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多少罪恶假国家之名而行!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6-29

多少罪恶假国家之名而行!

美国国务院日前发表《反恐怖主义报告》,其中一节提及香港:「香港二零一九年未闻有恐怖活动,当局却谬将市民之求民主民权称为恐怖主义。」这样荒谬的事,古有之矣,于今为烈也。



《三国志》卷二载:魏王曹丕篡汉,却要美称为「禅让」以欺世,强迫汉献帝下诏说:「昔者帝尧禅位于虞舜,舜亦以命禹(舜后来也以帝位付禹)。天命不于常,惟归有德,用率我唐典(所以朕按唐尧故事),敬逊尔位(让位给你)。」曹丕还假意谦让一番,然后「受禅」,对群臣说:「舜、禹之事,吾知之矣。」权奸篡位可以叫做「禅让」,残民自然也可以称为「反恐」。

目前势在必行的「香港区国安法」,其事同样荒谬。民主国家无疑也有国家安全法,但中共所谓国,其实是党。所以人家的国安法是防外,中共的「国安法」却是防内;所以「港区国安法」说要防范的一大「罪行」,不是外国干预香港事务,而是「勾结外国危害国家」,即港人受尽「国家」压迫,都不得诉诸国际社会。但曹丕式禅让骗不了时人,中共式国安也难蒙蔽国际社会。七大工业国集团六月十七日就发表声明指出:这是假国安之名,「剥夺所有香港人的基本权利和自由」。

中共一再声言「港区国安法可保障一国两制」,意思则当然是「港区党安法可取代香港原有制度」。据香港民意研究所调查,港人百分之五十认为一国两制已变成一制。这一制之下,不少大陆常见的现象,也相继见于香港。

首先是爹亲娘亲不及党亲。例如有希望联盟成员袁弥昌者,见父亲赴美国求协助港人抗暴政,就与父亲「划清界线」,上商业电台批评父亲「所为不当,所言我不能苟同」。同时,有人会为党批评朋友,例如伪卫生局前局长高永文,与香港大学微生物学教授袁国勇本是同窗,见袁国勇发表的研究报告说湖北肺炎瘟疫患者估计共二百二十万人,六、七十倍于官家数字,即讥其研究「不论用心如何,乖离实证科学,流于片面」。港人还看见有反暴政教师遭学生举报,因而失业;有反暴政学生被拘捕之后,其班主任陪他会见辩护律师,然后转作控方证人。中共口中的「封建」人伦关系,在香港正逐步瓦解。

而《香港基本法》也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一样,完全变成虚文。《宪法》第三十五条说「公民有集会、游行、示威的自由」,但这是假的;《基本法》第二十七条同样说「香港居民有集会、游行、示威的自由」,而这现在也同样是假的:一九八九年以来风雨无阻的一年一度六四悼念晚会,今年被禁了;二零零三年以来未尝中断的七月一日反恶政游行,今年也被禁了。港人的自由,在「港区国安法」阴影之下,已和大陆人相差无几。

小民没有了自由,伪政府可就自由了。他们现在既可随意嗾使黑警拘捕异议者,又可随意举民脂民膏以奉党营建筑商甚至书商。一切都是假国家之名,国家主席习近平万岁万岁万万岁。



来源:苹果日报 / 古德明 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