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大内宣成就中式「国际视野」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6-01

大内宣成就中式「国际视野」

美国明尼苏达州一名警员在执勤时,以膝压向疑犯佛洛伊德(George Floyd)颈部近八分多钟,后者多次发出哀号:「我不能呼吸。」之后死亡。令人发指的执法方式导致全美共25个城市爆发示威,多年来的警民、种族及阶级矛盾犹如被燃点的茅草,一发不可收拾。



地球另一边的中国,网民对此高度关注,由早到晚转载美国人上街捍卫公义的示威片段。随着事情发展而产生的关键词,如各市长的回应、CNN主持评论、警方推跌示威者、验尸等等不停登上微博热搜。如想了解事情的最新发展,只要登上中国各大社交媒体即可。

当然,中国网络追踪美国动态,这次并非个别例子。疫情也是一样,大陆媒体除了每天更新美国的确诊、死亡数字外,还经常报道疫情对当地经济造成的影响。美国失业率、首次申领救济金人数等数据经常成为热门话题,就连环比消费支出这些可能只有美国业内人士才会留意的数据也会报道。有美国华侨网民就调侃,不上微博还不知美国的实况。个别网民就「不识趣」,点出美国人每月所领的救济金,比一些于网上指点江山的中国网民的工资还要高。

中国网络充斥「边吃炸酱面,边操特朗普的心」的言论自然不是偶然。国际新闻在中国大陆谈不上有禁区,除了央视外,各省市卫视的评论节目也经常讨论最新的国际局势。在这种氛围下,内地人可能是世上最具「国际视野」的一群。一班中年男人在饭局碰过酒杯后,就马上分析中美关系、叙利亚局势、乌克兰危机等话题。

充斥片面资讯易成误判

事实上,过去20年,人民感受到中国媒体越来越「开放」,不过是因为90年代起,当局将市场作为媒体定位考虑因素之一,以确保收益及影响力。现在已是「党媒姓党」的新时代,传媒只能按主旋律起舞。就算一众新媒体,很多也是省市宣传部成立以取代旧有的报章、电视台。至于微信公众号,则受「净化网络」影响。例如,《即时通信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第七条就规定,新闻单位、新闻网站的公众号可发布、转载时政类新闻,其他公众号未经许可则不能。条条框框之下,不合主旋律的国内新闻难以报道,报道国际新闻的安全系数相对较高,也顺便转移民众的视线,社会就更加「和谐」。

不过,国外的事大肆宣传,国内的就避重就轻,问题往往淹没在「和谐」之中,造成误判,错失化解矛盾的机会。例如,在去年底香港区议会选举前,内地媒体就纷纷报道香港人期望「拨乱反正」,建制派形势一片大好。选举之后不过24小时,有关新闻就「不受关注」了,只剩下一些通稿。每晚评论台海局势的时评节目《海峡两岸》也有异曲同工之效,不是报道民进党内讧,就是说美国在打「台湾牌」。用于「内宣」还可,信以为真的话,定必影响对现实的判断。

归根究柢,传媒一个主要作用是让社会问题曝光,令矛盾在越演越烈前得到解决。欧美传媒报道其国内的社会问题,不同立场也就有不同观点,一轮热烈讨论后,特区政府经常提及的「社会共识」便会出现,以供执政当局参考。然而国情不同,内地小粉红老是关心、转载美国的街头暴动、失业率,对自己生活社区的事务显得漠不关心,或以「肉食者谋之」的态度对待,则不禁令人以为美国是他们的爹。天天为美国这个那个操心,就很难说是爱中国了。

来源:苹果日报 / 周建民大内宣成就中式「国际视野」

美国明尼苏达州一名警员在执勤时,以膝压向疑犯佛洛伊德(George Floyd)颈部近八分多钟,后者多次发出哀号:「我不能呼吸。」之后死亡。令人发指的执法方式导致全美共25个城市爆发示威,多年来的警民、种族及阶级矛盾犹如被燃点的茅草,一发不可收拾。

地球另一边的中国,网民对此高度关注,由早到晚转载美国人上街捍卫公义的示威片段。随着事情发展而产生的关键词,如各市长的回应、CNN主持评论、警方推跌示威者、验尸等等不停登上微博热搜。如想了解事情的最新发展,只要登上中国各大社交媒体即可。

当然,中国网络追踪美国动态,这次并非个别例子。疫情也是一样,大陆媒体除了每天更新美国的确诊、死亡数字外,还经常报道疫情对当地经济造成的影响。美国失业率、首次申领救济金人数等数据经常成为热门话题,就连环比消费支出这些可能只有美国业内人士才会留意的数据也会报道。有美国华侨网民就调侃,不上微博还不知美国的实况。个别网民就「不识趣」,点出美国人每月所领的救济金,比一些于网上指点江山的中国网民的工资还要高。

中国网络充斥「边吃炸酱面,边操特朗普的心」的言论自然不是偶然。国际新闻在中国大陆谈不上有禁区,除了央视外,各省市卫视的评论节目也经常讨论最新的国际局势。在这种氛围下,内地人可能是世上最具「国际视野」的一群。一班中年男人在饭局碰过酒杯后,就马上分析中美关系、叙利亚局势、乌克兰危机等话题。

充斥片面资讯易成误判

事实上,过去20年,人民感受到中国媒体越来越「开放」,不过是因为90年代起,当局将市场作为媒体定位考虑因素之一,以确保收益及影响力。现在已是「党媒姓党」的新时代,传媒只能按主旋律起舞。就算一众新媒体,很多也是省市宣传部成立以取代旧有的报章、电视台。至于微信公众号,则受「净化网络」影响。例如,《即时通信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第七条就规定,新闻单位、新闻网站的公众号可发布、转载时政类新闻,其他公众号未经许可则不能。条条框框之下,不合主旋律的国内新闻难以报道,报道国际新闻的安全系数相对较高,也顺便转移民众的视线,社会就更加「和谐」。

不过,国外的事大肆宣传,国内的就避重就轻,问题往往淹没在「和谐」之中,造成误判,错失化解矛盾的机会。例如,在去年底香港区议会选举前,内地媒体就纷纷报道香港人期望「拨乱反正」,建制派形势一片大好。选举之后不过24小时,有关新闻就「不受关注」了,只剩下一些通稿。每晚评论台海局势的时评节目《海峡两岸》也有异曲同工之效,不是报道民进党内讧,就是说美国在打「台湾牌」。用于「内宣」还可,信以为真的话,定必影响对现实的判断。

归根究柢,传媒一个主要作用是让社会问题曝光,令矛盾在越演越烈前得到解决。欧美传媒报道其国内的社会问题,不同立场也就有不同观点,一轮热烈讨论后,特区政府经常提及的「社会共识」便会出现,以供执政当局参考。然而国情不同,内地小粉红老是关心、转载美国的街头暴动、失业率,对自己生活社区的事务显得漠不关心,或以「肉食者谋之」的态度对待,则不禁令人以为美国是他们的爹。天天为美国这个那个操心,就很难说是爱中国了。


来源:苹果日报 / 周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