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共高层能否让习近平体面下台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6-20

中共高层能否让习近平体面下台

中央党校教授蔡霞的一个讲话最近在推特平台放出后,在华语世界广为传播。我不清楚她这个讲话的时机和背景,但讲话提出的「换人」已经引起了外界共鸣。东京大学教授松田康博612日在接受外媒采访时也表示,中国目前诸事不顺,更换领导人是给国家一个机会。

在中共高层,无论党政军,无论枪杆子、刀把子和笔杆子,都不掌握在改革派和自由派手上,而是被习近平的亲信和同盟把控


事实上,无论蔡霞还是松田康博,反映的并不是她/他个人看法,而是国内外特别是中国自由派和党内改革派相当一批人的共识。这种让习退位的声音在今年新冠疫情爆发以来正以各种不同方式表现出,人们在「二许」和任志强的文章里能够鲜明地感觉到这点。蔡霞的讲话是对他们的呼应──假如她的讲话是前不久录的──用她的话说,党内高层应为了拯救国家起身做出一个决议请习退休,「体面地退居二线,去养老,不要再干预,我们党才有可能调头。如果说这个人不下去,我们党没有机会」。

我在20189月的一次讲座及文章中,曾明确表示中国民主革命当下的策略是先反习再反共,两步走,这样成功的概率才很大。我当时的理由是,习集中了党内外、国内外所有矛盾的焦点,反习是中国社会尤其中共内部的最大公约数。

而且,鉴于习掌控了党政军大权,一旦他下台──不论何种方式──自然会促使中共内部的分化重组,很有可能,经过一场残酷的厮杀,中共再难经受得住内部尤其是党内高层的撕裂,从此走向瓦解。如果不分矛盾和主次,把习和中共搞和在一起,认为习胁迫了中共,反习就要连共一块反,那么,不但共反不了,习也可能反不了。因为尽管习大权在握,但他毕竟不等于组织本身,其力量不可能大于组织的力量,将习和共一起反,会让党内改革派处于尴尬处境,最后逼得他们不得不起来保党,从而客观上有助于习。这还不讲更多依附于党的寄生虫被惊动也来护党护习。

川普政府对华外交政策方向反了

但在此后我没看到海外的反对力量这样做,虽然他们把枪管对准习近平,但也不放过中共,将两者绑在一起反。我当时提出这个策略,不仅仅是说给国内外民主力量听的,也是说给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听的,要它们为中国国内的自由派和党内改革派创造好的外部条件,有利于他们反习。

可惜川普政府后来实施的对华外交政策,方向完全反了,我称之为「基本不反习,半反共,大反中」,美国这样做,出自其地缘政治考量,或许有它的道理,毕竟美国的利益不等于中国自由派和党内改革派的利益,虽然两者有着交集,然而经过这么一刺激,也把许多中国的民众尤其是底层大众赶到中共一边去了,因为受中共宣传所惑,他们中的多数人认为,中共和美国的对抗,是在维护国家利益,而反对派是卖国的。好在最近美国的对华政策有所调整,将中共和中国人民区分开来,但围堵大势形成后,要改变民众对美国的看法,作用有限。

我的上述分析是要说明,如今让习让位,无论是体面地让位还是用一种激烈的方式逼其让位,基本不可能了,如果不说完全不可能的话。

习上台已经七年多,权势如日中天,是在19大及之后的一段时间。随着美中贸易战的开打及双方敌意的加强,在谈谈打打中,习的权力受到外部第一次真正挑战,这给党内权力的洗牌带来机会,但若说此时党内高层能够将习赶下台,是过高估计了他们的力量,尽管在这一过程中,不时传出各种政变的传闻,但基本可以确定,这是外界的好事者出于搞局有意制造的「谣言」。

