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国网络观察:地摊与虚无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6-06

中国网络观察:地摊与虚无

一些观察家认为,中国共产党当局的网络言论审查之深度和广度绝对史无前例。但在今年64日这一天到来之际,中共的网络言论审查达到了内行的观察家和对审查习以为常的中国网民没有想到的新水平。与此同时,在中国经济因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而深陷困境之际,中共当局鼓吹全民摆地摊解决就业方便民生同时发大财。但中国网民拒绝相信这种中共宣传。
北京街头一个卖水果的地摊

“今天”和“昨天”轮流犯禁
64日是中共出动野战军在北京镇压要民主反腐败的和平抗议者(外界通称天安门屠杀)31周年纪念日。每年这个纪念日都是中共当局的超敏感的日子。这种超敏感的主要表现是各地军警加强警戒和网络舆论管制当局加强删帖、禁言和封号。
在今年的六四纪念日到来之际,中共当局的网络舆论管制在观察家们看来似乎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甚至是匪夷所思的水平。一个网民报告说:
——仅在午夜说了一句,六个字:过了零点了啊……现在喜提禁言七天!连上标点符号一个字折合一天!
还有许多网民发现,在64日这一天,“今天”也成为禁忌词,网络贴包含“今天”这个词就发不出去。这种奇景导致网民发出黑色幽默式的调侃:
——从来不曾存在的一天又降临了。
——预计到了明天,“昨天”也就不行了。(注:这位中国网民预测正确,到了65日,网民发现,“今天”解禁,但“昨天”成为不能提的违禁词,包含“昨天”的贴发不出,网民好用英文yesterday取而代之。)
在六四纪念日到来之际,中国官方媒体整齐一致地对这个特殊的日子保持沉默。有中国网民贴出中国现代作家鲁迅当年纪念被北京军政府杀害的学生的文章片段以示纪念:
“沉默啊沉默,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设计,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着这似人非人的世界。”——鲁迅 《记念刘和珍君》
在这个鲁迅文章片段之下,中国网民获得了一个新发现,这就是,“加速”一词已经成为禁忌词,凡是含有这个词的回应统统被迅速删除。
有一位网民甚至接到了一个社交媒体就删除他的含有“加速”一词的帖子的通知警告:“你发布的...回复已被移除,系统已将原文发往你绑定的邮箱地址(如无绑定邮箱则无法发送)。原因: 含有违反相关法律法规或管理规定的内容如你的发言近期多次被网站管理员删除,你的帐号可能会受到禁言或封禁处罚。”
现在外界还不清楚“加速”一词在中国究竟违反了什么相关法律法规或管理规定,而中国的互联网管制当局从来不回答这样的问题。
加速师与最高层心态
但观察家们猜想,中共网管当局现在之所以将“加速”一词列为禁忌词是因为近来有不少中国网民议论中共领袖习近平对内对外倒行逆施,在他主导的中共当局酿成世界级的疫情灾祸之际,他不管人民死活不给人民纾困却继续对外大撒币,同时与世界各国为敌,好似在加速中共政权的灭亡。
习近平由此在中国网民当中获得“总加速师”的绰号。这个绰号一方面是讽刺习近平,另一方面也是跟邓小平的称号“(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相对应。而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的称号本身就含有讽刺。批评者说,在邓小平的主导下,中共将规定中共万年执政的所谓”四项基本原则“写入中国宪法,邓小平主导了六四天安门屠杀;总之,在独裁者毛泽东去世之后,邓小平坚持一党独裁,确立了中共政治体制不改革也不开放的总战略。
许多中国人抱怨说,中共当局肆无忌惮地删帖行为十分清楚地展示了中国政治如何不透明,如何黑箱作业。但对中国网络舆论管控很有研究的美国哈佛大学政治科学教授加里·金的看法截然相反,他认为中国当今政治无比透明。
金教授的说法是,中国管控其人民言论的规模之大是人类文明史上史无前例的,同时中国最高当局的内心活动状态对公众和研究者的暴露也是史无前例的,因为公众和研究者可以通过当局随时扩大和变化的禁忌词单子来精准及时甚至实时掌握其内心动向,而这本来是最高级的谍报人员都难以做到的事。
四面树敌 神话地摊
中国经济目前因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而陷入重重困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去年12月在中国武汉出现,但中共当局对中国公众封锁信息,同时进行“可防可控”和没有明显的人传人之类的误导性宣传,导致成千上万的中国人因不知情而染病。在疫情掩盖不住之后,中共当局对内采取包括封城封路甚至封门的死守严防的极端化隔离措施,但准许疫区的人可以自由出国,导致疫情大范围扩散到全世界各国,而跟中国人员往来密切的欧洲和美国受害最大。
