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香港成为新冷战最前线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6-02

香港成为新冷战最前线

中共人大通过「港版国安法」,引来美国宣布废止《香港政策法》下,对香港的特殊待遇,英国作为《中英联合声明》的签署国,亦宣布要改变BNO英国国民海外护照的待遇,先放宽到英,可续签12个月计的签证,以至最终得到全面公民权的建议;有人认为,这些都不足以阻吓中国,认为这都在中国的计算之内;然而计算还计算,中国还是吓了一跳,从中国外交部不断前后矛盾的反应,以至对美英各国老羞成怒的回应,即可见到即使中国「预期」各国会反制,也未料过其反制来得如此迅速果断。





自美中贸易战发生以来,大家都不断在估计,究竟美中之间的矛盾能否解决,欧美各国与中国的关系,将会向甚么方向发展;然而就在全球开始都出现质疑中共意图的声音,质疑中共继续经济发展,将会对世界带成甚么影响的时候,中共不但没有收敛其言行,反而不断搞「战狼外交」,对世界各国张牙舞爪;在西南与印度军事冲突,在南海被一向亲中的印尼投诉联合国,反对其九段线,更不用说一直争议的越南与菲律宾,不断受经济恐吓的韩国,以及为钓鱼台争端的日本。

以往西方各国「不知痛」,是由于被欺负的,并不是自己;欧美各国「闷声发大财」,受影响的是在中共直接恐吓下的亚洲各国;如今中国违反《中英联合声明》,取消香港的自治地位,直接冲击的,当然是与中国签约的英国,以及为此撰写《香港政策法》的美国。对美国而言,贸易谈判中已经清楚见到,中国在谈判中态度的反覆;在签署首轮协议之后,就爆发武汉肺炎,然后中国就再借此不打算守协议,趁欧美各国为疫情无暇他顾,然后再在香港问题发难;美英如今才有反应,就是以往事不关己,与如今终于认知到中共之恶的差异。当美国终于知道,与中共签甚么约,到最后根本只是一张废纸,那么对华政策,除了强硬针对中共之外,还余下甚么选择呢?

更严重的问题,就是以往对习近平搞独裁,或者对中共不断以意识形态渗透西方各国,宣扬其独裁的「优越」,各国都不放在眼内,以为这是中共为求自保,担心其政权不稳的无谓事情,而没有认真处理;然而近两年中共不断扩军,再对西方如澳大利亚、新西兰与加拿大等,配以当地华人再干预他国内政,这就显示中共的野心远不止于维持现状,而是要称霸,以至推翻民主自由世界的秩序。亦因此以往美国讲起中国,只是单纯的经济,而如今已变成了军事与安全的问题。美国对中共在香港违约的考量,就已经不再是美国在香港的贸易顺逆问题,而是香港如果完全沦为中共的工具,为中共提供更多资金、国际贸易网,制造更多的何志平与陈冯富珍,对欧美各国害处的问题。

因此最可笑的,就是香港特区政府,以至《环球时报》胡锡进之流,不断只以美资在香港的利益,去质疑美国是在伤害自己云云;最简单的反问,就是这些年美国都不介意每年对中国达5000亿美元贸易逆差,以至3000亿的知识产权争议,竟会因为香港贸易顺差的300几亿美元而担忧?对美国而言,及早终止中国野心,以防止发生将来的战争,远远比起这每年300亿美元的顺差重要;今次不去制止中国,当中国未来大举造舰,大举扩军时,美军要付出的代价,又岂止这每年区区的300亿?

因此香港问题,终于成为了民主自由对抗极权的最前线;中共毁约,破坏《中英联合声明》,不但是针对香港人的问题,而是显示中共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他日不惜一战的问题。今日香港,不止是明日台湾,而是明日的东南亚各国,明日的日本,明日的澳大利亚、新西兰,明日的美国,因此今次中共的做法,其影响远远超越了早前自己的评估,无容置疑。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林忌