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李隔着地摊交手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6-12

习李隔着地摊交手 

中共两巨头竟因一个地摊的放与收而隔空交手,形同将党内最高的分歧昭告天下,令人匪夷所思。



虽然2012年中共十八大的接班制度设计是沿用「胡温体制」的「习李体制」,即习近平担任中共总书记、李克强接任总理,形成「双头马车」之势。但两年后,深改办、国安委等领导小组成立,各种权力开始向习近平手上集中,再非习李体制,而是习一人独大。之后几年,习不断安插心腹亲信进入国务院,从副总理刘鹤到几个重要部委的负责人都是「习家军」。

李克强被架空,成为中共史上最弱势总理,不仅没权过问国防外交公安等领域,即使财经大权也难以完全掌握,只能做最苦最难的事:云南四川地震,奔赴灾区;武汉出现疫灾,飞到武汉。一旦经济出现问题,他要执手尾,更要完成中央的政治任务,特别是习近平今年全面进入小康社会的政治目标。正因为有责无权、有辱无荣,李克强的角色非常尴尬。疫情过后如何迅速恢复经济?这是李克强的责任。此时,各地疫后恢复经济的经验进入其视野。

早在3月,成都等城市逐步放宽摆摊(无牌小贩)规定。至于疫情最严重的湖北,武汉之外多个地区一样封城多时,经济遭重创,失业高企,如何走出困境?黄石的县级市大冶是湖北最早以地摊救就业的县市。518日,大冶市发布公告,开放临时夜市场,允许符合条件的个体工商户或个人申请摆摊营业。其后省内各地纷纷仿效,李克强也受到启发,在两会总理记者会上公开称赞「地摊经济」,称可解决就业问题。李克强又称,中国有六亿人平均月收入只有1,000元人民币左右。财新网其后引述北师大的研究报告,证实全国有六亿人月入少于1,090元,至于月入少于2,000元的总人口更高达9.64亿人,意即近七成人口低于世界银行标准的中等收入标准,说明年底前就「已基本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中国梦,不切实际。

其后,李克强飞到山东烟台考察,再赞地摊经济、小店经济是就业岗位的重要来源,是人间的烟火,和「高大上」一样是中国的生机。自此,各地地摊如雨后春笋,原被赶尽杀绝的无牌小贩又走出来,有些城市一夜之间冒出成千上万地摊,形成一个个地摊经济圈,微信朋友圈、传媒等的热门话题全是地摊,地摊经济大有一飞冲天之势。

李保就业 习保面子

没错,李克强在总理记者会那番话,以及财新网的文章,形同掴了习一巴。于是习在几天后就展开连番反击。66日,其心腹蔡奇主政的北京市委机关报《北京日报》措辞坚定地说,「地摊经济不适合北京」,并表明将严厉取缔各种地摊。此外,中宣部禁止使用「地摊经济」一词,又要求删掉以往的相关报道;央视则发表评论,指地摊经济不能一哄而起,点名北京、上海、广州这样的特大型城市而言,精细化管理方是正道。目前,各大一线城市均未盲目跟风,也没有发布所谓『地摊地图』,一些城市更明确对乱摆摊说不。没有习撑腰,分管宣传的第五号人物王沪宁,敢如此公然挑战总理的权威?

李克强是持家的总管,知根知底,深明现时并没令经济急速反弹的良方,也知道习的政治目标今年是不可能完成的。短期而言,比GDP更重要的是就业,这是社会稳定的基础,他在政府工作报告就至少说了40次他的首要任务是就业,而地摊小贩确可暂时提供大量职位,缓解燃眉之急。可是,在美国再发射载人太空船上太空之际,中国却遍地摊贩,如此天渊之别叫习近平面子上怎过得去?怎样去同美国较量?不会有中国人因为地摊经济蓬勃而感到自豪吧!这就会令习的民族主义治国策略出现重大破绽,中国梦更难有说服力。

李克强突然揭露中国的贫穷实况,无论是想推动地摊经济去帮助基层、增加就业,还是刻意打脸习近平,戳破其脱贫梦,都说明两人关系已降到冰点,不仅事前没好好讨论如何在疫后扶贫及推动经济,事后也无法沟通,从而暴露两巨头分歧,让全世界笑话。


来源:苹果日报潘小涛 资深传媒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