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强权统治者休想安枕无忧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6-24

强权统治者休想安枕无忧

没有最荒谬,只有更荒谬。大陆黑箱炮制国安法。未见过条文细节,退休终审庭大法官李国能凭新闻报道,指国安法案件由特首指定的法官审理,将「损害司法独立」(undermine the independent judicial power),危及香港的根基。同样未见过条文内容,此可无碍林郑振振其词「严正反驳」国安法有损司法独立之说。瞎子摸象而以为真理在握,岂不荒谬?



国之将亡 必有妖孽

林郑再三强调自己非但是行政部门之首,且多一重身份──代表整个香港。虽贵为特区之首,林郑可不得不招认,尽管国安法令社会上下人心惶惶,她对条文内容的掌握远远不及人大常委谭耀宗。说到底,她也有777票支持,谭耀宗有多少票?人大常委有的到底是个甚么货色的立法程序,这样的程序到底又能议订出甚么货色的法律,不言而喻。

程序见不得光、内容隐密、民众不受咨询更莫说参与议论,毕生致力法治的李国能竟又深信这样制订的法律,会依循无罪假设、无追溯力等香港人熟悉的普通法原则,而予与默许。对人大立法如斯有信心,李官不难会照单全收张晓明就大陆司法体制作的说明:

「就刑事司法制度而言……其实内地与香港差不太多。内地办案时也坚持正当程式原则,坚持罪刑法定、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罪刑相适应原则,坚持无罪推定、疑罪从无原则,严格遵循非法证据排除原则,证明被告人有罪的举证责任由检控方承担,充份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其他诉讼参与人依法享有的辩护权和其他诉讼权利。」

见过世面、不是昨天才出生的香港人当然知道那是擘大眼讲大话了。果是跟香港「差不多」,何不依循香港的立法程序,摊开来让公众辨明是非黑白、公开讨论、公平表决,而须黑箱操作?更为荒谬的是,国安法明明是霸王硬上弓了,谭耀宗竟又要香港人谢主隆恩,「体谅中央的苦心」。稍为自重的香港人不会这样做,有「香江第一能吏」之称的任志刚却做到了;他扬言闻国安法而「感谢主」,只差没有说他可有感激涕零,面北叩响头如捣蒜。国之将亡,必有妖孽,信焉。

暴力镇压 难平怒火

中共统治的看家本领除了擘大眼、讲大话,则是大石砸死蟹,暴力镇压。香港资讯自由流通,香港人知多识广,中共讲大话的伎俩老早失灵。欺骗不成,老羞成怒,只好使出铁腕。然而一个半世纪以来自由开放的香港赢得遍天下的朋友,看到中共向香港投砸大石,世人寄予同情、发出怒吼。大石确能砸死蟹。强权镇压下自由不再的香港将丧失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毁掉香港,习近平做硬朱熔基口中的民族罪人。中国梦云乎哉?

若非IQ零蛋,甚么神经正常的人会挑这个时候拿香港来像拆浙江十字架般打个稀巴烂?武汉病毒,死人数以十万计、陷举世经济于前所未见之困局,早已是众矢之的。大陆是病毒的原爆点,当又不能幸免。国内,经济不前,失业涨升,地摊经济复活。国外,除了北韩、伊朗、俄罗斯、委内瑞拉这些难兄难弟,再没有多少朋友。内外交困,此乃开放以来所未见之艰困局面。打肿面子充胖子便能推卸这个黑镬,那会这般便宜?

黑箱操作,快刀斩乱麻,「通过」国安法──没有自由意志的举手机器会不通过么?──又如何?逆权抗争逮捕了近9,000人,年龄从11岁到83岁,足见人们无分年龄、性别、职业、等级都鄙视不正当的权力。强权镇压从来平息不了人们心中的怒火,早晚反抗,而自古皆然。不为人认受的拥权者休想安枕无忧。


来源:苹果日报 / 古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