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地摊经济问题扑朔迷离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6-13

地摊经济问题扑朔迷离

地摊经济一度是当今中国千百万社会底层的人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地摊经济的概念在过去的一个月里经历了令人瞩目的大起大落,被观察家们认为是反映了统治中国大陆的中国共产党高层面在如何应对随着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而来的严重经济危机问题上的分歧。与此同时,在中共严密控制的中国互联网上,有关地摊经济的辩论还在继续。这一局面似乎显示中共高层就这一问题的斗法还在继续。

中国湖北省的小摊贩在武汉市江汉路摆摊叫卖。


地摊经济概念突然起飞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随着中共当局的信息封锁和误导宣传导致的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严重损害了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导致中国上亿人失去生计,中共当局突然再度提倡多年来被严厉打压得奄奄一息的地摊经济,鼓吹地摊经济利国利民利个人。
这里的突然是指,在513日,中国官方的南昌新闻网还骄傲地对民众摆地摊采取赶尽杀绝的姿态。该新闻网刊登的一条新闻的标题是:
“取缔流动摊贩50处 城管错峰执法长效管控”。
南昌新闻网的这则消息得到中共控制下的中国互联网许多官方网站的广泛转发。这种新闻报道显示,直到在513日,取缔地摊、赞美威武的城管还是中国官方的政策。
对熟悉当今中国的人来说,一提到城管执法取缔摊贩,他们就难免想到中国各地过去几十年里城管人员对摊贩的打砸抢。打砸包括打商贩,往死里打。
中国东北沈阳地摊小贩夏俊峰就是不堪城管人员的致命性暴力殴打、追打,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而用随身携带的切肠刀捅死了两名城管。夏俊峰随后被判处死刑,这一判决受到中国公众的强烈批评和抗议,但中共当局为了维护城管的权威还是执意将夏俊峰执行死刑。
观察人士指出,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中国不知有多少小贩的摊子被抢被砸被没收,不知有多少小贩被城管打伤,打残乃至打死。中国的城管如此威武,以至于中国网民当中普遍流传一个笑话,这就是,中共假如想夺取台湾或夺取跟日本有争议的钓鱼岛即日本所说的尖阁诸岛,不需要动用正规军,只需派遣城管就可以了,保证能顺利完成任务,大扬中国国威。
然而,到了5月下旬,到了中国名义上的最高权力机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终于召开因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而被推迟的年会的时候,中国官方媒体几十年来赞扬城管威武坚决打击地摊的话风陡然转变。中国官方媒体524日公开报道全国人大代表杨宝玲建议,释放“地摊经济”的最大活力,给予“地摊经济”与从业者的合法地位。
几天之后,中国总理李克强528日在全国人大年会结束之际回答中外记者提问,高调回应了“地摊经济”的说法。李克强的说法是:“中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发展中国家,我们人均年收入是3万元人民币,但是有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1000元在一个中等城市可能租房都困难,现在又碰到疫情,疫情过后民生为要。怎么样保障那些困难群众和受疫情影响新的困难群众的基本民生,我们应该放在极为重要的位置。
“人民群众中有无穷创造力。回想改革开放之初,大批知青返城,就一个‘大碗茶’解决了多少人的就业。前两周我看到报道,我们西部有个城市,按照当地的规范,设置了3.6万个流动商贩的摊位,结果一夜之间有10万人就业。中国人民是勤劳的,中国的市场也是在不断开拓和升级的。当然,对重点人群就业我们有重点扶持的政策,像今年大学毕业生创新高,达到874万人,要让他们成为不断线的风筝,今明两年都要持续提供就业服务。”
几天之后,中国官方媒体再度报道,李克强61日到山东烟台考察说““地摊经济、小店经济是就业岗位的重要来源,是人间的烟火,和‘高大上’一样,是中国的生机。市场、企业、个体工商户活起来,生存下去,再发展起来,国家才能更好。”
在李克强发表上述讲话的前后,中国官方媒体就就所谓的地摊经济发表了大量正面报导,并宣传说中国的城管今后要实行职能转变,从取缔地摊转变为给摊贩提供服务,壮大地摊经济。地摊经济概念之火热从以下官方报道标题可略见一斑:
——多地放开地摊经济 吸纳大量就业人口
——释放“地摊经济”活力,让城市更有烟火气(方便居民生活)
