕流露出来正值联合国的这个卫生机构面临各方压力,同意就病毒源头进行独立国际调查之际。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疫情初期也曾赞扬过中国,但最近他抨击世卫组织与中国勾结掩盖疫情的严重程度。特朗普在上周五宣布终止给世卫组织捐助的每年4.5亿美元的资金。美国是世卫组织最大的捐助国。
世卫给中国说好话是为了得到更多的信息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最近举行的世卫组织大会上承诺要在今后两年给世卫组织提供20亿美元的抗疫基金。
美联社的报道说,世卫组织的内部信息既不支持美国的说法,也不支持中国的说法,而是透露出世卫组织身处艰难处境,它不顾自身权力所限而极力寻求更多的数据。虽然国际法要求各国都有义务向世卫组织提供那些对全球公共卫生有影响的信息,但该组织没有执法权,而且又不能在成员国境内展开疫情独立调查。它只能依赖成员国的合作。
文件显示,世卫组织没有像特朗普说的那样与中国勾结,而是由于中国提供的信息很少而使自己陷入了黑暗之中。该组织确实公开赞扬过中国,但那可能是为了从中国获得更多的信息而不得已的做法。世卫组织的专家们确实认为,中国科学家在官方缺乏透明度的情况下在检测和解码新冠病毒方面做得“非常出色”。
世卫组织的工作人员就如何在不触怒中国政府的情况下迫使中国交出基因序列和详细的病毒患者资料进行过讨论。他们担心失去获得信息的途径,给中国科学家带来麻烦。
1月份的第二个星期,世卫组织紧急项目负责人迈克尔·瑞安博士告诉他的同事,现在要“换一种方式”了,需要向中国施加更大的压力。他们担心2002年发生的萨斯疫情可能会重演。那次疫情在全球造成近800人死亡。
瑞安说:“这的的确确是同样的情况,没完没了地争取从中国那里得到疫情发展的最新情况。”
瑞安表示,保护中国的最好方法就是让世卫组织拿到中国的数据并进行独立的分析,否则人们就不会相信病毒人传人,其它国家就会自行其事。瑞安指出,中国没有像其它国家那样提供同样的合作。
中国的拖延,让疫情加重200
瑞安说:“刚果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刚果和其它国家都不会”。瑞安指的或许是2018年刚果发生的埃博拉疫情。他强调:“我们需要看到数据。这在这个时刻是绝对重要的。”
拖延提供基因信息影响到人们对病毒扩散到其它国家的认知,也影响到全球对检测方法、药物和疫苗而展开的研发进程。由于缺乏详细的病人数据,摸清病毒传播速度的工作也变得非常困难。弄清病毒传播速度是遏制疫情蔓延的关键一环。
中国政府实验室是再12日首次解开了病毒基因的密码,而世卫组织是在130日宣布全球紧急状态的。就是在这近一个月的时间里,疫情扩大了100倍到200倍。这个数字是中国国家疾控中心提供的。现在,病毒在全球造成了600多万人感染和37.5万人死亡。
美国华盛顿大学卫生计量与评估研究所教授阿里·默克达德(Ali Mokdad)说:“显然,如果中国和世卫组织行动要是再快一点,我们就能够拯救更多的生命,许多、许多人都能够避免死亡。”
但是,默克达德等专家也指出,如果世卫组织对中国再强硬一些,也可能会使局面变得更糟,有可能什么信息也得不到。
澳大利亚悉尼大学全球卫生教授亚当·坎德拉特-斯科特表示,如果世卫组织逼得太厉害,它可能就被中国赶出去了。但他接着说,公布基因序列晚几天在疫情爆发时至关重要。他说,北京缺乏透明度的情况已经非常清楚,而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还在为中国辩护,这就有问题了。
坎德拉特-斯科特说:“毫无疑问,这伤害了世卫组织的可信度。”“他是不是走的太远了?我认为,有关证据都很清楚,它导致人们对中国与世卫组织的关系提出了这么多的疑问。这恐怕就是给人们提供一个警示。”
世卫组织的文件和记录描绘出中国进行病毒基因图谱研究的路线。这项研究开始于12月下旬,也就是武汉的医生发现一群有发烧和呼吸困难等症状的神秘病人。一般的流感药物对他们没有作用。为了寻找答案,医生们把病人的测试样本送到了商业实验室。
石正莉3天解开病毒基因密码,速度震惊世界
1227日,一个叫做视觉医疗(Vision Medicals)的实验室对跟萨斯极为相像的新冠病毒基因进行了分析。分析的数据提供给了武汉官员和中国医科院。