欧美发达国家因疫情而经济陷入困境,导致订单大大减少甚至消失。这一局面又导致声言控制了疫情的中国的千百万打工族不能复工,因为生产厂家没有订单,工人无工可复。观察家和批评者纷纷指出,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动辄对外大撒币展示财大气粗,但对中国人却十分吝啬。在世界大国当中,中国当局对中国人和中国中小企业的纾困措施最为吝啬。
面对中国上亿人失业,中国当局重新提倡在过去的20多年里动用残暴手段予以坚决打击和取缔的地摊经济,并发动宣传运动盛赞摆地摊是多么利国利民利个人,有人如何靠摆地摊而发大财,买上了价格昂贵的进口轿车。
中国海南省甚至出台正式规定称:“允许在居民居住集中区附近开辟临时占道摊点摊区,引导自产自销农户、流动商贩规范经营;允许快递企业临时占道派送,保障市民基本生活用品供应。有条件的地方可设置占道夜市,营造市井场景。”
一位中国网民对中共当局突然大力提倡发展地摊经济评论道:“敌视欧洲敌视美洲敌视日本,全民炒股全民创业全民摆摊。”
这位网民所说的“敌视欧洲敌视美洲敌视日本”明显是指中共习近平当局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起源和大扩散问题上跟欧美和日本陷入争执。欧美和日本认为中共实行信息封锁和谎报疫情,导致本来应当只是一个地方健康危机的疫情变成世界性大灾难,导致全球经济受重创,而中共当局则坚持声言自己毫无过错,其他国家的疫情都是它们咎由自取,而且疫情最可能是首先出现在意大利或美国。
网民的地摊评论
在中共当局大声为地摊经济叫好之际,许多中国网民表达了他们的疑惑,对当局的经济政策出尔反尔进行了抨击,并对官方有关摆地摊发财的宣传表示难以置信和嘲笑:
——激活经济,大基建不够,摆摊来凑。也是黔驴了,摆摊真(像官媒宣传的那样可以)月入三万,那置在商场里租柜台于何地,也出来摆吗?
——北京不准摆摊也就前两年的事。
——把所有的水源都堵上,然后在一潭死水里扑腾点水花,这就是洼地对于“激活”的概念。(注:洼地,中国网民用语,指中国,意思是水深火热的地方。)
——为什么要鼓励支持摆地摊?目前失业人员太多了,没办法解决就业问题,大家只能靠自己了。
——我就觉得奇怪,摆地摊既然对民生这么至关重要,当初又是什么敌对势力禁止或破坏的呐?
——当年(上海)的华亭路市场怎么来的?是回沪知青生计无着,摆摊摆出来的。有关部门为了解决就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后来经济发展了,官老爷嫌地摊经济太low,有碍市容,不能往脸上贴金,整治又整治。这会儿不景气了,又鼓吹后浪摆地摊了。嗯,你是想远离zz(政治),但抱歉,zz一刻都没放过你。
——前年,北京把胡同里的许多小门脸小商铺都给关了,许多楼房第一层的底商也关了不少,理由是禁止“开墙凿洞”,“扰民”等等,全都重新砌起墙。其实关闭的这些,有不少为附近居民提供购物、饮食、生活的方便,其中也包括不少特色小店,如果小酒吧,小咖啡店等。这里提供了很多的就业机会。现在又鼓励摆小摊,之前少关点店,现在就能解决不少人失业。
——好友七七昨晚回家跟她家汉子商量周末去摆摊的事情,说现在城管不管摆摊的事情了。七七今早就来转述她家汉子的话:你们被城管骗了!现在哄着你们出去摆摊,等你们都出去摆摊了,要将你们一网打尽,收罚款...啧啧,这还能摆摊吗?
——我只说一个名字:夏俊峰
上面这位网民所说的夏俊峰原先是中国东北城市沈阳的是一个街头摆摊的小贩,2009516日,他在摆摊的时候遭遇政府市场管理人员的致命性追打,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他用随身带的切商品的刀将两名城管人员刺死。尽管中国公众对夏俊峰表达了强烈的同情和支持,中共当局还是将他判处死刑,并在2013925日执行死刑。夏俊峰家属没有得到他的遗体,只是得到他的骨灰。
许多人认为,夏俊峰被执行死刑之后,他的内脏器官被中国公安机关采摘并高价出售,使公安机关获得额外的收入。大都数观察家认为,中国当局之所以喜欢死刑,中国每年的死刑执行人数超过全世界所有的国家,是因为中国当局在死刑问题上有经济利益,死刑犯的内脏器官当局可以免费采摘,中国公安机关由此获得巨额收入。
地摊话题的幽默与严肃
在公民没有渠道对政府政策进行公开和持续的批评的中国,许多公民转而以幽默段子的方式对中共当局及其政府提出批评。
在中共当局大力鼓吹地摊经济是解决中国严重经济危机的灵丹妙药、普通中国人可以通过摆地摊发财致富之际,中国网络上进入出现一则视频,视频中的人说:他靠摆地摊发了财,买了两套房子,还曾经在天安门附近摆摊;他跟大家说这些不是要炫富,而是要告诉大家,吹牛不是罪,而且不交税。
在这位网民的视频段子给许多中国网民带来娱乐,但一位中国网民对这种娱乐表示了强烈的不满:
——非常生气的事:就是什么都能被段子化,摆摊也好,取消计划生育也好,本来笑话是为了讽刺,现在就几乎变成了娱乐的材料。我还记得一月一个拾荒老人苦苦哀求城管不要没收他的车的视频呢。然后现在城管给人打电话叫人来摆摊,对方就百般质疑我不相信除非你站在那个地方我看着。就一点都不好笑,听着就太痛苦了,就是自上而下的玩弄。这里的语言早就不是语言本来的作用,而是无形的夹板。

来源: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