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近平的“统一时间表”是否会提前?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6-09

习近平的“统一时间表”是否会提前?

我们在本专栏过去的节目中已经介绍和分析过了,习近平 “深化两岸融合发展,夯实和平统一基础”的表述反向理解就是,只要所谓的“两岸融合发展”还没有被“深化”到习近平所期望的程度,那么两岸“和平统一”的基础就不存在。这就是为什么习近平去年一月,还在他的那篇对台“重要讲话”里特别强调了如下内容:

201912日,习近平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纪念大会上致辞


两岸双方应该本着对民族、对后世负责的态度,凝聚智慧,发挥创意,聚同化异,争取早日解决政治对立,实现台海持久和平,达成国家统一愿景……。我们愿意同台湾各党派、团体和人士就两岸政治问题和推进祖国和平统一进程的有关问题开展对话沟通,广泛交换意见,寻求社会共识,推进政治谈判。我们郑重倡议,在坚持“九二共识”、反对“台独”的共同政治基础上,两岸各政党、各界别推举代表性人士,就两岸关系和民族未来开展广泛深入的民主协商,就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达成制度性安排……。广大台湾同胞不分党派、不分宗教、不分阶层、不分军民、不分地域,都要认清“台独”只会给台湾带来深重祸害,坚决反对“台独”分裂,共同追求和平统一的光明前景。我们愿意为和平统一创造广阔空间,但绝不为各种形式的“台独”分裂活动留下任何空间。

言下之意,在中共习近平当局的“统一时间表”里,即便是台湾的蔡英文总统有和前总统马英九同等程度的“一中各表”意愿,目前阶段充其量也只能是争取早日进入“就两岸关系和民族未来开展广泛深入的民主协商”。这个阶段的进程如能随他习近平所愿,也才能开始进入下一步阶段,即“争取早日解决政治对立阶段”……。成功解决了所谓“政治对立”之后 ,方才“推动两岸和平发展达成制度性安排”阶段……。

那部《反分裂法》的第三条中也说了,“国家主张通过台湾海峡两岸平等的协商和谈判,实现和平统一。协商和谈判可以有步骤、分阶段进行,方式可以灵活多样。”

所以说,应该看得出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仍然还是把所谓“实现祖国完全统一”,当成一个时间上较为长远的奋斗目标,此所谓“光明前景”。也就是说,台湾两岸的“维持现状”还要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

至于这个“相当长” 大体上应该具体到多长?笔者在过去的相关文章中已经说过,相信中共建国一百年前“实现祖国完全统一”应该是习近平的理想目的,只是没有把这个具体的时间明确写进内部文件而已。

不过,习近平在他去年一月的这份“重要讲话”中也还强调过:和平统一,是平等协商、共议统一。两岸长期存在的政治分歧问题是影响两岸关系行稳致远的总根子,总不能一代一代传下去。

记得曾经读到过的相关分析文章说,习近平强调了“总不能一代一代传下去”,意味着在他这一代就要完成所谓的“统一大业”。

而笔者的观点是:中共《反分裂法》的第八条规定了“武统”的“法理”依据,即: “台独”分裂势力以任何名义、任何方式造成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事实,或者发生将会导致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重大事变,或者和平统一的可能性完全丧失,国家得采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

那么,如果如上这些“国家得采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的前提一直都没有出现的话,换句话说,就是台湾当局虽然拒不接受所谓“九二共识”,但也没有“单方面破坏台海现状”,那么在自己这“一代”就解决“台湾问题”,还真可能是习近平的“中国梦”的一部分。但大提前应该是习近平果真是实施了事实上的终身制,在2049年10月1日还能以最高统帅的身份站在天安门城楼上。

两年多前的中共两会开过,习近平成功通过“修宪”取消了国家主席任期制之后,中共宣传机器开始大肆吹嘘,习近平将“引领承载着中国人民伟大梦想的航船破浪前进,胜利驶向光辉的彼岸”。说是 “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与“中国梦”一起,成为习近平引领中国前行的时代号召。

当时笔者就此在本专栏发表了《“红船”不达“彼岸”,习近平不会交班?》,分析说:习近平“再次当选”国家主席,而且这一次是没有任届限制的国家主席之后发表的“重要讲话”,从“盘古开天” 顺序到他的“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第一百零一次高呼“我们的目标是到本世纪中叶把我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这所谓“两个一百年”中的第一个一百年,就也是中共建党一百年,即二零二一年,届时的习近平第二个任期还没有结束,所以无需关注。第二个一百年,即中共建政一百年的二零四九年,届时的习近平年满九十六岁,身体上能否相对健康地坚持到那个时间,御医们现在肯定都会拍着胸脯向他习近平打包票。

中共官方媒体,当时非常准确地解释了习近平下令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的真实目的:如今,中国临近“两个一百年”目标的历史交汇点。关键当口,继续引领历经沧桑的东方大国走向复兴,成为习近平和中国共产党人的历史使命!也就是说,习近平的“引领”才是中国走向复兴的成功保证。

关于“复兴”与“统一”之间的关系,习近平是这样解释的:海峡两岸分隔已届70年。台湾问题的产生和演变同近代以来中华民族命运休戚相关……。抗战胜利后不久,“由于中国内战延续和外部势力干涉,海峡两岸陷入长期政治对立的特殊状态……。在中华民族走向伟大复兴的进程中,台湾同胞定然不会缺席。两岸同胞要携手同心,共圆中国梦,共担民族复兴的责任,共享民族复兴的荣耀。台湾问题因民族弱乱而产生,必将随着民族复兴而终结!