——地摊经济热 ‘摆摊神车’股飙升
地摊经济形势急转直下
与此同时,中国民间也有评论人士在网上发表评论指出,“地摊经济”涉及中国的走向,涉及中共政权的合法性。评论说:国家政策“好不好”判断的唯一标准就是面对危机,政策本身是否关注弱势群体,关注困难群众,关注中小企业。最近,“地摊经济”重新进入人们的视野,这无疑是疫情危机中,政策回归人性和民生的一个重要的案例。
然而,就在中国公众和网民纷纷议论地摊经济之际,中国共产党北京市委机关报《北京日报》66日发出高调的署名评论,给还远远没有热起来的地摊经济泼了一盆冷水:“地摊经济不适合北京。”
《北京日报》发出这则权威性甚至政策性的评论,距中国总理李克强大力提倡发展地摊经济解决严重失业问题和居民生活不便问题不到一个星期。《北京日报》的这一评论在中共控制下的互联网各大门户网站被普遍转载。
这一评论说:“北京是国家首都,北京形象代表首都形象、国家形象。作为全国首个减量发展的超大型城市,有着自身的功能定位和管理要求。以首善标准抓好城市精细化治理,意味着北京必须注重保持城市应有的秩序,不应也不能发展那些不符合首都城市战略定位、不利于营造和谐宜居环境的经济业态。”
该评论对北京人的就业问题,对北京人因为这些年来尤其是习近平上台以来对所谓的“低端人口”和地摊的大力清理导致的严重生活不便闪烁其词,只是说中共北京当局做出了美好的规划,北京会越来越好。
中国国内外的观察家普遍认为,《北京日报》敢如此大胆跟李克强总理唱对台戏,只能是因为它得到了习近平的支持甚至是指令。
与此同时,总部设在美国的通过网络报道中国新闻的网站《中国数字时代》报告说,中共宣传部门65日发布内部指令,“已发的有关“地摊经济”内容要清理删除,不要再炒作。”
《北京日报》发出的“地摊经济不适合北京”的宣言以及中共宣传部门有关地摊经济宣传降温的内部指令显然对全中国产生了明显的影响。先前被目为 “摆摊神车”(特别方便摊贩摆摊的汽车)因而股价飙升并得到官方媒体大量报道的五菱汽车高兴了没几天,便迎来了丧消息:
——地摊经济概念股降温 五菱汽车跌8%,两日累跌超39%(新浪财经)
地摊经济问题扑朔迷离
然而,在北京叫停地摊经济并由此给全中国的地摊经济带来降温甚至是肃杀的效应之后,观察家们看到了一种诡异的现象,这就是,中国民间对北京当局的严肃批判在中国的互联网上公开流行,并且基本上没有受到太多的限制。典型的批判包括:
——平心而论,北京的城市治理水平真不怎么样。用把各种小商小贩都给驱逐出市的方法来维护城市的“秩序”,只能说管理者的无能与懒政。和国内许多城市相比,北京的生活不便程度,大概算得上数一数二了吧!用首都的名义而拒绝建立起方便百姓生活的城市管理体系,还冠冕堂皇地发表在市委的官报上,显示出要想让北京提高其管理水平,道路且长且阻啊!
——在北京住了将近30年,说实话,北京不论创业环境、配套政策、公共设施建设质量还是城市治理水平和理念,比南方的深圳、上海、江浙比较先进的城市至少落后十年。整体感觉噱头多、实效少,新闻多、落实少,地价高、资源少,空降多、调查少,“管理”多、服务少,蛮干多、技术少,圈地多、园地少。
——每天耍笔杆子的认为北京就不应该有烟火气,大家都去精品店去大超市买生活物品。
在观察家们看来,更能说明问题的是611日中国网上流传的这样的一个网民贴:
——【一线城市歧视地摊经济本质是阶级傲慢与治理惰政】排斥“地摊经济”本质上与清理D端人口、封墙堵门等城市净化运动一致,逻辑都是城市要“高质量发展”。什么是高质量的发展?让人们共同富裕,让城市繁荣才是根本意义。小贩遍地的纽约伦敦东京难道不是一线大都市?
上面这则网民贴之所以让观察家们特别感兴趣是因为在习近平当局反复强调“舆论一律”的大形势下,中共最高当局对它要坚决禁止的话题可以进行令行禁止、赶尽进杀绝式的封杀。
例如,201711月底,习近平的爱将、中共北京市委书记蔡奇显然是奉习近平之命以清除火灾隐患为名将几十万当局眼中的“低端人口”在冬天的黑夜里驱赶到大街上,并由此把他们驱赶出北京。自称特别关心底层困难群众的习近平当局这一惨无人道的做法受到了来自中国国内外的强烈抨击。为了封杀网民的批评,中共当局随即将“低端人口”列为禁忌词。这一禁令显然依然有效,导致上述的网民发帖时采用“D端人口”这种表述方式指代“低端人口”。

201712香港民众打出“没有低端人口,只有无良政权”的标语抗议北京政府暴力驱赶外地来京务工人员


习近平自201211月上台以来,他本人和他的宣传班子一直在大力宣传习近平最牵挂的是困难的群众。然而,自那时以来,习近平乐于在国际间大撒币,动辄将成亿美元的援助撒给外国但对中国民众的基本民生不管不问、只是喜欢摆关心困难的群众的姿态的做法,促使一位中国网民发出批评说:“习近平牵挂困难的群众,但不牵挂群众的困难。” 这一批评出现不久就被中共网路舆论管制当局删除。
中国问题观察家们现在还不清楚眼下中国互联网上对习近平当局封杀地摊经济的强烈批评仍然大量存在究竟是因为中共当局宣传部门行动缓慢,还是面临严重经济困境的中共最高当局仍然是在内斗,对有可能为中共纾困的地摊经济问题仍是举棋不定,相持不下。

来源: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