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香港人的新六四情结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6-06

香港人的新六四情结

今年六四。与31年前比,对香港人来说,意义不一样了。即使特府阻挠,香港人仍然会以各种方式参与,但已经不是当年的六四情结。



1989年六四发生时,香港正受前景困扰,移民蜂拥,民运和六四给香港人一个期待,就是以支持中国民主运动的方式想保住香港原有的秩序和价值。经过十多二十年后,发现中国民主不仅没有寸进,反而越来越极权,人民处于有史以来最卑贱的状态,尽管有一部分人成了暴发户。

主权转移之初,许多香港人曾安于做一个香港的中国人。随着中国从暗到明对香港的干预,力阻实现港人政治权利,随着特府施政对中国利益的倾斜,香港人特别年轻一代对「中国民主导致香港民主」「建设民主中国」已经不是感到遥远而是感到绝望了,香港本土思潮兴起,港人自主自救意识蓬勃,对支联会主办六四晚会的「爱国」主题有所杯葛,晚会人数下滑。

去年,六四在香港爆发了。与89年天安门不同的是,当年六四只发生在一个晚上,尽管凄惨,但社会很快平静下来。香港的六四是延绵大半年,连续不断的折磨,每天电视直播警察暴行,2,000多个不明原因的「尸体发现」,盛传的酷刑强暴,而镇压没完没了,在街上随便逮捕年轻人,只要年轻就有罪……。香港六四较八九六四残酷得多了。

当年中国的领导层还有相当多人站在支持学生的正义一方,包括总书记赵紫阳。中国领导层在镇压后必须大幅改组,才能稳住阵脚。现在,人大原班人马通过港版国安法,只有1票反对,6票弃权,2,878人全部当了应声虫。当年大陆的城市居民还有相当大部份支持学生。现在,大部分大陆人都幸灾乐祸地看着香港被蹂躏。

当年中国民运争取的是人们从来未有过的民主;香港反送中捍卫的是我们原来就有的自由。从来没有过的东西尽管渴望,却未必感受到民主自由可贵并愿意作牺牲;但尝惯自由滋味的香港多数人,是宁死也不愿意做奴隶的。

当年,香港还有许多人希望自己做「勇敢的中国人」,现在香港人即使想当中国人,中国绝大部分人已经把香港人视作异类了。

中国人把香港视为异类,香港人也没办法不把中国人视为异类。经过大半年的反送中运动,去年底的民调显示,有高达78%的受访者认为自己是广义的「香港人」(即回答「香港人」或「中国的香港人」),21% 认为自己是广义的「中国人」(即回答「中国人」或「香港的中国人」),而在1829岁年龄层,高达94%受访者自称为广义的「香港人」,而只有5%受访者自称为广义的「中国人」。年轻人代表香港的未来。

在香港人这种身份认同之下,最新的六四民调,香港还有51%的市民认为香港人有责任推动大陆民主发展,尽管已经比去年大幅下跌了约十个百分点。

香港人是不是还对促进中国民主怀抱希望?还在做大中华梦?我认为不是。从去年反送中到今年的港版国安法,香港人特别年轻人已经决心与中共对着干了。中共反民主吗?我们就偏偏要推动中国的民主,不计成败。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前天说,30年来,香港当局首次拒绝举办天安门晚会。如果对北京的意图有任何疑问,那就是拒绝香港人的声音和选择,使他们与大陆人一样。两制完蛋。

不准参与,香港人就偏偏要参与,以示我们要自由选择,拒绝奴役。对香港人来说,六四已经不是中国的六四,而是香港的六四。香港新六四情结是:自由,自主,抗共,这是我们的共识。


来源:苹果日报 / 李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