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港版国安法关了中国开放大门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6-30

港版国安法关了中国开放大门

有关港版国安法的讨论集中在此恶法如何箝制特区的司法独立与高度自治,使一国两制荡然无存。但特区国安法同时违反了邓小平为首的改革派,在8090年代希望行使资本主义与英式普通法的香港可以为大陆的改革开放尽一分力,起启蒙与宣导的作用。此所以邓小平在80年代有「希望在中国多建立几个香港」的豪言壮语!



当然,从文革到六四屠城到2015709大抓捕维权律师事件,港人都站在正义、真理与改革这一边,给予大陆党内开明派、公民社会、知识分子与「新黑五类」莫大帮助。一方面,香港的工商界与专业人士鼓励大陆进入WTO、经济与国际接轨,另方面,了解大陆政治与世界潮流的专家不停鞭挞中共的毛派与其他死硬保守派。
港失启蒙内地的作用
名义上,港版国安法要打击的是自去年6月以来反送中的勇武示威者,包括鼓吹港独与自决的人士。部分嫌疑犯了「分裂国家罪、颠覆国家政权罪、恐怖活动罪、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的人士,更可能被押返大陆审讯与服刑。中共与人大对这些「罪状」有绝对解释权。所谓颠覆国家政权包不包括香港评论界批判企图复辟毛泽东思想的极左政权?前几年的铜锣湾书店事件不是北京派人到泰国与香港绑架曾经出书暴露中共暴政的出版人吗?而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是否包含曾在西方,尤其是美国国会、商会与大学发表反共言论的香港意见领袖?

港版国安法出台之后,大陆的知识分子、NGO成员,包括宗教人士将很难在香港获得世界上的新资讯,或通过香港取得国外团体的援助。他们来港将更困难,在香港参加大专院校或公民社会组织的活动时亦难畅所欲言。原因很简单,大陆的安全与公安部门将派大批人马来港,而他们针对与调查的对象除了西方领事馆与美、欧在港的半官方机构外,还包括本地的学术界、宗教组织,尤其是和国内有交往的NGO。年复一年在香港有分支的外国人权组织,如国际特赦、人权观察等以及本地的律师、工运、维权NGO都详细报道了如清华大学法律教授许章润和维权律师王全璋的遭遇。以后西方驻港与本地的人权组织极可能会被打压。香港逐渐丧失了支援大陆思想解放运动的桥头堡作用。

香港作为大陆主要新闻中心地位也岌岌可危。在北京工作过的新闻从业员都知道,驻京记者备受24小时监控,但外国记者在香港没有受到太多限制。在大陆封闭的国度里,很多知识分子靠来自特区的新闻,有时通过「出口转内销」的方法了解并揭露中共内部权斗与其他大陆媒体禁登的消息。国安法通过后,西方传媒驻港可能要经过严苛的审批过程。中国的大门又进一步关紧。

除了国安单位外,中南海已命令更多国企和央企来香港指点江山,目的是让香港人知道谁是他们的老板。不幸的是,在8090年代香港商人教导大陆干部与权贵如何融入西方的经济制度与规矩,但近年来港的土共大款却政治挂帅,要求香港的法律与会计等行业把「为祖国服务」凌驾于国际惯例。前一阵连驻港的跨国银行都要接受大陆经商的逻辑向阿爷表忠,公开支持国安法。邓小平当年希望香港可以指引大陆企业如何「入世」,但国安法通过之后,香港将丧尽其启蒙的功能,一国两制灭亡后大陆将更彻底走毛派的回头路。


来源:苹果日报 / 林和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