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更换领导人是给国家一个机会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6-14

更换领导人是给国家一个机会

反送中运动周年,去年69日一百万香港人上街,612日港警对群众发射催泪弹,激发616日两百万港人上街,示威者的诉求一直没有得到回应。一年后的今天,香港人面对的不只是送中条例,而是更严峻的香港国安法。

大批香港人在反送中运动周年走上街头。

“香港问题已经变成涉及中国国家安全的问题,就是北京的政权保卫战。”日本东京大学教授松田康博说:“他们(北京)把香港的问题看做是一个如何防止‘颜色革命’非常重要的问题,他们定了性,说香港的混乱就是境外势力利用香港的状况来推翻北京,所以一定要对香港下手,北京的认知是这样。”

长期观察东亚情势的松田康博是日本的中国通,他曾经在台湾、香港、北京、上海和美国等地居住过,去年他在北京进行了半年的学术研究。他说共产党的思维是,出现问题时绝对不会认错,香港局势演变至此,北京归咎于境外势力,掉进了恶性循环的陷阱,因此强推香港国安法。松田教授去年接受本节目专访时说过,中共在去年北戴河会议就提过国家安全相关的框架。

松田说,北京赶在九月香港立法会选举之前推出香港国安法。而且分三阶段进行,先由中国全国人大宣布,再来是人大常委会完成立法程序,再由香港政府执行。他指出2005年中国全国人大通过《反分裂国家法》,是一口气通过。北京分成三个阶段进行港版国安法,目的是在这三个阶段中与美国博弈,北京要看美国真的会制裁吗?

习近平赌特朗普不敢动用核武级制裁

他指出美国手上有两张牌,一是1992年的《美国-香港政策法》,若特朗普使用这张牌,把香港特殊关税地区的地位拿掉,松田说:“这样的话中国经济完了,但美国在香港的经济利益也完了,香港的民主派想捍卫的香港地位也完了,就是三输,三边都输掉,这个武器太大了,就像核武器一样,使用了大家都输掉。”

他说特朗普的另一张牌是去年11月通过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此法可针对个人和法人进行制裁。松田说:“我觉得美国采取1992年的《美国-香港政策法》的可能性,在北京的眼里比较低,不敢做,做了三方面都输掉。”

特朗普在中国人大通过港版国安法后,表示将启动相关程序,取消对香港的政治豁免和特殊待遇。松田说,特朗普亮出了这张牌,但如果实际不用的话,等于是输掉。他说北京分三阶段这招很厉害,华尔街希望特朗普不要一口气立刻取消香港特殊地位,特朗普选举需要华尔街支持,各国也都在看。

他说:“到底那一方会赢很难说。但是如果人大常委会制订的法律又是有点模糊,港府的执行又是模糊的话,那美国也不敢采取很严重的制裁。意思就是香港的民主派也有一定空间来继续抗争,这个状况可能是没完没了。如果执行太严格,真的是随便抓人,把香港的自由空间全部都窒息掉,这样的话,那美国不得不采取比较严重的制裁,这是一种博弈,美国、香港还有中国的博弈。还要观察一段时间,很难说。”

未来系于习近平和特朗普的一念之间

他说全球主要国家在香港都有利益,各国都希望北京克制。松田说:“并不是中国立法,美国就制裁,一口气就变成大爆炸,我估计不会这样。如果特朗普为了自己连任一定要下重手,一口气就把1992年的制裁法案真的履行了,那中国经济就崩溃了。中国来自国外的资本七成都是经过香港,香港是中国经济的肺脏,没有香港,中国经济就不能呼吸了,现在中国经济已经这么不好,雪上加霜,政权更加保不了,这跟中国的意图完全相反。”

