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香港「六四」烛光熄灭 两制何存?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6-03

香港「六四」烛光熄灭 两制何存?

上周五,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发表对华政策演说,在长约八分钟的篇幅内,由中美贸易战谈到武汉肺炎,由科技剽窃讲到镇压香港民主运动,其态度强硬、辞锋尖锐,几乎是将习近平上任以来中共的种种劣行数落一遍,他在演说最后部分提到将会对中国及香港展开制裁,不少评论家称之为中美新冷战的开战宣言。



在这篇演辞中,最受港人注目的当是谈及香港回归那一段:「20多年前,在1997年的一个雨夜,米字旗被英军降下,中国国旗在香港升起。香港人民同时为其中华传统及特有的港人身份感到自豪,并盼望在未来的年月里,中国将会越来越像这个其治下最耀眼和充满活力的城市。世界也曾乐观地认为他们在香港身上瞥见中国的未来,而不是香港会成为中国过去的反照。」短短数行字言简意赅,是港人回归20多年心路历程的总结,有网民看后更直言催泪。纵然讲稿明显不是出自特朗普之手,也反映出白宫之内有人对香港形势洞若观火,比中南海的僵化官僚更贴近香港民情。

比起理解这个贴近大多数港人感受的描述,特区离地官员更在意的是那个「一国两制变成一国一制」的指控,在翌日即以声明回击并称之为「污名化和妖魔化」。诚然,口没遮拦的特朗普含血喷人的事例不在少数,然而这一次他却没有丝毫构陷。过去一年中港政府暴力镇压香港抗争、特区政府傀儡化已是世人共见的事实,这次订立港版国安法更是公然违反《基本法》和一国两制原则,任中港官员如何砌词狡辩,铁证如山之下绝对不容抵赖,更不可能取信于眼睛雪亮的自由世界。

究竟一国两制的两制界线为何?由经历中英谈判到今天香港抗争整个回归历程的李柱铭说来,最为简单透彻,他说:「如果北京当局有权直接制订法例,又在香港执法,那就不是一国两制了。」港版国安法正是由北京直接制订,并很大可能将会派员在香港执法的一条法例。既是由北京直接管治,那又何异于内地、何以称为两制?港版国安法正是冲破了两制的硬界线,当然「就不是一国两制了」。

六四集会是两制运行指标

除了这道硬界线,一国两制还有另一个软指标。过去23年,实行两制的特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治下仅有的可以公开悼念六四的地方,其中澳门一向规模较小而且政治环境早与内地无异,香港成为了唯一能举行大型六四悼念集会的城市。每年64日,上万市民风雨不改进入维园,为的是以一点点烛光纪念89年在天安门为中国民主运动献身的先烈,盼望自由的火光早日光照华夏大地,香港维园在向往民主的海内外华人看来是与中国大陆相连的唯一自由灯塔。两制的另一分别正在于人在香港可以堂而皇之高呼「结束一党专政」、「建设民主中国」等在深圳河以北被视为禁忌的诉求,而不需要恐惧会因此被极权追究。六四集会显然是香港一国两制实践状况的一大参考。

乌云密布之下,今年六四显然不一样。人大代表叶国谦周日在《城市论坛》表示,若集会以「结束一党专政」为目的,在新订港版国安法之下就会「有问题」,言下之意是国安法将会把内地极权体制的颠覆国家政权概念引进信奉自由的香港。同时,港府以防疫为借口,首次向支联会的集会申请发出反对通知书,意味着今年香港的六四集会将会首次与内地一样是违法举行。当维园的点点烛光被极权国家机器强行扑灭,香港也将如内地一样进入不见光明的漫漫长夜,一国两制的两制之别又焉会存在?

回归前后,首任特首董建华曾劝司徒华不要再举办六四集会,被其拒绝,也许华叔正正知道集会对香港一国两制的深层意义。同样知悉的还有美国人,香港办不了六四集会,美国国务院便定在当天举行网上悼念,一者继续承传历史真相,二者也向中港政府表明,其对一国两制毁约,瞒骗不了世人。



来源:苹果日报 / 林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