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共的升级版「一九八四」宏图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6-15

中共的升级版「一九八四」宏图

上周中国大陆社交媒体的热门词汇之一:「正确集体记忆」。这是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女士的杰出贡献。正当西方世界纷纷谴责中共在疫情爆发初期掩盖真相,操弄世卫,祸害全球之时,中国却弄出一本《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国行动》白皮书,以3.7万字几近通篇自我表扬。在68日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及此事,华春莹以一贯的大言不惭态度说:「中方发表白皮书绝不是为了辩护,而是为了记录。因为抗疫叙事不能被谎言误导玷污,而应留下正确的人类集体记忆。」



话音甫落,立即在中国网络世界炸开了锅。网民疑问:甚么是「正确」?甚么是「人类」?谁有权力定义正确,不正确的记忆和人如何处置?李文亮医生的遭遇算是一个例子吗?为甚么还没发明出来思想钢印?对于这些问题,中国政府从来不吝啬用行动作答:质疑的噪音即便不能删除干净,也会很快被为祖国抗疫胜利自豪的「后浪」淹没。华春莹可能也觉得奇怪,难道这不是政府每天都在做的事情吗,为何网民好像第一次知道一样惊叫?

思想钢印早已有了,否则为何那么多人相信六四屠杀是镇压暴乱?甚至为饿死打死几千万人的中共统治叫好?在因为思想罪杀了那么多人之后,也正因为「真理部」工作的成就,才会让网民不知道「不正确的记忆和人如何处置」!


向世界输出极权

中共在留下「正确集体记忆」方面的成就,很大程度上已超越了奥威尔《一九八四》里的描述。在小说里,真理部的工作相当严谨,主人公温斯顿的工作就是每天检查和修改过期报纸,让谎言前后一致。跟今天的中共比起来,这简直让人感动!今天的中共直接使用粗暴蛮横的战狼外交,警告「法律不是挡箭牌」,宣布《中英联合声明》是「过期的历史文件」,强说新冠病毒是美国军人带到武汉的。

真正值得好奇和追问的地方:为何外交部发言人要来干这个脏活?为何《一九八四》里没有外交部发言人?在国际关系方面,只有一个负责假装和另外两个大国打仗以维持民族主义情绪的「和平部」。奥威尔写道:「这背后隐藏着的,是一个虽然没有大声宣布、但彼此都心照不宣、成为行动的准则的事实,那就是在这三个超级大国,生活状况几乎一模一样」;「实际上三种哲学几乎难以分辨,而它们所支持的社会制度也根本没有区别」。

《一九八四》没有外交部,是因为全世界都变了极权统治。这就是中共正在追求的目标。以「中国方案」拯救世界成为中国舆论主流方向。习近平上台以后,中国领导人出席国际会议,不再只是宣示中国的发展,而是为世界未来指明方向。

今年六四屠杀祭日前后,我参加了两次网络纪念会议,都使用Zoom软件。不出所料,两次会议都分别遭多次中断。Zoom创办人和大部分研发团队来自中国,和中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令人惊讶的是,611日,Zoom发表声明,没有像别的公司那样躲躲闪闪,而是直接承认在5月和6月初接到中国政府通知,并执行了它的指示。它说犯下的错误只是不该影响「中国大陆以外用户」,不应该关闭会议,而是应该按所在国家封锁与会者。正如柏林出版的《每日镜报》评论所言:「Zoom压根就不尝试美化自己的行为,该公司表示,今后还会继续遵从中国政府有关此类『违法活动』的指示。」

这只是一个最新的例子,展示了中共给全人类留下「正确集体记忆」的野心。在这个升级版「一九八四」的宏图大业中,香港的命运只是一个开始。



来源:苹果日报 / 长平  时事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