这段表述的最后两句,事实上是给出了习近平当局的“统一时间表“,那就是与“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同步”,2049年中共建政一百年前后实现“复兴”之日,就是习近平的“和平统一大梦”完成之时。

日前,英国BBC中文网刊登文章《英国前外相给西方敲响警钟:“中国敌视台湾威胁全球秩序”》,说的是6月3日,英国前外查亨特在BBC第四广播电台的《今日》节目中说:中国对统一台湾有长远的计划,要在2049年之前完成。而中国总理李克强在5月举行的全国人大会议工作报告中,没有提及和平解决台湾问题。6月4日,亨特刊登在英国《泰晤士报》上的署名文章进一步表示:中国如果放弃和平方式改用武力统一台湾, “对西方民主国家来说意味着极大的危险,有可能破坏自二次大战以来确保世界和平与繁荣的全球秩序。”

亨特在文章中,分析中国有可能孤注一掷武力犯台的原因包括:中国领导人看到香港的民主运动势头比预期的要快;中国领导人担心香港 “一国两制”现状已经失去了对台湾的政治示范效应;中国第一次感觉到如果发生武装冲突,不如先下手为强。而最后一点最为让人担心。

亨特警告说,台湾海峡如果出现武力对抗,不仅亚洲和平而且世界和平都将受到冲击。 “民主社会被邻近的专制强国纳入,会引发全世界支持民主价值所有国家的无比愤怒”。

他说,果真到此地步,要么与一个核大国进行对抗,要么默许对民主社会的侵略。后者 “将标志西方的无能”。

亨特在文章中写道,西方国家需要拿出强有力的措施来应对中国,但却不大可能像冷战一样,让对手垮台来争取胜利。他建议,要让中国感觉到在西方对手们创造的国际秩序中有自己的位置。

不过,正如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和前一篇文章中都已经分析到的一样,如果把栗战书的纪念“反分裂法”十五周年讲话和李克强政府工作报告修订版之涉台内容,看成是可预见的今后一段时间内的中共“一贯”对台政策之承诺的话,那么亨特所担心的,中共将放弃对本来对统一台湾的2049年前后长远计划,悍然与台湾发生“武装冲突”的可能性,现阶段应该仍不存在。

今年一月,蔡英文以历史最高票二次当选台湾总统的次日,中共《环球时报》的胡锡进即发表文章称:武统台湾,从两岸军事对比来说毫无问题,会比70年前解放军打平津战役拿下北京城还容易。(但是)它意味着中国与美国全面摊牌,这是中国必须冷静面对的风险与挑战。

按照胡锡进的说法,中国把武统作为一个优先现实选择,需要两项战略上的确定性:一是解放军在第一岛链附近形成压倒性优势,或者我们能够很容易地给前来干预的美军造成不可承受的代价。与此同时,美国不敢对中国实施大规模的战略报复,不敢对中国进行核讹诈;二是中美经济实力对比形势逆转,中国的市场规模和综合经济竞争力超过美国,使得美国在与中国发生严重军事冲突的时候无力对中国开展全面经济制裁,也无力联合西方力量在经济上围堵中国。也就是说,武统台湾不会给中国大陆经济发展造成严重的不确定性。两个条件缺其一,中国大陆武统台湾就将面临巨大战略风险。我们必须面对这个现实。

台湾“罢韩”事件发生后,胡锡进又适时发表文章《大格局下的小打小闹 台湾铁定跑不了》,说是:民进党会在台湾维持一段时间的统治,这个情况短期改变不了;另一方面,台当局在台海局势中的真实分量越来越低,换个角度说就是,大陆在一段时间里还左右不了台湾社会的政治方向,台当局更扭转不了两岸终将统一的历史进程。台湾跑不了,这是铁定了的,台湾内部“罢韩”以及发生别的事情,都是大格局下的小打小闹。  台海局势的决定性指标是,中国大陆实力的持续增长。大陆的力量每上一个台阶,台当局瞎折腾的实际意义就往下掉一格,越来越像在笼子里的过家家。看看今天与20年前民进党刚上台时,台海地区的力量格局发生了什么样天翻地覆的变化,往后再看十年、二十年,即使有美国的支持,台当局还能蹦跶多高呢?

那么中国经济和军事实力的发展是否能够随习近平所愿,到建国一百年时达到“复兴”的程度是另外一个论题,但可以预测近二十年,直至三十年内,仅从美国干涉的“外因”这一个顾虑点出发,中共当局在胡锡进所说的“中国的市场规模和综合经济竞争力超过美国,使得美国在与中国发生严重军事冲突的时候无力对中国开展全面经济制裁”那一天的到来之前,应该不会丧心病狂到用战争毁灭台湾的地步。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