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国洪灾严重 三峡大坝风险争议再起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6-26

中国洪灾严重 三峡大坝风险争议再起

长江中上游连日暴雨,大陆中央气象台预报,24日降雨达高峰,汛情不容乐观,将考验长江三峡大坝的防洪能力。目前贵州、安徽等26省出现洪水,1120万民众受灾,经济损失已逾240亿元人民币,灾情还在扩大中。在中美贸易战、新冠疫情冲击之后,洪灾也成中共当局新难题。

重庆遇80年来最大洪水



由于全球气候暖化,各地气候异常,俄罗斯西伯利亚小镇维尔霍扬斯克(Verkhoyansk),过去曾出现摄氏零下68度的极低温,没想到20日竟测得高温38度,打破北极圈最高温纪录;挪威也出现永冻层溶解,陆块滑落海中的异常现象。

贵州至长江中下游豪雨,也是异常气候的产物;北京中央气象台持续发布暴雨黄色预警,重庆更在22日出现80年来第一次「洪水红色预警」,警示长江上游支流的重庆綦江恐爆发「超历史洪水」,造成十几万人无家可归。降雨23日进入最强时刻,24日降雨带整体南移,湖南、广西、江西等省区将持续豪雨,各级政府严阵以待。

三峡大坝能否挡住洪灾,坝体是否承受得住;如被迫开闸放水,对下游民众会不会造成生命财产损失和更大灾难?网上多位自称水利专家的人说,大坝没有防洪功能,呼吁长江中下游6亿民众及早准备逃生,一旦溃堤洪水将一路冲到上海,「上海将变成海上」;但不排洪,上游地区洪泛会更严重,大坝已形成上下游难兼顾的状态。

三峡大坝2003年落成,2009年完全运作。但建成不久,质疑工程品质不佳的说法就不断,中共党媒也将大坝防洪能力从抵抗万年一遇的洪水、千年一遇,一路下修到百年一遇。其中有客观因素,譬如强降雨的频率比以前大,却让民众担心大坝的可靠性。

这次恐慌主要因央视21日报导,「三峡库区水位持续上涨,目前库区水位接近147米,超出防洪限制水位近2米。」超出防洪限制水位近2米,乍看让民间担忧水库可能溃堤。但其实,防洪限制水位是指汛期来临前,水库将水位降至限制水位,腾出库容迎接可能到来大水。

三峡水库在汛期防洪限制水位145米,但非汛期保持较高水位用于供水、发电、灌溉等。水库正常蓄水位高达175米,连日大雨水位不过上升2公尺,远远不到正常蓄水位。

2010年长江水利委主任蔡其华曾说,「不能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到三峡大坝上」,这话招致网民讥讽,但也不能算错。不仅长江主干流需要防洪整治,对支流地区限建、水土保持都是当务之急。即使这次支流造成洪水灾情,未来可能影响长江主干水情,却不可不慎。

至于讨论三峡大坝强固程度,争论从兴建迄今不断,现在却流于随便给人戴政治帽子。让人回想50年代中共内部不断论证是否要兴建大坝,当时意见虽不同,都还心平气和争论,不至于上纲上线。

1992年,全国人大审议长江三峡大坝工程,2633名人大代表参与表决,结果赞成票仅1767票,反对177票,弃权664票,25人未按表决器,赞成票只占总票数67%,是迄今为止人大得票率最低的议案。后来工程竣工,胡锦涛、温家宝回避出席剪彩,使争议延续迄今。

如今微博上有关三峡大坝的质疑与报导大量消失,大陆只剩官方一面之词,但境外质疑声音不断,让恐慌持续存在。短期内要应对谣言和假新闻,资讯必须透明,但这是中共的软肋,只准自己讲话,不让别人说话,当百姓是傻瓜,这种状况不变,就是谣言的温床。

三峡大坝从年初传出外国卫星照片显示,坝体出现位移扭曲,官方辟谣澄清,指卫星照片是不同角度拍摄合成,因此变形;并解释说在压力作用下,一般建筑物都会产生一定位移,是正常现象。后来又说,坝顶水平位移为30毫米;坝基水平位移「很小」,都属正常范围。

在缺乏国际独立机构调查认证下,是否真的正常,李克强总理日前签署三峡保卫令,反而让民众质疑更多。不仅大坝强度当年有武警参与建造,工程品质被质疑,现在大洪水来临,能否发生防洪作用,包括大坝建成后不断有频繁地震,都需有合理解释和风险评估。

建筑水坝防洪蓄水,用作水力发电,本是国土永续经营的做法之一,但国际上对巨型水坝兴建早有不同评价,三峡大坝却成中国的典范工程、面子工程。现在攸关6亿人身家性命安全,北京当局却听任民间恐慌蔓延,实在不够实事求是。


来源:世界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