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被批有违抗疫主旋律,《新京报》旗下微博被禁言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6-26

被批有违抗疫主旋律,《新京报》旗下微博被禁言

为保障涉疫情报道正确导向,中国国家网信办指导北京市网信办责令新浪对《新京报》旗下微博进行禁言处置。小心翼翼秉持一部分敢言南方报系遗产的《新京报》,被上级喝令闭嘴,被公众辱骂为抹黑国家的“心惊报”,还能在新闻专业主义的道路上走多远?


《新京报》旗下的“我们视频”微博帐号被封


中国国家网信办6月25日发布公告称,有网民近日举报《新京报》旗下微博账号“新京报我们视频”,在部分报道尤其是涉北京疫情报道中存在导向错误、断章取义、混淆视听等问题,严重扰乱网络信息传播秩序,社会影响恶劣。

继23日率先报道中国女演员牛萌萌吸毒遭拘留之后,《新京报》再度卷入舆论漩涡。
网信办并未具体指明哪些视频存在导向错误。本台查询的多份影像资料显示,“我们视频”的记者6月以来多次走访新发地,采访居民、社区工作者和医护人员,获取关于核酸检测、封闭社区的前线信息:

乐城社区工作人员:“登记完了做核酸。”

记者:“去过哪儿都需要登记啊?做过核酸检测就可以进来?”

乐城社区工作人员:“不是,不是。做完检测了以后,合格了也不能进出。咱封闭小区就是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

微博监控不停歇(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新京报》多份报道踩当局红线

《新京报》略带批判性、维护弱势群体的思考角度和实地探访的报道方式,招致当局愤懑不满,且积蓄已久。

6月14日,《新京报》发布报道《新发地采集核酸样本8168件,5803份咽拭子为阴性》,暗示存在两千多份阳性样本,引发公众质疑,批评其有意删除“截止目前”的时间范围。

《新京报》随后在官网上更改标题为《丰台区新发地已完成5803份拭子样本检测,均为阴性》。

此外,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15日接受《人民日报》采访,谈及新发地疫情的病毒来源。当晚,“共青团中央”官方微博点名《新京报》的标题,认为《新发地新冠病毒来自欧洲?吴尊友:病毒基本与此前一致》曲解采访内容。

《新京报》公开道歉称,“由于工作失误,此微博‘题不对文’,尤其是标题混淆了病毒基因测序的可能来源与病毒是否变异的问题与解答。”

今年三月,韩国“N号房事件”曝光后,《新京报》率先发起“国内N号房调查”,但因公布一名北京程序员姓名被批泄露爆料人隐私。该报受到的批评甚至超过对中国色情网站的关注本身。

《新京报》打破岁月静好,被骂“心惊报”

《新京报》报社的自我定位是“一份以责任为灵魂的报纸;一份致力于记录时代步伐的报纸;一份进步、美好的报纸。”

这次的禁言处分传出后,#新京报微博账号被查处# 微博话题阅读量达到3.4亿,讨论量3.3万。不少网友称其为“心惊报”、“内奸报”,“新纽报”,为此次处分拍手称快。

日前热传的一份网络截图显示(本台尚未独立核实来源),一名《新京报》记者探访新发地时,被保安推搡并抢夺相机。人群中,没有一个人为记者说话,反而破口大骂,“你们记者瞎*报道,给共产党抹黑,迟早被人打个头破血流。”

该记者临行前叮嘱骂人者,“有一天你说不定会像看到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想到记者。记住你今天骂记者的这些脏话。”

《新京报》记者被群众冷漠围观和辱骂


《新京报》创刊于2003年,由光明日报报业集团与南方日报报业集团合办,2011年转归北京市委宣传部管辖。尽管经历了党的红线越画越粗、高层几度换血,《新京报》在一定程度上继承了独立敢言的 “南方经验”,与曾经的《南方周末》一并被视为大陆媒体中为数不多的敢言者。但是随着中国舆论环境愈来愈恶劣,《新京报》也难以独善其身。

《新京报》原社长戴自更今年三月被开除中共党籍和公职。他被指控“在党的宣传工作中,不正确履行职责,造成不良影响”。

戴自更在2013年受访时说,“既然我们都讲新闻报道要创造社会的公平正义,推进中国的民主法治,维护公民的权利,弘扬真善美,鞭挞假恶丑,那么新闻人自己身体力行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我们每天有数十万上百万读者,要对得起他们。”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