他说,中国下了很大赌注,认为美国不敢下重手,过去历史告诉我们很多事情是误判造成,所以不知道,以后会变成怎样都是习近平和特朗普的一念之间。

对于最近各界议论“习李之争”,松田说,疫情造成全球经济衰退,各国经济都不好,就算是度过了这次难关,接下来就是货币宽松,会带来什么的世界?可能会带来超级通货膨胀也说不定。他说:“ 我们面临的未来是很可怕的,在每个国家都面临危机时,朝令夕改是常见的。日本也一样,美国也一样,内部有分岐也是常见的。在中国,习近平跟李克强之间有想法的不同、作法的不同,我觉得非常理所当然。问题是它会不会变成政治上的危机?因为华语世界里面太多人很讨厌习近平,所以太多人希望习李之间有矛盾,所以可能是用放大镜来看也说不定,李克强到底有没有能力把习近平推翻掉? 我觉得很难,习李有矛盾可能变成权力斗争或许是对的,但是我觉得现在习近平的权力还是比较稳,因为他已经度过二三月的危机,那时中国国内批习近平的声音很普遍,后来习近平巧妙的把内部的不满疏导成对美国的反感。”

松田说,三月之后习近平一直挑衅美国,美国也开始挑衅中国,当时习近平和特朗普两人地位都不稳,因此把国内不满的焦点向外转移。他说:“现在中美关系不好是全世界最大的问题,他们的作法,两边让中美关系恶化、再进一步恶化,结果习近平做得很稳。我觉得到四五月时他的权力是比较稳一点。”

松田说,或许习近平下错棋,使香港的经济瘫痪,中国经济也瘫痪,但他可以说这是不得已的,是获得中国全体支持的,将香港问题完全归咎于境外势力。习近平大权在握,把中国的方向定了,跟美国打新冷战,把14亿人民带到这个方向去,这停不了,如果习近平和周遭的人稍微慢一点缓和一下,很巧妙的把对立和矛盾缓和下来,除非这样,否则以后美中依然会一直硬碰硬。因此北戴河会议非常重要,退休元老可以在闭门会上表达一些想法。

更换领导人是给国家一个机会


习李矛盾引起中共20大习近平能否顺利连任的讨论。松田说国家主席的任期制取消,并不是说习近平一定要继续做,中国的宪法不是这么写的,这只是制度上的变更。习近平若只保留总书记和军委主席的位子,也可以是最高领导人,但习近平的目标定了,要争取三个位子连任,但是党内不一定全部都支持他在三个职位上连任。松田说:“对其他的人来说这只是制度上的安排,宪法没有写习近平。”

松田分析,中共党内因此有人创造一些气氛说,中国现在诸事不顺利,“换一下领导班子怎么样?”譬如说疫情过后习近平能访问美国吗?对美外交、中美关系会变好吗?很难想像。“如果一个领导人一直做,而且跟很多国家的关系都搞得很不好,还不换人,那中国的外交以后怎么办?战狼外交要持续十年二十年吗?所以,其实领导人的更换是给国家一个契机一个机会。”

松田说,中国六亿人口月收入一千元这是突显一个事实,不是假消息,中国过去曾经发表过。所以2022年中共召开二十大以前,观察政治人物强调什么、不强调什么。他说:“你是想要强调虽然发生了问题,但是已经都克服了,我们可以写下胜利故事,胜利了,今年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脱贫工程完完全全做到,那明年第一个一百年可以胜利迎接,这是他(习近平)的剧本,如意算盘是这样。”

凡是跟习近平所强调的不同,例如突显中国仍然问题很多,就变成对立,但这不一定代表就是权力斗争。党内有人认为习近平可以一步一步退休,松田说:“叫他一口气全部退下来看起来很困难,三个位子嘛,一个一个退休也是一个方法,这是共产党内部一些观察,不同的想法和不同的表现方式,我们应该继续关注。经过疫情和中美间的极端对立,我觉得换人的想法很正常,但不能说,因为见光死,说了就被打压,应该用不同方式表现,形成一种氛围。”松田说习近平文革式的作法不符合实际,在党内会有不同看法和声音是很自然的事。

美中新冷战是生活方式之争

松田观察现在的美中新冷战和当年的美苏冷战很不一样,现在已经变成是生活方式之争,是中共宣扬国家控制社会的制度和西方自由民主人权之争。中国富强起来就把他的生活方式向外扩张,各国都受到压力,凡批评中国的都被秋后算帐。他说现在是全球化的时代,逆全球化的现象以后在更多的领域会发生,全球化的新冷战之下,最重要的核心产业会脱钩。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