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立国安法 权贵惶恐不安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6-05

立国安法 权贵惶恐不安

中央政府突然宣布制订港区国安法,说要打击港独和止暴制乱,一众本地权贵随即站出来支持,不理中央立法是否违反《基本法》第23条,以及能否有效止暴制乱和打击恐怖活动。近日美国因警暴而触发大规模暴乱,说明即使有严苛的国安法和反恐法,若不处理好警暴和社会深层次矛盾,亦无助止暴制乱。



担心23条影响走资

香港回归祖国近23年,特区政府仍未为23条立法,最终要逼中央出手,历任特首确实失职,理应问责。回归以来立法会一直由建制派操控,要他们为23条立法,根本没有难度。特区政府及立法会迟迟没有立法,背后自有原因,又怎能怪罪于反对派?

事实上本地不少权贵对共产党缺乏信心,自己及家人早有外国居留权,留港只想赚到尽,故此一直反对普选,对23条立法亦有戒心,担心失去政治免费午餐和走资渠道。九七回归后,本地权贵为自身利益明争暗斗,喜爱找中联办助选和筹款,又不时上京告御状,明明是「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他们却要中央介入,插手干预香港事务,分配政治和经济利益,破坏一国两制,陷中央于不义。

首任特首董建华出身商界,施政偏袒大财团,早已令商界分裂。2002年董生在无对手下连任,之后不理沙士疫症,经济衰退,强行为23条立法,触发50万人上街抗议。最后建制派议员田北俊倒戈,辞任行会并表明反对立法,董生只好撤回立法。2012年特首竞选,建制派出现严重分裂,互揭疮疤,不单爆出候选人涉及婚外情、僭建、没有申报利益,就连行会保密资料也外泄。最后董生支持的梁振英击败唐英年当选特首,本地财阀失势,在内地及香港大举撤资。

过了五年,2017年特首竞选,董生没有支持梁振英连任,反而拥抱林郑月娥出任特首。林郑上台后,不知何故在20196月强行修订《逃犯条例》,把一众曾经在两岸四地犯法的权贵吓得死去活来,不少人准备落荒而逃。一些代表商界利益的立法会议员表面上支持修例,实质却是反对。

恐贪官失势累清算

自去年6月,香港出现多次过百万人反修例示威游行,连原本支持政府的商人也走上街,和平示威后来演变成暴力冲击立法会、政府机构及中联办。林郑一直不肯撤回修例,又拒绝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去调查暴力根源,以致暴力越演越激。

特区政府官员、亲建制人士和他们的喉舌,近日纷纷表态支持中央制订港区国安法,以为可以打击泛民,令他们丧胆。事实上回归前的民主派人士,一直坚持「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是「和理非」一族,从来反对港独和暴力。民主派人士所担心的是中央为港立国安法后,若以言入罪,执法不公,人权自由得不到保障,将破坏一国两制,令香港失去国际金融中心地位。

中央制订港区国安法后自然令本地权贵惶恐不安,这些人过去最有机会接触国家和特区机密,不时以离岸公司隐藏资金流向,又经常与内地失势官员(包括中联办及港澳办官员)往来,甚至涉及内地贪官的金钱交易和权力斗争。香港引入国安法后,情况类似修订《逃犯条例》,一些与内地失势贪官有紧密接触的本地权贵,自然担心被清算,会想办法抽身而去。


来源:苹果日报 / 林本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