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思想成二十一世纪马克思主义?学者批为僵尸抹粉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6-16

习思想成二十一世纪马克思主义?学者批为僵尸抹粉

中共党报《学习时报》周一发文,吹捧“习近平思想是21世纪 的马克思主义”。有中国学者指出,中共为其政治僵尸涂脂抹粉,“李鬼捉拿李逵”,已经将马克思主义“山寨”到荒诞的地步。


习近平获吹嘘为世纪马克思主义者 深刻改变现实世界


6月15日,中国领导人、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迎来了67岁生日。中共党报《学习时报》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21世纪马克思主义》一文,为其送上贺礼。

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常务副校长何毅亭在文中写道,马克思、恩格斯的学说可以称为“19世纪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以邓小平理论为首创成果和基本内容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可以称为“20世纪马克思主义”,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可以称为“21世纪马克思主义”。

以“世纪”为尺度命名马克思主义,他认为应该具备三个条件:理论研究对象是世界典型样本;理论成果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理论实践成效深刻改变现实世界。

北京独立学者章立凡指出,面对西方与中国脱钩趋势,中共想借用老祖宗的理论维护政权合法性,然而现在是李鬼捉拿李逵,无产阶级专政和政治经济学都被抛得一干二净,真正贯彻马克思精神、为深圳佳士工人维权的北大学生却遭受无情打压。

章立凡:马克思主义普遍破产,中共为政治僵尸涂脂抹粉

章立凡告诉本台,党报这篇文章让他联想到文革时期,毛泽东思想被标榜为当代马克思主义的顶峰:“中共最大的问题就是执政理论不能自圆其说,这一点从这篇文章可以看得很清楚。想当世界的头儿,本身就违背了邓小平韬光养晦的遗训,急于当头,落到现在(全球)孤立的地步。拿出这套理论,就是给僵尸涂脂抹粉。”

前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蔡霞日前在一个座谈会上,批评中共任意修宪、压制言论,“完全成了一个黑帮老大”;并断言,“这个党本身已经是一个政治僵尸”,今年年底和明年初可能会迎来经济崩盘。

章立凡介绍说,21世纪,中国几乎是高调推崇马克思主义的唯一标本,或者活化石:朝鲜现在推行主体思想、“白头山血统”,马克思著作在那是禁书;越南在努力寻求美国式的民主道路;古巴虽然名义上信奉马克思主义,实际也更为接近西方的生活方式。

“习思想”于2017年中共十九大正式提出,之后被相继写入党章和宪法。那么所谓 “习思想”到底沿袭了马克思的哪些遗产?文中列举了一系列庞杂的政治、经济、外交理念和政策。比如,“一带一路”、“人类命运共同体”、“对话而不对抗、结伴而不结盟”的国际交往观、倡导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观,但却并未阐述“习近平思想”和马克思主义的具体关系。

章立凡表示,马克思主义一路被“山寨”,已经沦为“四不像”,真正沿袭其精神的是欧洲的社会党国际(第二国际),比如英国走“费边主义”的工党:

“列宁搞了个山寨版,摘取了马克思的暴力革命、阶级斗争这一套。传到中国就是山寨版的山寨版,也就是‘沟马’,山沟里的马克思主义。毛泽东山寨了他的暴力革命、阶级斗争,还加上中国农民革命中的平均主义;邓小平打着社会主义旗号走资本主义的路、搞市场经济,实际上抛弃马克思主义;江泽民讲‘三个代表’也是改造马克思主义,使共产党变成全民党;现任领导人的创新,可能是既利用毛泽东思想控制政权,又利用邓小平理论、资本主义的经营,为红色家族积累财富。”

姓资姓社?历史如何终结?

中共党报的这篇文章还提到,“有人宣称‘历史已经终结’,科学社会主义的巨大能量在当代中国共产党人的手中再度被激活。在习思想指引下,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必将以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决定性成就来雄辩地证明一个伟大结论——社会主义确实比资本主义好。”

1989年初,美国著名政治思想学者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发表《历史的终结》 (The End of History),预测民主制将“成为全世界最终的政府形式”。
几个月后柏林墙轰然倒塌,福山声名鹊起。然而,近年来中国的异军突起也让他的“历史终结论”备受质疑。

在2020年5月最新发布的《中国是哪种政体》一文中,福山这样评价习近平思想的徒劳:“‘习近平思想’是毛泽东《红宝书》的苍白替代品。除了普遍的中国民族主义外,习近平还没有想出一种连贯的意识形态来激发追随者的狂热。”

福山还特别提醒,秦朝的极权统治只维持了十六年,最终被两名中尉推翻;西汉恢复儒家治国,尊重教育,最终维持了五百年。

尽管如此,习近平却掌握了历任极权者都望尘莫及的技术工具,“学习强国”App取代了人手一本的《红宝书》。社会信用系统、大数据、遍及各处的传感器……,斯大林和毛泽东不曾享有这些监控民众日常行动、语言和交易的利器。有鉴于此,福山认为,中国的变革很难起源于基层群众运动,仍然要依靠党的上游、内部民主化。

章立凡认为,现在的情况其实不能完全责怪现任领导者本人,在毛时代他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一位红二代曾经这么表述,他是“不幸的这一代人”的标本,具备三个特点:知识结构不行;胆子大;还有自卑感,担心别人的评断。

2015年,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在中南海接见了福山。王岐山当时明确宣称,“司法一定要在党的领导之下进行,这就是中国的特色。”

谈话结束后,车子经过北京的景山公园。福山指着景山说道,“那我来过,是明朝最后皇帝崇祯自缢身亡的地方。”

东京大学教授松田康博日前接受本台采访时提出,中国目前诸事不顺,更换中国领导人是给国家一个机会。蔡霞也认为,换人,中国才有希望。

一名因安全原因不愿透露姓名的退休学者周先生则告诉本台,无论换人与否,无论李克强、王岐山还是其他人掌权,所谓“君子之泽、五世而斩”,中共最后难免走上苏联的老路,面临嘎然“脆断”的结局。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