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如果习近平需要替罪羊,李克强肯定是第一只!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6-23

如果习近平需要替罪羊,李克强肯定是第一只!

我们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伸中指暗抗习近平?借个胆儿给李克强他也不敢》,被多家海外中文网站转载并配发李克强伸出中指与习近平同时按表决键的照片后,有一位“倍可亲”的网友感慨:“表决器为什么不是遮着的?没有隐私,需要很大勇气按否决键”。

习近平与李克强


其实,这位网友的问题多年前就在中共体制内部有过讨论 -- 当然是发生在习近平上台之前 。

2010年4月,人民网曾经发表署名文章《给投票表决器加盖子是民主的倒退》,文中批判的对象是当时的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驻欧盟使团前团长关呈远牵头发出的在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的同一会场 -- 人民大会堂的投票表决器上加盖子的提案。

当时的中共官方媒体曾有详细报道说:有“两会”代表反映“人民大会堂的表决器间隙太宽了,你摁哪个键别人都能看得到”。因此而引发出的这个给表决器上“加盖子”的提案虽然只有半页,却有多位委员签名表示赞同。全国政协委员、政协外事委员会副主任韩方明说,截至他在提案上签名时,已有10多名委员签字。 (附议者都认为)投票表决器上没有盖子的话,参与投票者按红键或绿键时,容易被其他人看到。虽然现在的电子表决并不会记录每个委员投的是什么票,但旁边的人可以看得到,更何况直播表决现场的时候,还有摄像机扫过来……,这样就不利于委员、代表按照自己的真实意愿行使权利。而按照提案上的建议,像ATM机的密码键盘一样,在表决器上方加个盖子,手指伸进盖子里投票,别人就看不到了。

当时《环球时报》在报道这则新闻时还引述了部分网友的支持声音,诸如“加个盖子好,代表们投票更需要隐私”;“细节决定成败,只有程序上的公正,才是真正的公正,而加个盖子为程序公正提供技术扶持”,可以试试;“现在的表决方式已经有很大进步了,和以前举手表决、鼓掌表决的形式是有本质区别的”,等等。

但是,人民网上观点针锋相对的署名文章《给投票表决器加盖子是民主的倒退》则坚决认为:“要不要给投票表决器加上盖子,表面上看确实是一个关系到委员、代表能否更好地表达自己真实意愿的问题,但实质上,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问题。甚至可以说,给投票表决器加上盖子,不仅是浪费,更是现代民主代议制的倒退。”

人民网当时刊登的这篇文章最早是刊登在《长江日报》上的,而人民网适时转载,显然是表决对文章观点的支持。文章的作者认为:“表面上看,(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电子表决器没有盖子,委员、代表可能会因为‘碍于情面’,或者因为‘思想顾虑’,投下违心的票。加上一个盖子,似乎可以更真实地表达委员、代表们真实的意思,可以提高代议制的质量。实际上,这是一种假象。委员、代表们是为选民负责,不是为政府领导负责,不是为坐在自己旁边的委员、代表们负责。一个‘碍于情面’、‘思想顾虑’而投出违心票的委员、代表,就不是一个诚实、勇敢、负责、称职的代表,就辜负了选民的期望。”

文章中还说道:“众所周知,现代民主代议制的两大基石,一是选民无记名投票,目的是为了让普通选民更自由地表达真实意见;二是公开的民意代表记名投票表决。目的之一是让选民更好地监督民意代表履行职责,目的之二是为了避免有可能出现的电子表决系统故障和作弊。政治文明发达的国家,无论国家大小、人口多少、文化差异,但是它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民意机构的表决实行公开、透明的记名投票表决。……现在,我国的政协、人大都是无记名投票,选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民意代表投的是什么票,实际上是个遗憾。”

这篇文章的最后说:“提高我国政协、人大代议的质量,根本的措施就是要通过建章立制,真正实现委员、代表对自己的选民负责,而不是创造条件让委员、代表更好地无记名投票。因此,为人民大会堂投票表决器加上盖子的议案,可以休矣。”

在当时,也就是习近平上台之前的2010年的大的政治氛围下,如上人民网文章作者的观点虽然 略显“前卫”,但毕竟可以公开发表。

回顾过去,在中共当局人大体系的选举规程中的这个“电子表决 系统” 启用于1990年。在此之前的1979年选举法重新制定时,首次正式肯定了“无记名投票原则”,该法第三十三条规定:全国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选举,一律采用无记名投票的方法。

至于表决,全国人大议事规则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表决议案采用投票方式、举手方式或者其他方式,由主席团决定。用前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王汉斌的话说:“在无记名电子表决系统安全、高效运作的同时,纸质的无记名投票方式仍在使用。”

因为选举是要有“候选”人名单的,自然需要纸质投票方式。而因为所用人大代表在领到选票之后的填写过程都是在每个代表并肩而座的环境下进行,与使用那个没有盖子的表决器的道理一样,互相都能看到,更何况头顶上的“电眼”。所以习近平上台之前的某届全国人大上即制定章程,规定“选举时应当设有秘密写票处”。

但是,不要说如今习近平主导的与毛泽东文革时期已经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政治高压之下,即使是在习近平上台之前的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会议上,这个所谓的“秘密写票处”的存在就已经是政治笑柄了。

