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金融高管看中国“伟大魔术师” 北京面临四十年最麻烦时刻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6-18

金融高管看中国“伟大魔术师” 北京面临四十年最麻烦时刻

中华信评前总经理兼执行长陈松兴6月16日在一场对台商座谈中表示,中国共产党是“伟大魔术师”,明明亏一屁股债,却能搞成赚一大笔钱。陈松兴提到,中国经济面临四十年来最麻烦的时候,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提出的“地摊经济”等于公开挑战习近平。


前中华信评总经理兼执行长陈松兴称中国经济陷入40年最麻烦时刻

陈松兴过去与中国相关的工作经验二十年,常驻中国十四年,对中国经济有精辟的观察。信评公司出身的陈松兴说,他从来没有相信过中国数字,但是可以参考。中国愿意承认今年Q1(第一季度)衰退6.8%,可见情况有多严重。今年连经济成长目标都定不出来,所以要达到小康社会水平很难。

陈松兴进一步提出,过去中国是世界工厂,但是全球供应链改组,世界工厂地位一定改变。现在疫情后复工,中国是计算“用电量”,但是很多工厂就把电开着。如果大家看到那些翻墙Youtuber的影片就知道,发现没有订单,公司请人走路,工厂直接关掉,我也没钱给你,工厂机器随人搬。陈松兴提出,中国因为加速复工,难免会引发第二波感染,大部分产业都受伤。

陈松兴:“我形容习近平、或中国共产党是‘伟大魔术师’,明明亏了一屁股债,可以弄成我赚了一大笔钱。你如果看他过去怎么藏不良资产,强调我们GDP多少、小康社会,结果李克强出来打脸,没有,我们大部分的人都没钱。我还要做’地摊经济’。”

中国高杠杆堆砌高成长 经济下行银行压力大

陈松兴提出,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 (OECD) 今年3月下调中国GDP预测,从5.7% 下调至 4.9%。陈松兴打包票提醒台下台商,中国经济比各位表面看起来更差,台商钱要拿回来很难,而且越来越难,现在连大额提款都要先登记。他也点出中国世界工厂危机,过去只是制造业的组装,现实问题是要达到下一波经济获所得成长,必须在科技、技术要有明显突破,美国已经看穿下手阻挡,让中国技术无法突破。

再加上过去中国大陆为追求经济高速成长,纷纷以举债等高杠杆方式投入开发,随之而来潜藏的债务危机也随之浮现。陈松兴点出,中国债务很短时间就膨胀到GDP 310%,他认为310%“是保守的”。中国与美国不同,美国可以靠印美钞、发行债券,但是中国行不通。

陈松兴:“中国没有美金就挂掉,现在就是缺美金,靠人民币只有国内的市场,所以他有债务问题,很多企业会倒掉,倒掉银行也会受影响,所以他的金融稳定会出事,所以他不敢开放人民币跟美元流动,因为他有资本流出的压力。我自己很早就估,人民币汇率不可能维持,人民币非贬不可。”

陈松兴也提及,中国的公司举债有的在香港、纽约或其他地区,在香港的中资银行数目不多,却占香港金融业资产三分之一,资产规模是中国GDP 8%以上。光是几家在香港中资银行的资产,也就是放款规模是中国GDP8%,由此可知规模有多大。

中资企业依赖在香港融资

陈松信:0905“中国银行业的放款,钱给这些企业的钱,是从国外拿的。因为港币等于美元等于强势货币,他的国企也都是在香港、要不就是纽约拿钱,他在欧洲发的是人民币债券,美国为何要切断香港,因为我就是要切断你的银根。”

中国包括地方政府、个人投资房地产,无不靠高度杠杆支撑。中国家居负债超过5成,几乎都用在不动产贷款。买房贷款约七成,房价只要跌3成,他就要被迫断头。陈松兴举例看看深圳,很多人房贷缴不出变成银行呆帐,去年中国银行倒闭6家,他预期今年肯定不止这数字。

今年二月标准普尔全球评级(S&P Global Ratings)提出警告,随着冠状病毒疫情重创中国经济,当地银行业的逾期放款余额在最坏情况下可能会暴增7.7兆元(相当于1.1兆美元)10.1兆元、逾期放款占比升至7.8%

陈松信以曾经担任信评公司高管经验告诉台商,中国的呆帐数要“乘以10”。标准普尔上周发的文章也提到,中国逾期放款应该“乘以10”,验证他的说法,也可知道多严重。

陈松信:“这表示如果想跟中国银行借钱,他的银行呆帐多,他就必须’打呆’,’打呆’就会把资本吃掉,因为他放款是他资本的倍数,他能够放款的余额就减少,更多人借不到钱,民企借不到钱,国企又没有效率,有效率的借不到钱,你说经济会多有多好?”

中国外汇持续失血 金融圈“看贬”人民币

中国经济下行加剧,还面临外汇持续汇出的压力,中国外汇在成长期最高曾达4万亿美元,现在是3.1万亿美元。中国现在的管制是,中国企业在国外有美元应收帐款全部列管,不让企业把美金放在境外。国际货币基金也预测,中国最慢到2022年经常帐是赤字。

陈松兴:“中国领导人40年来没有遇过这么麻烦的事,所以你看最近习近平都不太笑得出来。潜在的失业问题,因为他最怕失业问题造成‘造反’,有所谓‘社会事件’。官方数字目前失业率大概6%,我是不相信!年轻人 13.8%,今年大学毕业生有874万人,再怎么乐观,至少一半的人失业。”

中国特色主义遇瓶颈 陈松兴:李克强挑战习大大

陈松兴谈到,所谓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追求的是军事跟经济的霸权,牺牲环保、牺牲公卫。陈松兴抛出一个疑问,中国现在的体制、结构能不能应付这么剧烈挑战?

陈松兴:“李克强如果在习近平最强时,你敢挑战他吗?你今天已经公开出来挑战习大大,因为2020(应为2022)政治局要换届,你现在是国家终身领导人,其实党跟军是另外一回事,政治局改组才是大事,搓一搓、乔一乔搞不好就被搓掉了。”
陈松兴总结,当金融圈的人都在问,人民币今年会贬到哪里,中国的资金汇出压力更大,企业需要付出的手续费、佣金的代价也越来越高。对中国现在要考虑的是,会不会像日本一样陷入资产泡沫,是不是进入长期衰退?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