习权力第二次受到较大的挑战,是香港去年5月开始的反送中抗争。如果说贸易战是习近平遇到的美国这个对手,香港抗争则是中国的内部事务,虽然有着「一国两制」的护栏让习不能像对待内地抗议一样对待香港,可毕竟香港也在中国的管辖下,持续半年多的香港抗争,期间还出现了勇武派的局部暴力行为,但北京除了口头警告和依赖港警外,居然束手无策,让民众对北京处理香港的手段深感失望。因为多数民众希望看到习中央对香港反对派采取更强硬态度。

这对习近平权威的打击是很严重的,人们首次发现,他的权力只能在罗湖关口以北才起作用。国内民意对他很不利,倘若这个时候党内有力量发起对习的不信任投票,虽然不大可能罢免他,但对他也会有很大制约。可惜,10月的大阅兵让人们看到习对军队的掌控。

错失最有可能拉习下马的机会

习最近一次也是最严重的权力挑战,是今年二、三月的新冠疫情。武汉封城和疫情的全面扩散,包括对李文亮医生的训诫被传播后导致的天怒人怨,让习政权和中共的野蛮无能完全暴露于世,习本人更是颜面扫地,权威急剧坠落,以致他不得不出来回应社会自己是「亲自指挥亲自部署」。从二月和三月的政治局会议看,习此时的心情应该糟糕透顶,对疫情是否能尽快控制住,是否会导致经济社会失序,甚至是否会引发局部动荡根本没底,致使在新闻报导里,不敢写上「以习思想为指导,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之类陈词滥调。

假如此时党内的改革力量特别是政治局内,有人借着民心民意的完全变化提出重新评价这届中央,检讨十八大以来的路线,应该会得到社会广泛回应,纵使习近平还握有枪杆子和刀把子,但在新冠病毒这个敌人和民怨面前,枪杆子和刀把子也是会反水的,毕竟他们不是习的私人工具,会衡量民心的向背。这是最有可能将习拉下马的一次机会。

也许党内有高官准备这样做,对习摊派,然而大概是习运气未绝,中国的疫情居然在中共的严防死守下两个月里给控制住了,反而西方特别是美国的疫情如野火般一发不可收拾,中西疫情的反转使民众对习和中共的怨气消失得差不多,官媒趁之把这套抗疫经验宣传为中共的治理优势,是习近平领导有方。习原来忧虑的民心和政权稳定问题都没出现,这让他真正找到了制度自信和道路自信的感觉,所以四、五两月的政治局会议的调子为之一变,「四个意识」、「四个自信」、「两个维护」的「紧箍咒」重又出现。

5月底召开的两会更是变成了习的个人表功会。虽然国际社会这段时期对中国的追责和索赔之声不绝于耳,川普政府为国内选举更是全力打击中国,但习近平借着尽早控制疫情赢得的民意支持渡过了他上台以来的最大危机,重新牢牢掌控大权,并在中国确立了国家主义的叙事话语,以对抗美国,从而在意识形态上加固了自己统治的合法性。

政治是力量的对比。在中共高层,无论党政军,无论枪杆子、刀把子和笔杆子,都不掌握在改革派和自由派手上,而是被习的亲信和同盟把控。党内改革派和自由派早被处于压制状态,他们只是一种隐形的存在,成不了合力,在对外政策上也没有了话语权,甚至面对美国对中共和中国国家利益的遏制,不得不和强硬派站在一起,为习近平背书。

最近的民意也有利于习而非改革派和自由派。在这种情况下,除非未来出现大的社会经济危机,引发民意大反转,给党内改革派和自由派带来机会,否则,看不到党内有什么力量能迫使习下台。即使有这种机会,他们能否及时抓住也是让人怀疑的,因为党内改革派和自由派深深受困于一种「原罪」:怕推翻最高领导人造成党的分裂,这个罪名他们承担不起。

所以,要想让习下台,目前看,寄望于中共高层出于拯救国家的使命是没有用的,只能靠外部压力引发中国社会内部的变化,还有一些可能。


来源:上报 / 邓聿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