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三代人的共识:中国人需要自由呼吸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6-04

三代人的共识:中国人需要自由呼吸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最近在社媒平台推特上说“我无法呼吸”(I can't breathe),借以讽刺美国的人权情况,却遭舆论消遣,说她总算说实话,喊出了中国国民各种权利与自由受打压而窒息的心声。六四天安门大屠杀31周年之际,中国人民还要等多久,才能大口自由呼吸?

19895月时的北京天安门广场


“我们记住六四,是因为最坏的中国在那儿,可是,最好的中国也在那儿。”这是美国著名汉学家林培瑞(Perry Link)在非营利组织“人道中国”举办纪念六四的网上活动中,呼吁人们勿忘六四。

1989那一年,前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教授周孝正在北京,亲身经历了中国官方镇压学运的过程;美国人权组织“人道中国”创办人周锋锁则是天安门广场上精神抖擞的学生领袖,在运动中组织“学运之声”广播台,最后被官方通缉逮捕;那一年,国际组织“人权观察”(Human Right Watch)的中国研究员王亚秋才刚刚降临人世。

31年过去,他们三个不同时代的人在美国得以自由呼吸,独立思考。回看中国国内,谈到中国人的窒息状态不断恶化,异口同声在六四前夕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他们的感慨。

王亚秋:“中国人权现在的状况是31年、也就是天安门镇压之后,最差的情况,就更不要说大口自由呼吸了。”

周锋锁:“31年来,自由的空间越来越缩小”。

周孝正:“当然是越来越不自由啊,这明摆着的事儿嘛!”

在国内的人不是没争取。从人权律师、女权运动者、非政府组织,到一般普通公民在日常生活中坚持不懈都在维护自己的权利,或是帮弱势群体维权。但是,每一次反抗,迎来的是中共一次次更重手的打压。

习近平成一尊   中国自由空间消失

他们三人都谈到,没有真正的言论自由,让所有正常社会中遇到不公平、不正义时,可以有的纠错机制,到了中国都被迫失灵,凡事只能期待中南海里那一个人、那一尊做出决定。这是中国整个大环境越来越窒息的主因,而富起来的中国,让中国共产党有更多资源、高科技来压迫人民。

周孝正说:“习近平是倒行逆施,全面开倒车啊,他有一句话说的,该改的、我们都改了,‘不该改的、坚决不改’。他这真叫横啊!”

周锋锁则指出,“最可怕的是网路科技的发达与全球化,空间被压缩到他们针对人民的监控,可以精致到任何瞬间、任何一个人。”

王亚秋也说,“自从习近平上台之后恶化的情况是非常明显的,我觉得是全面的,对整个公民社会与中国社会的压制都是越来越厉害。”

王亚秋回忆,中国在网际网路刚开始发展时,管制技术还没那么强大。2005年,还是高中生的她也才因此接触到外界真实的资讯,得以了解学校不会教的“天安门事件”。正因为如此,她更认为提供多元资讯,和中国民众保持各种形式的接触,至关重要。

“不要觉得特别沮丧,觉得国内人好像听不见。很多时候,只是我们不知道国内的人在看而已。”王亚秋说。

中国人民要自由呼吸 体制改革必须前行

外界还能怎么帮助中国民众能够大口畅快呼吸?当年亲身参与学运的周锋锁说,只有政权更替这一途。

周锋锁:“这是美国的政策与所有人必须意识到的。中国不能民主化的话,中国像新冠肺炎这样的瘟疫,会不断来临。”

而已经退休的周孝正,也认同必须釜底抽薪。中国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有台湾做样本。

“真正要改变这个制度,就要改变土壤,中国要全面学习台湾。”周孝正说。

记住六四历史伤口,也是为了中国人民能实现更好生活的追求。31年,周孝正、周锋锁、王亚秋,三代人一棒接一棒,他们没有遗忘。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