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总踩低地摊经济「狠掴」李克强 怎叫人尊重中央政府?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6-08

习总踩低地摊经济「狠掴」李克强 怎叫人尊重中央政府?

盛传已久的「习李斗」,近日终于公开白热化,「花生指数」甚高。自上任以来就一直被视为「弱势总理」的李克强,早前大力提倡「地摊经济」,正当这股热潮席卷全国之际,被中共中央宣传部突然急降温,禁止媒体报道宣传。就这样,「地摊经济」如同清朝「百日维新」般下场,不足一周内极速玩完。对于李克强来说,这和被习总公开掌掴根本无分别,看在全国人民眼中,又情何以堪?日后,还有谁人会尊重由李克强所掌管的国务院?


中共「一党专政」,是铁一般的事实,但过去除了文革一段日子,中共还能勉强称得上尊重国务院作为主掌全国经济、民生与社会行政管理的中央政府角色;身兼国家主席的中共总书记,与国务院总理的分工及权责,亦尚算相对清晰。而过去的两任国家领导人,江泽民与朱熔基、胡锦涛与温家宝,在任期间至少能够维持表面上的和谐关系,即使传闻有不和或嫌隙,或者会暗中较劲,但不至于发展至公开互扯后腿吧!?

习总与李克强在2013年分别就任国家主席、国务院总理后,外界曾以「习李体制」来形容二人的领导,随后还有所谓的「李克强经济学」,当年甚至有一个相当有趣的英文番译Likonomics,此词源自英国巴克莱资本(Barclays Capital)亚洲首席经济学家黄益平,简单而言,就是采取去杠杆化、结构性改革、转换政府职能、开放市场以及减费退税等政策,来推动经济发展。这个时候,李克强风头一时无两,Likonomics更不时出现在西方媒体的报道或评论中,及至2016年,这个词汇开始被Xiconomics所取代,201712月北京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更出现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李克强经济学」从此绝迹。这时,外界亦开始察觉到,李克强已被习总边缘化,而他所推动的经济政策大部分都无疾而终。

2018年的全国两会,习总成功修宪,永续连任,定于一尊,外界普遍认为李克强的权力已被架空,甚至觉得他已沦为「虚位总理」。正如北京学者吴强所指,习李已不再是第一号人物和第二号人物的关系,而转变为主导者与附庸者的关系。而自习总在全面介入经济管理事务后,国务院的宏观经济调控职能不断萎缩,变成党中央的执行机构。

李克强在中美贸易谈判上,全无影踪;在处理武汉肺炎疫情上,更加是靠边站,变得有名无实。权力被架空的李克强,可曾试过反抗?不少评论认为,每年全国两会闭幕后的总理记者会,是李克强难得向全世界表现自己真正想法的个人骚,在今年的记者会上,李克强提及「地摊经济」,应属「脱稿」之作;至于他表示,中国尚有6亿人月均收入在1千元人民币以下,就普遍被认为直接「笃爆」了习总的小康脱贫梦。法广网记者形容得更妙,指李克强这番话戳穿了「一个巨大华丽的泡沫」。只可惜,即使李克强讲老实话,但在当今的中国政治制度下,这跟公开羞辱习总无异。

或许这就是李克强在山东提出要搞「地摊经济」后不足一周时间,便遭中宣部下令全面急降温的原因。问题是「地摊经济」,会不会是李克强「先斩后奏」,事前并没得到中共内部同意的个人构想?从原先媒体铺天盖地的宣传以及所发动的舆论攻势来看,似乎不太可能!最吊诡的是,北京市官方竟然也公开反对「地摊经济」,表示「游商满街」不利树立首都和国家良好形象,亦即是说靠做小贩打救经济,不够格调;潜台词是,与其令已跻身世界强国的国家蒙羞,倒不如让提出这个政策的总理来蒙羞好了。

然而,面对中美贸易战与武汉肺炎疫情的双重打击下,中共不惜「_烂块面」,将内部权斗公诸于世,也要极迅速推倒「地摊经济」,上演这出由一号人物斗垮二号人物的戏码,岂不是更加无面?为所谓的「国家良好形象」而不理人民死活,连放宽限制,容让小贩摆档维生也不允许,真的有点让人无语。相信就连内地人,或许也会问由李克强所领导的国务院中央政府,以后还有甚么权威与公信力可言?

后记:

正如有读者留言,所谓「地摊经济」,其实是平常不过的民间经济活动,无论经营者选择继续参与或离开,都由市场所决定,完全不用政府参与或鼓励。过去不少社会学的研究均显示,小贩聚在一起摆档叫卖,很快会形成一套自我运作或管理的「规则」(Norms);政府要做的,其实好简单,就是放宽管制,加强卫生管理。虽然内地媒体被禁止宣传报道「地摊经济」,但这两天在微博,均充斥着网民对各地的小贩地摊的关注,很多的「市集」或「夜市」都变成打卡的热点;亦有不少自媒体对「地摊经济」作出认真的讨论,深入程度比起许多官媒不分青红皂白、紧跟党路线走的所谓专业报道,不知强几多倍。这亦再一次证明,中共只顾内部权斗,已严重脱离现实与群众。

来源:苹果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