“秘密写票处应运而生”之后,当时的上海财经大学教授,全国政协委员蒋洪曾经说过,当委员这么多年没看见有人去秘密写票处写票。他说:“你想想看,精神正常的人会到那去秘密写票吗?上海的那个秘密写票处就在主席台的两侧,北京的秘密写票处稍微隐蔽一点,在座位最后的房间里。我当了这么多年委员也没有看见有人去秘密写票处写。”

当时有地方官媒斗胆发文质疑说:“因为法律规定,所以必须有(秘密投票处)这么个地方,但是这个地方到底能不能用上,法律没规定,也没有人落实。人民大会堂的秘密写票处在会场最后一排的小房间里,如果你要去秘密写票,就要从座位上出来,一整排的人都要起身避让。换句话说,可能在座位上写,还没什么人注意,若要秘密写票,反而会非常怪异。明摆着,谁一旦去‘秘密写票处’,就不秘密了……。”

蒋洪曾委员对记者讲了一个故事:在一次会议上宣读投票规则时,有一个代表委员提出应该秘密写票,要不然写什么票都会被人家看见。后来大会就觉得要考虑这个事情,经过讨论后,就把秘密写票列为规则。后来的结果是,只有这一个提议的人,从座位上挤出来,众目睽睽之下走到秘密写票处,全场哄堂大笑。

不但是台下的代表席,中共官媒也曾有文章报道说,全国政协和全国人大的主席台后侧也“依法”设有“秘密写票处”。但是,绝对是无法想象无论是李克强还是其他什么主席台上陪习近平而座的文武百官中的任何一个,会胆敢离开座席进入“秘密写票处”。

正如“倍可亲”网友在笔者上篇文章后的留言:“李爱滋为了保住官位,可以丢掉人格和尊严。 但分(凡)有点血腥,早就回家种地了。还不如 刘少奇。”

也正如笔者上篇文章中引述的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先生所言:“人民大会堂坐着的是两个人,主子和奴才。”

刚刚读到一篇报道文章《习近平考察宁夏 一张照疯传 网友各种解读》,说的是中共领导人习近平近期面临内外交迫窘境,外有国际社会究责追偿武汉肺炎疫情灾害、追究香港问题,内有经济下行压力沉重、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因地摊经济而权斗白热化,近日,习近平赴宁夏考察,再重申要“决战脱贫攻坚”。不料,一张他面前一个大坑洞的考察照片,被网友解读成他困境意象,照片在网上疯传。

报道中说:今年是习近平宣誓脱贫的成果年,却碰到国际内外交迫,从非洲猪瘟、武汉肺炎疫情、暴雨成灾、香港问题恶化外资撤离、庞大失业潮,再遇南方暴雨成灾…经济下行压力沉重;今年两会期间,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甚至提不出GDP数字,遭到各国瞩目,逼得在人大闭幕记者会上,脱稿演出,说出中国有6亿人月均收入人民币1000元,还大赞地摊经济,被外界质疑是捅破习近平的“脱贫”梦,接着两派激战 “地摊经济”。

在网上流传的照片是,习近平站在一片荒芜的土地上,凝望着眼前的一个大土坑,一言不发,身边的随从们也默默的站在习身后凝望大土坑。对比近期习近平的处境,被网友认为“预示着中共当局已经无路可走”,“再往前走就掉坑里了!”、“加速中共死亡”。

笔者仔细查对了这张照片的出处,可以肯定的是并非在中共中央或地方一级的官媒上刊登。但同样可以肯定的是这张照片百分之百的真实性,拍照的时间是6月9日下午。

有兴趣的读者和听众可以上网查对6月10日新华社的报道,《习近平在宁夏考察时强调 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战脱贫攻坚 继续建设经济繁荣民族团结环境优美人民富裕的美丽新宁夏》所配发的照片,其中之一是:“这是6月9日下午,习近平在银川市西夏区贺兰山东麓,听取贺兰山生态保护和环境综合整治情况汇报”,和我们在外面中文网站里看到的习近平面对一个大坑“忧心忡忡”的照片是同一场景。

另外,当时央视的新闻联播节目里也有这一段场景,配音解说是“习近平远眺贺兰山”云云。所以我们在网上看到的这习近平“面对眼前大坑忧心忡忡“的照片,应该是电视镜头的截图。而制作人发现这个寓意深刻的难得镜头之后,借此把习近平狠狠”高级黑“了一把,真真是高人一个!

不过话又说回来,正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用习近平宁夏考察期间面对的深坑“忧心忡忡”的照片来寓意他“已经无路可走”,还是有些言过其实。单从继续稳固自己独裁统治的角度,他习近平至少还有必要时就把李克强抛出去当替罪羊的选项。

早在李克强和习近平分别连任国务院总理和国主席之前的2016年,外界即有评论文章认为:“……习近平的首席经济事务顾问刘鹤的势头压过了总理李克强。李克强很可能会继续当总理,或许在发生重大危机时当替罪羊。”

任教于香港中文大学的中国问题专家林和立表当时也曾表示: “无疑地,眼前危机造成李克强地位不保。若届时情况恶化,那么习近平势必要找个替罪羊,牺牲的应是李克强。”

林和立先生当时所说的“危机”的内容,与当前习近平政权所面对的危难情势相比,简直就配用“危机”二字来形容了。所以,李克强本人就不要说在两年后中共二十大上连任政治局常委了,第二任总理的位置能否座满都要被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了。

而且,一旦习近平政权已经下作到了需要抛出一只或几只替罪羊来济危解难的话,届时最体面的解决方式就是由李克强自己称病,或者直接由李克强主动宣示“引咎辞职”。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