1230日,武汉卫生官员发出内部通知,提醒人们出现了一种特殊的肺炎。这个消息被人传到社媒体上。当时正在上海开会的武汉病毒所的研究员石正莉在得知这一消息后立刻乘当天头班火车返回武汉。
次日,中国国家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派出一支专家组前往武汉。瑞安博士说,也是在这一天,世卫组织从一个收集疫情信息的公开平台上首次知道了这个疫情信息。
世卫组织在11日正式要求获取更多的信息。根据国际法,世卫组织成员要在2448小时内做出回应。两天后,中国报告说,发现了44例病例,无人死亡。
12日,石正莉解开了新冠病毒完整基因的密码。这是她所在研究所网站提供的信息。
科学家们都认为,中国科学家发现和找出这种过去从未见过的病毒基因序列的速度之快匪夷所思。这显示中国的技术能力从萨斯爆发以来得到了大幅度提高。世卫组织的专家组要完成这样的任务可能需要几个月的时间。这次,中国专家只用了几天就完成了。谭德塞后来表示,北京为疫情反应设定了一个“新的标准”。
卫健委密令消除病毒样本
13日,中国国家卫健委发出秘密通知,命令有新冠病毒的实验室立刻销毁病毒样本,或者把这些样本送到指定的机构予以保存。中国的财经媒体财新网的记者看到了这个通知。通知禁止实验室在没有政府批准前不得发布任何有关病毒的文章。这个命令还禁止石正莉的实验室不许公开基因序列,不许发出潜在危险的警示。
中国的法律规定,研究机构在没有得到最高卫生当局批准前不得进行任何具有潜在危险的病毒试验。法律的目的虽然是要保证试验的安全,但也让最高卫生部门拥有了对下级实验室的工作范围广泛的权力。
浙江大学教授Edward Gu和西北大学博士生Li Lantian3月份发表的一篇疫情论文中说:“如果病毒学家群体有更多的自主权,公众就可以提前很多得知新病毒的致命杀伤力。”
中国国家卫健委官员后来一再表示,他们那样做的目的是确保实验室的安全,并在同时安排四个不同的实验室进行基因组确认,以便取得准确和一致的结果。
13日,内部文件显示,中国疾控中心独立完成了对病毒的测序工作。15日午夜刚过,第三个国家指定实验室,中国医科院实验室就解开了基因序列密码,并提交了一份报告,让所有连夜奋战的人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得到了结果。虽然三个国家实验室都已经独立完成了全部基因测序工作,但中国卫生官员对此依然保持沉默。世卫组织在推特上说,对某种不同寻常的肺病病人的调查还在进行,武汉没有病人死亡。推文还说,“我们如果获得更多的细节”,将会跟大家分享。
在另一方面,中国国家疾控中心在新冠病毒专业知识上存在的缺陷构成了一个问题。
在将近两个星期的时间里,武汉没有报告任何新的感染病例。官员们对发出可疑病例的医生进行了审查。与此同时,研究人员发现新冠病毒通过独特的毒刺蛋白与人类细胞结合起来。这种不寻常的蛋白和没有出现新的病例让疾控中心的研究人员误以为这种病毒不会人传人。
一位姓李的新冠病毒专家说,他在一个有关萨斯的群聊中发现了一份泄露出来的疾控中心关于排序的报告。他说,进行测序工作的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团队中没有病毒分子结构方面的专家,也没有办法跟外面的专家进行磋商。中国卫生当局拒绝了愿意帮忙的外国专家的请求,香港科学家和在中国某大学工作的一名美国教授都被禁止前往武汉参加调查。
15日,由著名病毒学家张永振领导的上海公共临床卫生中心是最后一个完成病毒基因排序工作的。他把这个结果递交给基因银行的序列数据库,等待有关方面的审查,并通知了国家卫健委。张永振提醒他们这种新病毒与萨斯相似,可能会传染。
上海公共临床卫生中心在内部的一个通知中说:“病毒应该会通过呼吸道进行传染。”“我们建议在公开场所采取防范措施。”
就在同一天,世卫组织说,根据中国提供的初步信息看,没有证据显示病毒有明显的人传人特点,不建议出行者采取任何具体的防范措施。
次日,中国疾控中心就把应急响应级别提高到二级。其工作人员开始进行孤立病毒、起草实验室试验指导、设计测试盒等工作。但是,该中心无权发布公共预警,应急级别提升是秘密进行的,该中心的许多工作人员并不知道。

来源: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